張澄生:一個台灣原住民的解放軍歲月

【老台胞故事集】
By 閻崑 / 2019-07-27 23:03:19 /
摘要:【編按】1949年國共內戰讓海峽兩岸斷絕往來,當時有一群台灣人留在了大陸,時至今日,他們被人們稱為「老台胞」。生活在大陸的老台胞是一筆寶貴的財富,他們與台灣有著濃濃的血緣親緣關係。本報將陸續刊登這些老台胞的故事,讓我們一同追尋老一代台灣人的個人素養、道德水準、高風亮節和敬業精神,從不同側面折射出老一代台灣人的祖國情懷。
xxx聽張澄生講自己的故事。

從國軍小兵到解放軍連長

張澄生,台灣葛瑪蘭原住民,1946年底隨著國軍70師從台灣赴大陸參加國共內戰,被俘後成為一名解放軍戰士,在解放戰爭的硝煙裡,轉戰魯西南,掩護劉鄧大軍挺近大別山,隨後又參加了許昌戰役、漯河戰役、洛陽戰役、開封戰役、睢汲戰役、濟南戰役、淮海戰役、渡江戰役。特別是上海戰役,那橋段,拍一部電影保證抓人眼球:「打上海我們的任務是打阻擊,從交通部經怪白渡橋直插吳淞口,勸阻對共產黨不瞭解的市民不要跑去吳淞口坐國民黨的軍艦逃離。在路上我們收編了準備起義的國民黨輜重團技術連。我們開著兩輛國民黨的軍車,我在前邊開一輛,國民黨起義連的連長開一輛,拉著50多個士兵,打開大燈,大搖大擺地從敵人十幾挺機槍下面開過渡江的路口,直插吳淞口。我們勸了不少人回來,圓滿完成了任務。」

xxx張澄生向筆者展示家族譜系。

張澄生在上海戰役中火線入黨,還當了幹部。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同一天,張澄生到華東野戰軍(第三野戰軍)報到,因為會開車,被正式調到後勤部。之後,又帶了一部分人接管了國民黨一家公司的400輛車,全是嶄新的美式「大道其」,在此基礎上解放軍組建了汽車第一團,張澄生被分配到一連,擔任代連長。「這時的我春風得意得很呐!」

開赴大西北

1949年7月汽車團接到中共中央軍委命令,到西北支援新疆和平起義。汽車團的汽車從上海乘火車8月間到達西安,9月初到達蘭州,此間就穿梭於西安、蘭州、酒泉之間執行各種運輸任務。

張澄生還記得聽彭德懷講話的場景:「那是10月初,就在彭老總到酒泉的第二天,召開了進疆動員大會,會場就設在酒泉中學大操場,有一兵團,二、六軍,還有我們上百輛運兵車。彭老總說:『這次的進軍意義重大,全中國人民、新疆人民、新疆起義的國民黨的士兵都希望我們早日進駐新疆。根據中央軍委命令,從本月10日開始,我們將陸續向新疆進軍。』彭老總還說,『這次進軍非常艱苦,要頂風雪、冒嚴寒、翻高山、穿沙漠,是非常光榮的,將在新疆的歷史上,甚至在我們共和國歷史上留下一個記憶,黨和人民會記在心裡的!』聽到這裡我非常激動,也受到了很大的鼓舞。」

身邊坐著王司令員

當晚團裡下達命令,要派10輛車,於10月8日到玉門報到,任務是配合一兵團的先遣隊,跟隨戰車營進疆,要求選派身體好,技術過硬的骨幹,而且必須是黨員。當時連裡駕駛員中黨員很少,絕大多數是起義的或是新戰士。張澄生當時20歲,儘管入黨時間不長,但也是經過戰場考驗的老兵了,連裡就叫他和副指導員帶隊前去執行任務,同時宣佈全團將屬「酒迪運輸司令部」指揮和調動。

這時,一兵團司令員王震將軍的車子壞了,沒有零件,一時修不好,他又急著進疆,怎麼辦?「那時彭沖在酒泉,他給汽車團下了命令,讓我們派一名會開車的黨員幹部送王震司令員進疆。團裡點來點去點上了我。10月10日早上,我們的車隊拉了精兵浩浩蕩蕩出發,我開始並不知道身旁坐的是王司令員。我們到了星星峽稍作休息吃飯後,連夜趕到哈密,在哈密機場卸下了部隊同志和輜重。當時駐紮哈密小營房的國民黨一個旅還在頑抗,拒絕起義。哈密局勢還不明朗,車隊完成任務馬上要返回。臨別時王震司令員會見我們,他親切地對大家說:『我謝謝你們,你們都很年輕,車又開的好,我們建設新疆特別需要你們這樣的人才,歡迎到新疆來。』我們大家都要司令員給我們簽字留念,他給我們寫了四個字『功在酒迪』(酒是酒泉,迪是迪化,也就是後來的烏魯木齊),他還鼓勵我們,『要努力學習毛澤東思想』,我揣著王司令員的簽字和同志們一起高高興興地回到了酒泉基地。」

xxx大陸中央領導與台灣原住民族參觀團代表合影。

xxx鄧穎超會見台灣原住民族五一參觀團成員,張澄生作介紹。

xxx習仲勳與旅日台灣原住民親切交談,張澄生作介紹。

戰功赫赫

接下來,汽車團以酒泉做基地,執行西北地方的運輸任務。1949年12月17日,烏魯木齊開大會慶祝新疆軍區及新疆人民政府成立,張澄生所在連有幸成了歷史的見證者。

回到蘭州後,張澄生到了西北軍區車管部,在軍區後勤部的領導下,執行各種運輸任務。他曾執行為西藏和平解放起義運兵的任務,送一野17軍張國華的部隊進藏。他們拉著工兵二團邊修路邊開車前進,一路放著炮修著路進了西藏,一直走到日喀則。

這期間還去了一次朝鮮,去新義州接美軍打壞的車回來。那次接了430多輛車,用火車拉回蘭州。蘭州當時有一個汽車修理廠,能修的修,不能修的當零件,最後拼出300多輛,成了西北軍區的戰備車。

張澄生還多次配合部隊執行剿匪運輸任務,功勳卓著,獲得了西北軍政委員會頒發的解放大西北「人民功臣」獎章、「解放獎章」。張澄生謙虛地說:「自己沒有赫赫的戰功,也沒有什麼突顯的工作成績,黨卻給了我那麼高的榮譽,總覺得自己很幸運。」

xxx1985年,張澄生參加在勞動人民文化宮舉辦的五一大聯歡。

成了「火線偵查」的對象

可是,讓張澄生想不到的是,1954年,揪出「胡風反黨集團」後,自己竟然成了「火線偵察」的對象。為什麼?「因為我是台灣人,又是國民黨軍隊過來。」用這種方式審查,被搞了幾年。最後的結論是:此人可用,不可重用。張澄生思想上當然想不通,「我為革命在戰場上出生入死,憑什麼給我弄這麼個結論?我不幹了行不!於是要求到地方去。」這時,軍區後勤部張先佑政委出面為張澄生說話,審查停了。1955年張政委調到北京總後勤部當副部長,張澄生沒了靠山,又開始被審查,最後讓他轉業到蘭州工業區,開大工程車。一個多月後,張先佑到西北參加聯合兵種作戰訓練,找不到張澄生,聽說被轉業了,張先佑很生氣,說把他調回來,這樣張澄生又回到了蘭州軍區。先是在軍區招待所呆了一段,後來被分派到甘肅夏河縣。張澄生揣著介紹信去報到,夏河縣委書記是四方面軍北上時負傷留下來的長征幹部,政策水平很高,他看了介紹信,那上面寫的是:張澄生同志係台灣人,無家可歸,介紹到你縣,任武裝部長。縣委書記說這不符合黨的政策嘛。他拿起筆來批了幾個字:我縣屬於民族地區,語言不通,退回原部。又把張澄生退了回來。

xxx1987年,台灣老兵何文德率團回大陸,與北京的台灣籍老兵會面和座談,張澄生與台灣老兵返鄉團何文德的深情擁抱,定格了這一歷史瞬間。

xxx張澄生在「滯留大陸台籍老兵要回家」布條上簽字,推動老兵返鄉。

那張條子派上了用場

回到蘭州,又住進了軍區招待所,等待再分配。張澄生回憶說:「那段時間真是難熬。我原來車管部的一位同事同情我,也知道我曾經送王震司令員進疆的事,他說你不妨給王司令員寫封信試試?王震當時已經是新疆軍區司令員兼政委,新疆局的書記,大名鼎鼎。我想也對,就抱著試著看的心態寫了封信,托人捎去,沒想到王司令員真的收到了,他當即批給新疆軍區後勤部,後勤部馬上發來了調函。」

剛好那時新疆軍區成立生產建設兵團,王司令員要屯墾戍邊。從那開始(1956年),張澄生在新疆整整工作了28年,直到1981年,經鄧穎超的推薦,從石河子市交通局副局長任上調到北京,出任新成立的全國台聯辦公廳主任。

xxx張澄生家中掛著當年與鄧穎超在一起的照片,那次會見後不久,他就被調到了北京。

xxx在新疆生活了26年,那片熱土已然成了張澄生的第二故鄉。他帶領台灣原住民族參觀團訪問新疆,照片上的他(左一)洋溢著自豪感。

xxx張澄生(右一)代表大陸台胞收下台灣老兵返鄉團帶來的家鄉的禮物——檳榔和泥土。

張澄生忘不了新疆,28年,他在那裡奉獻青春,奉獻年華,在那裡安家落戶,娶妻生子,雖然也曾有過文革中不堪回首的經歷,但新疆已經成了他至今都魂牽夢縈的第二故鄉。

xxx張澄生與筆者合影。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