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人文社會」 / 「毒蘋果札記」

《兩岸犇報》第207期:毒蘋果札記

By 施善繼 / 2019-09-03 17:50:00 /
摘要:《兩岸犇報》第207期:毒蘋果札記 2019・7・1 流亡 2019・7・4 缺憾 2019・7・7 國務卿 2019・7・13 奴隸 2019・7・23 VVIP

xxx

201971 流亡

瀰漫全台的流亡意識,源於70年前遷台的流亡政府。流亡個體組成殊眾或群會,舌尖上流亡滋味甘美無比,大城小鎮發聲的喉嚨,皆曰樂於無止無盡不辭疲憊流亡,繼續麻木失神。

明年凱道上的總督府,即將換屆選舉新任總督。一撥民國範兒齊聚宣講,輪番暢言選上總督後,會如何把流亡的步驟一一落到實處,搏取逝世多年躲在流亡神主牌背後,陰魂仍未散去,那一縷流亡先祖鬼魅愁結的微笑頷首。

流亡意識始終在本島潛伏洶湧,欲罷不能沒有可控的時間表,意味著主觀的流亡意識情不自禁,卻也不無可能配合客觀形勢而隨之變貌。香港割讓英帝,流亡意識在那塊土地存續了155年,回歸22年來,流亡意識的殘餘等待復原,敵對勢力陰謀詭計無所不用其極,鬥爭的戰術與戰略步步為營不容鬆懈。流亡意識難道永不疲乏長保後勁,存在決定意識,物質決定存在,物質與存在最終將調整意識流亡的方向。

讀半首已逝香港詩人溫健騮,寫於半世紀前的詩,整首詩前後兩節,前一節十二行,後一節九行。欲讀全詩可以在《溫健騮卷》(香港文叢)裡找到。

《進行曲》 溫健騮
留學就是流亡,依然是三部曲:
1.入境
2.居留
3.做三等公民
這麼一來,
要拋棄的
也真夠多
彷彿都比不上
自虐的流浪的滋味,所以
最遠的旅程
是「回國省親」,所以
「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

201974 缺憾

走訪內地的山巔湖澤,一趟路老遠,總想順意如願恰當,趁早摸黑配合航班,卻也得上蒼暗中給予,把天候調到適好。滿懷前往,挾興而返。但萬一乘興而至,敗興遙遙,那也只好寄託機緣重臨,幸運招手不期迢迢。

証之於我的兩次長白山旅程,相隔14年,14年前的長白山冷峭,它把自己繚繞在雲霧的回環旋轉濃化不開,緣慳一面。14年後終於在豔陽與和風的照拂下,親近了天池靜謐的雍容,相視短暫,凝眸遠眺,把天池的儀態映入眼簾儲進記憶封存。

另一件缺憾,未知何時方能再獲補償,5年前的10月下旬登上岳陽樓,那日樓前舉目整個洞庭湖,霧靄沉沉濛濛楚天。只好在自己的胸口,默念:「慶曆四年春,滕子京謫守巴陵郡……予觀夫巴陵勝狀,在洞庭一湖。銜遠山,吞長江,浩浩湯湯,橫無際涯……朝暉夕陰,氣象萬千……嗟夫!予嘗求古仁人之心,或異二者之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遠方不速之客的突如其來,洞庭湖的天候自然行事,決然不以來客的意志轉移,要麼多待幾日,要麼擇期再來。岳麓書院靜在長沙等待,面迎白茫茫深鎖的洞庭湖,趁此良機背誦杜甫的五言律詩正是時候。

《登岳陽樓》 杜甫
昔聞洞庭水,今上岳陽樓。
吳楚東南坼,乾坤日夜浮。
親朋無一字,老病有孤舟。
戎馬關山北,憑軒涕泗流。

201977 國務卿

情報特務頭子華麗任命,當起白宮的首席部長,即通稱的國務卿,嚴格的挑剔,此君實在看不出他具備什麼氣質,這號茶黨黨員,不無誠實的自述:「我曾經是美國中情局局長,我們也曾撒謊欺騙和偷竊,我們還專門有門課教這個,這是美國探索進取榮耀的體現。」

他口無遮攔大言不慚直說,他們今日沒完沒了,不斷找中國的茬,擬態稱是東西文明的衝突。他是歐陸哪個族裔第幾代的移民不得而知。但我要發問了,他曾經讀過安布羅斯·畢爾斯的小說《空中騎士》嗎?小說描繪美國內戰一個驚心動魄的鏡頭,如果他還沒讀,他根本不夠格當國務卿。

2019713 奴隸

二戰結束後,看似風風光光一路走來,內閣成員在首相換屆儀式合影,個個穿著裁剪合身的燕尾服,默默含笑,燕尾服前身較短,後身較長,下端分開像燕子尾巴,男子西式晚禮服的一種。我們這個一直滲透著法西斯體質的東亞鄰邦好不雅緻,脫了亞入了歐,和服有什麼好穿的,「猶喀褡」晚上回家再說。典禮時也不演奏雅樂,那是人家中國周朝制定的音樂。最最憾恨扼腕沒有完成征服把中國納為己有,軍國主義群魔狂歡沐浴於中國淒愴的血泊。

東洋人被迫投降,自我撫慰稱之為終戰,何時再啟烽火呢?恐怕遙遙無期沒有答案。1960年5月19日通過,由美國官員參與制定的「憲法第9條」,不但將日丸的獨立剝奪,把日丸的主權沒收,並且在日丸重要的境內據點駐軍。沒有獨立主權配稱國家嗎?形同廢料了,日子照過不誤,首相一屆一屆選換,前去靖國神社參拜時,也都規矩穿好燕尾服行禮如儀。

當年東京都立大學教授竹內好,兩天後毅然辭職,他辭職的理由,係基於思想和良心,他不願意與戰爭時期相同,繼續依舊淪為奴隸(參照《我們的憲法感覺》)。

竹內好,1977年3月3日辭世。

美帝何時將獨立、主權及駐軍的據點,完全歸還,解除日丸的奴隸。

2019723 VVIP

大園機場一家航空公司,它若無其事的空廚內角,高高堆壘起來,方方正正數不勝數的紙箱墩上,牢牢貼著筆跡歪歪斜斜VVIP四字的白色紙條。紙箱安安靜靜不喧不吵,盡職守份默默無言。

女總督10天前率團出門,據說宣揚民主宣揚法治去了,兼也宣揚自由宣揚人權吧。這四樣舶來法寶進口日久,內化後再生產加工製成佳釀,準備攜往加勒比海以禮分送,此次訪團名為「和平永續之旅」。

加勒比海權充目標,其實真正的政治活動在過境美東,向新殖民主交心諂媚更為必要,購買軍火算什麼。可惜這趟之旅,沒有安排去亞利桑那的「飛機墳場」參觀,前些年交付的P-3C反潛機與E-2T預警機,都是從該處墳場的廢棄,拆下零件組成,東拼西湊非法改裝的二手貨。

女總督帶團安然返台,她的座駕即將駛出禮遇通道,尾隨身後的5輛運貨車被權責單位的人員攔停,運貨車滿載近萬條香菸,那張VVIP的紙條還牢牢貼在紙箱上,5輛運貨車並沒有出關,扣留在了辦案人員指定的所在。

政黨輪替,輪替了VVIP;轉型正義,轉型了VVIP;國安局,國安了VVIP;總督府,總督了VVIP;9800條香菸,9800條了VVIP。

仔細注視了VVIP再也抽不到的香菸,那些品牌無一青睞,不由得思念起古早的「香蕉」與「新樂園」,那個沒有濾嘴遺忘的年代。

xxx經典台灣老牌香菸兩款;「香蕉」、「新樂園」。

xxx經典台灣老牌香菸兩款;「香蕉」、「新樂園」。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