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犇報社評】武漢加油,恐慌才是最大的瘟疫

By / 2020-01-30 11:15:46 /
犇報社評
新型冠狀病毒
摘要:

瘟疫讓我們更團結,也讓我們更分離,讓我們更加體會人類社會不分種族、性別、地理畛域,其實就是一個共同體。但我們同時看到兩種極端:有人自願請纓前往災區,大愛無懼;有人試圖將他人排斥出去,將自己隔離起來。災難是人性的鏡照,反映內心世界的光明與陰暗。面對災難,你召喚邪惡,它就是黑暗和絕望;你召喚善良,它就是光明和希望。我們不僅要為中國人民祈福,為武漢加油,也要為自己的人性中的善良打氣!

xxx圖為武漢協和醫院三位最初感染的醫療人員之一痊癒出院的畫面。大陸武漢協和醫院,之前有15名醫護人員受到感染,經兩禮拜的觀察與治療,在28日終於有3名醫護人員痊癒出院。(圖/新華社)

2019年歲末春運前夕,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在武漢爆發,再度召喚出人們對2002年「非典型肺炎(SARS)」的記憶。根據大陸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的公告,截至1月28日24時,收到31個省(區、市)累計報告確診病例5974例,現有重症病例1239例,累計死亡病例132例,累計治癒出院103例。通過人員頻繁的全球流動,疫情也蔓延到包含台灣、南韓、泰國、新加坡、日本、馬來西亞、越南、柬埔寨、尼泊爾、斯里蘭卡等亞洲周邊國家和地區,就連相隔兩大洋的美國、加拿大、澳洲、德國和法國也傳出確診病例。

武漢,歷來被稱為「九省通衢」,它距離北京,上海,廣州,成都,西安等大型城市都在 1000公里左右,是中國內陸最大的水陸空交通樞紐。獨特的區位優勢造就了得天獨厚的交通優勢,京廣、京九、武九、漢丹四條高鐵幹線,以及京珠、瀘蓉等六條國道高速公路在此交匯,具有承東啓西、溝通南北、維繫四方的作用,可以說是中國經濟地理的「心臟」。武漢港也是長江流域重要的樞紐港和對外開放港口,形成「通江達海」的客貨運網絡。武漢天河機場更是華中地區最大的航空港,可以辦理落地簽證的對外口岸,是大陸四大樞紐機場之一。

大陸春運向來被稱為是地表最大量的人員流動,2018年2月1日起至3月12日期間,全國鐵路、道路、水路、民航共發送旅客29.7億人次,其中武漢地區鐵路、公路、航空總計發送旅客將近1500萬人次,單就鐵路運輸量就高達1000萬人次,可以直接通達全國25個省、地級城市。為了避免疫情在春運期間大肆擴散,武漢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緊急宣布「自2020年1月23日10時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運營;無特殊原因,市民不要離開武漢,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藉以切斷病毒傳播途徑。隨後,鄂州、黃岡、赤壁等13個周邊城市也相繼發出停運通知,並實施「隔疫檢查」。雖然,公告並未直接提及「封城」的字眼,道路交通也尚未完全封閉,但仍迅速被大量網友和境外媒體帶風向解讀為「封城」,並指控將會引起所謂「人道災難」而引起恐慌。

雖然,對於疫病感染地區進行隔離封鎖,在有限的實踐經驗中尚無法科學的證明它的有效性,但也並非毫無先例可循。2014年西非爆發伊波拉疫情(Ebola)期間,在全國範圍內實施了為期三天的隔離措施,讓民眾呆在家中三天,醫護人員上門檢查新病例,取走屍體,努力阻止這種疾病進一步蔓延。根據現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第四十三條規定,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可以決定對本行政區域內的甲類傳染病疫區實施封鎖。新中國成立以後,也曾有對疫區實施隔離封鎖的舉措,2014年7月,甘肅省玉門市發生鼠疫傳染,當地政府就發布對玉門老市區、赤金鎮實行了為期9日的「封城」決定。有鑑於此,武漢市政府針對「新型冠狀病毒」採取甲類傳染病防控措施,使得醫療機構可以隔離病人,政府可以封鎖感染區域並切斷交通。與此同時,為了能應付快速擴張的疫情,決定效仿北京在2003年為對抗SARS而建立的「小湯山非典醫院」,在6天內建立一間新的醫院來收治「武漢肺炎」的病患,希望通過「分流治療」和「居民自主管理」兩個方面來控制疫情。

xxx1月24日,在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重症隔離病房,中南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彭志勇(左)與病情好轉的患者黃淑麗互道新春快樂。(圖/新華社,熊琦攝)

許多人的恐慌來自於當年對SARS疫情的痛苦記憶,因為是「非典型」,恰恰說明我們對病毒認識的不足,也因為是「新型冠狀病毒」,也指出了我們對診治它的知識尚未成熟。持平的說,SARS與我們所熟悉的、不斷變異中的「流感病毒」根本不具有相比性。根據當年的數據顯示,全球累計非典病例共8422例,涉及32個國家和地區,因非典死亡人數919人。而流感病毒在1918年造成5000萬人感染死亡,就算在平常年份每年也有65萬人罹患流感致死。

坦白說,疫情並不可怕,只有科學能戰勝病毒,可怕的是人們對於疫病的無知。美國范德堡大學醫學中心的沙芬那教授(William Schaffner)最近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就表示,新型冠狀病毒的致死率比SARS、MERS要低「當我們考慮到相對危險性時,這種新型冠狀病毒和流感病毒根本就沒有可比性。冠狀病毒將只是一個小逗點,風險微不足道。」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發佈的最新估計,從2019年9月29日至今,美國至少有1300萬人感染流感,其中12萬人住院接受治療,死亡人數達到6600人,其中包括39名幼童。與此同時,德國的流感患病與死亡人數也不斷攀升,自去年10月進入流感季以來,德國流感確診病例已超過8.2萬例,單單本月第三周(2月12日至18日)罹患流感的人數就快速增長到2.4萬例。德國聯邦衛生部部長斯潘(Jens Spahn)與柯赫研究所(RKI權威研究所)主任魏勒(Lothar Wieler)就指出:「我們迄今沒有充分信息做出判斷,這種冠狀病毒比流感病毒更危險。」兩年前,德國因罹患流感而死亡的病例高達25000件。

瘟疫可以讓我們更團結,也可以讓我們更分離,可以讓我們更加體會人類社會不分種族、性別、地理畛域,其實就是一個共同體,但也可以讓我們自以為可以自我隔離,孤立的保存自己。因此,我們同時看到兩種極端:有些人自願請纓前往災區,大愛無懼;有些人試圖將他人排斥出去,其實是將自己隔離起來。從這一點來看,災難其實是人性的鏡照,反映的是我們內心世界的光明與陰暗。面對災難,你召喚邪惡,它就是黑暗和絕望;你召喚善良,它就是光明和希望。我們不僅要為中國人民祈福,為武漢加油,也要為自己的人性中的善良打氣!

◎本文同步刊載《兩岸犇報》第220期

【延伸閱讀】
教育部陸生防疫惹爭議 民間連署勿集中隔離避免擴大感染
火神山、雷神山醫院 建設直播竟吸引四千萬人同時觀看
世衛宣布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為全球第六起突發公共衛生事件
慎防恐慌 正確認識「新型冠狀病毒」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