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犇報專題】大陸「金雞百花電影節」,你了解多少?

By 犇報編輯部 / 2019-12-06 18:19:54 /
摘要:

【編按】隨著大陸金雞獎明年起由隔年改為每年舉辦一次,金馬獎與金雞獎在華語電影中互別苗頭的局勢已然形成。兩獎相爭或有一傷,或兩敗俱傷。無論如何,大陸國產電影近年蓬勃的發展,仍然值得關注。本期「當代中國」帶領讀者由「金雞百花電影節」看大陸電影的新走向。

xxx電影《流浪地球》獲得最佳故事片獎,成龍為電影出品方代表頒獎。

金雞獎折射大陸電影「走向」

11月19日至23日,第28屆大陸金雞百花電影節在廈門舉行,5天的時間裡,設置了九大論壇,66項各類活動,從中也透露出大陸電影的新走向。

xxx金雞獎主視覺海報。

賣座的主旋律電影

執導《紅海行動》的香港導演林超賢獲本屆金雞獎最佳導演獎。這部根據葉門撤僑真實事件改編的影片,是大陸主旋律電影的縮影。近年來,《湄公河行動》《智取威虎山》等主旋律電影借鑒了商業電影的敍事方式和明星效應,人物刻畫立體豐滿,擺脫了過去的樣版形象,取得了不俗的票房成績。

今年十一國慶期間,全大陸電影票房達到50.5億元人民幣,其中《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攀登者》位列檔期票房前三名。《我和我的祖國》故事之一《相遇》的導演張一白說,今年的主旋律電影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其原因在於每個故事都是真實的情感。

本屆金雞獎將最重要的獎項——最佳故事片頒給了《流浪地球》。評委會高度評價稱,《流浪地球》以恢宏的場景設計,震撼的設計效果,先進的特效技術,嚴謹的科學探索,實現了中國科幻電影的全新跨越。影片圍繞「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一主題,在宏觀敍事和人性微觀描述之間獲得完美平衡,溫暖而有力地表達了對未來世界的歷史責任。

導演郭帆說,如果放到全球的科幻片序列裡,《流浪地球》只能得及格分,目前正在和團隊準備《流浪地球》的續集,未來在創作上將更注重人物塑造和情感,同時在美術和特效方面做得更為精細。

xxx電影《紅海行動》導演林超賢獲得最佳導演獎。

青年導演崛起

在大陸本屆金雞百花電影節上,文牧野執導的《我不是藥神》獲最佳導演處女作獎。青年導演的大放異彩,為大陸電影的未來打開更多想像空間。據悉,截至目前,2019年大陸電影票房已經超過580億元人民幣,而國產影片的份額超過六成,其中票房和口碑雙贏的好作品中,百分之七八十都是中青年導演創作的。

為了挖掘大陸有潛力的青年導演人才,並對其優秀電影專案從劇本、製作、投融資、宣發等環節進行全產業鏈扶持,中國電影導演協會提出了「青蔥計畫」。電影節期間,5位「青蔥計畫」導演推介了自己的作品,其中泉州導演葉謙的作品《番薯澆米》通過閩南農村空巢老人的暮年故事,展示了泉州特有的地域文化和風土人情。片名是閩南百姓日常飲食地瓜稀飯,寓意「生命的真諦就藏在平凡生活之中」。

市場風向的改變

大陸演員王景春和詠梅分獲本屆金雞獎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獎,王志飛和吳玉芳分獲最佳男配角和最佳女配角獎。他們無一例外都是「老戲骨」。更可喜的是,觀眾用腳投票,粉絲電影的市場號召力已經下降,「流量大片」屢屢「扑街」,演員高片酬得到抑制。

大陸電影市場化、產業化改革近20年來,大陸觀眾逐漸走向理性成熟,低級搞笑、視覺奇觀已不能滿足觀眾的口味。觀眾不僅琢磨劇本的邏輯,還要求影片有思想深度,這要求創作者拿出更有誠意的作品。

曾獲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的大陸演員徐崢說,大陸觀眾成長非常快,他們對類型的接受度高,對新題材、新內容都充滿期待,每個電影人應該付出更多的努力。或許隨著《我不是藥神》等現實主義題材獲得成功,未來既有思想深度、又兼具娛樂性的影片將推動中國電影持續良性發展。

xxx第32屆金雞獎獲獎名單。

2020大陸春節三大賀歲片追蹤

近年來,隨著《中國合夥人》《我不是藥神》等現實主義題材電影取得巨大成功,一批兼具商業性和藝術性的大陸電影逐漸成為市場主流,有人說大陸電影邁入「新商業大片」時代。

類型各異的賀歲電影

2020年大陸春節賀歲電影三大主力《中國女排》《囧媽》《唐人街探案3》,分別由香港導演陳可辛,金馬影帝徐崢和青年導演陳思誠執導。  

由陳可辛執導、鞏俐等主演的《中國女排》未映先熱,備受市場期待。談及創作初心,陳可辛說,1978年曼谷亞運會那年自己16歲,正在曼谷上中學,第一次看到中國女排。

「那一年也是中國隊重返亞運,隊員們穿著白衣白褲,個子都很高,別的排球隊完全沒得比。作為一名華僑,看到中國隊出場那一幕,感到很震撼。」陳可辛說。

為了尋找「不安全感」,陳可辛一直在嘗試新鮮的題材,開始向體育電影發起挑戰。陳可辛說,當看到自己團隊的年輕人對中國女排那種關注時,回想自己年輕時的經歷,更堅定了自己拍攝這部電影的決心。「中國女排很值得拍,因為它遠遠超越了體育本身,是中國與國際接軌對話的載體。」

《囧媽》是「囧系列」第三部作品。導演徐崢說,自己一直希望拍一部反映中國式家庭的電影,中國家庭有很多沉重的東西,如果用喜劇方式表達,每個人都能在電影裡找到自己。「不管去哪裡『囧』,最重要的還是主人公的成長,人物關係的成長。」徐崢說,創作的初心,就要選擇自己有感覺的主題。

拍攝《唐人街探案》大獲成功的陳思誠說,自己在曼谷唐人街跑步時,看到早期華人下南洋在東南亞打拼的印記,於是萌生了拍一部華人偵探的想法。談及唐人街,陳思誠說:「這是我們獨有的文化符號,中華文化與當地文化在這裡交融碰撞。」

觀眾才是「最可愛的人」

自1994年引進好萊塢電影以來,大陸國產電影在美國大片進攻下節節敗退,但在電影人和市場的不斷努力下,逐步摸索出一條國產電影的道路。2015年以來,年度票房冠軍都被國產電影奪取,2018年更是強勢佔據前四席。三位導演不約而同將其歸功於觀眾這群「最可愛的人」。

「其實我沒想到中國觀眾成長這麼快。」徐崢說,「他們對類型的接受,對創作者想要表達的點,很快就能心領神會。」

徐崢說,在創作《我不是藥神》的時候,嘗試將現實題材與商業元素結合,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這得益於大陸觀眾對新內容的饑渴和接納。

陳思誠說,大陸觀眾對全世界電影都持有開放接納的態度,推動中國電影題材也越來越多樣化。無論是陳可辛還是「囧系列」,都給陳思誠的創作帶來很多啟發。「中國電影人沿襲和學習很多前輩的拍片方法,通過自我的創造才變成今天的多樣類型。」他說。

「中國電影早年在資本驅動下,古裝奇幻大片氾濫。」陳可辛說,短暫的彎路之後,從《泰囧》等喜劇開始,業界瞄準現實主義題材不斷探索,「非主流」電影取得了「主流」的票房。

類型多樣化才是王道

陳思誠說,《我不是藥神》《我和我的祖國》等各種類型的影片都取得這麼高的票房,在其他國家是無法想像的,所以他也要跟《唐人街探案》系列告別。「《唐探3》是我執導的最後一部《唐探》系列電影,此後會是別的導演執導,主角也許不再是秦風。我會去做一個新的類型電影,因為我們有太多IP的藍海、內容的藍海等待著我們去挖掘。我也希望中國電影更加百花齊放,有更多的新導演、新類型出現,讓觀眾有更多的選擇。」

陳思誠說,希望大陸電影未來能向產業化方向開拓,打造成熟的工業體系,而不是僅僅依靠票房,自己未來將探索電影與主題公園、衍生品、遊戲等的合作。陳可辛說,近年來多部電影在娛樂性之外傳遞了更多內容,超出了觀眾預期。「看到年輕導演用近乎科學研究的態度去做電影,仿佛看到了中國電影的未來,相信中國電影會持續井噴。」

xxx電影《地久天長》主演王景春獲得最佳男主角獎。

xxx電影《地久天長》主演詠梅獲得最佳女主角獎。

金雞百花電影節中的民族影展與紀錄電影

民族影展是金雞百花電影節重要單元,本次影展放映了18部少數民族電影,體現蒙古族、彝族、羌族、維吾爾族等少數民族電影特色和風土人情。其中《昆侖兄弟》《紅色土司》《呼倫貝爾城》等9部電影的主創團隊還在現場與影迷交流互動,讓更多大陸影迷近距離瞭解少數民族文化,感受少數民族風情。

此外,金雞百花電影節自1992年創辦以來,首次設置的紀錄電影的推薦表彰單元,讓紀實電影走入主流電影展。其中有5部優秀紀錄電影作品作為影展開幕影片與觀眾見面,分別是《尺八•一聲一世》《張藝謀和他的「影」》《生活萬歲》《四個春天》《黃河尕謠》。

電影節還發佈了《中國紀錄電影2018-2019行業觀察報告》,該報告顯示大陸國產紀錄電影生產數量穩步增長,吸引觀影人數持續增加,其中《厲害了,我的國》以4.8億元人民幣位居近兩年紀錄電影票房首位。報告中還提到,大眾生活類題材紀錄電影如《生活萬歲》《零零後》等作品,在大陸各大社交視頻平台上播放量很高,創作者和觀影者產生良性互動,讓大陸紀錄電影深入走進年輕一代的「精神場域」。

xxx電影《吹哨人》主演湯唯(右)和雷佳音在發佈會上。

xxx陶虹、張嘉譯、趙薇(從左至右)在紅毯儀式上。

◎本版合作媒體:新華社港台部
◎本文同步刊載《兩岸犇報》第216期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