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話空間

給香港同胞的一封信──勞動黨對香港局勢的聲明

1 天前 / 0 comments

香港是中國的香港,香港人民也是中國的人民,任何的境外勢力以及各種破壞香港穩定的惡勢力都不可能撼動這樣的事實,香港人民特別是參與了這場運動的青年群眾尤其需要面對這樣鋼鐵一般的事實。 我們不願相信今天身著黑衣的香港青年只能淪為帝國主義操縱送死的「廢青」。如果香港青年要擺脫作為「砲灰」的命運,就一定要重新確認自己的中國人認同,一定要為包含香港在內的全中國而奮鬥才有出路。 香港人民當然有權「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但那只能是在「香港人民做為中國人民不可分割之一部份」的前提下才能實現。作為中國人民的一份子,讓我們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粉碎任何形式的分離主義,為了全中國共同的光明的未來而努力!

柯文哲終究不是蔣渭水

4 天前 / 0 comments

7月31日,就在中國大陸官方確認全面限縮自由行旅客赴台之後沒多久,台北市長柯文哲正在籌組政黨的消息震撼了台灣政壇。做為2020年台灣大選相當有可能的候選人,柯文哲的政治動作其實見怪不怪,眾人更為在意的,其實是他選擇的黨名──「台灣民眾黨」。 在日本殖民統治時期,台灣人的武裝抗日遭殖民當局鐵蹄鎮壓之後,台灣人改採了一條以政治運動和社會運動為主的抵抗路線。具有醫生身分的宜蘭人蔣渭水,被稱為「台灣的孫中山」,其在1927年台灣文化協會分裂之後成立的「台灣民眾黨」,以及其開設的大安醫院同時是《台灣民報》的發行所與編輯部,是日據時期台灣反殖運動相當重要的陣地。

解嚴32週年 高金素梅拍攝影片紀念解嚴歷史

1 月前 / 0 comments

7月15日是解嚴紀念日,立法委員高金素梅特別製作影片紀念台灣解除戒嚴32週年紀念日,緩緩道來當年抗爭戒嚴,以及解嚴後抗議國安法的歷史記憶。在當前民進黨政府惡修國安法下,理解這段歷史變得特別重要,犇報也在此分享這部影片:《還記得嗎?今天是解嚴32週年》

變臉的帝國主義:聽高金素梅談美國對自由民主的雙重標準

1 月前 / 0 comments

近日,美國眾院議長裴洛西說要跟香港人站在一起,認為引渡法案會摧毀香港的自由。但同時美國內部卻修聯邦重法,以20年刑責要懲罰北達科他州的蘇族原住民,直接侵害蘇族原住民的自由民主。 只因為他們反對在保留區內建設油管,因為油管鋪設上不僅破壞他們祖先的祖墳,更會破壞當地水源生態,蘇族原住民因而發起反油管運動。 犇報在此分享《變臉的帝國主義~第一集》,歡迎大家聽聽高金素梅怎麼說。

在布拉格看香港:當下的眼淚只能留在當下

2 月前 / 0 comments

佇足於捷克反共博物館時,香港「反送中」遊行的照片與消息,不斷在臉書洗版。老實說,人民的意志沒辦法被迴避,這是北京和港府必然要直面的「一國兩制」挑戰。 今天回望30年前蘇聯解體的那顆「滾石」,以及眼前香港的動盪,許多人抱持的「歷史終結」的信仰搖旗吶喊,但偏執的意識形態始終被證明無濟於事,更多需要的,則是冷靜的思考和敏銳的觀察。

原來蔣介石是對的?刑法外患罪改惡之後

3 月前 / 0 comments

【編按】 1949年5月20日,因為大陸上的國共內戰打得火熱,台灣實施了戒嚴,時間長達38年。70年後,執政當局一場刑法外患罪擴大解釋的修法,以及在野側翼政黨提出沒收所謂共諜組織財產的主張,無不讓人想起戒嚴時期讓人聞之色變的「懲治叛亂條例」、「肅清匪諜條例」兩項打擊異議者的惡法。本報「對話版」邀稿兩篇文章,組成【專題】「你戒嚴了嗎?集體霸凌『異議者』的時代來臨」,分別從政治受難人家屬的角度,以及社運媒體記者的角度,提出一些反思性的意見,供讀者參考。

拒絕恐怖份子!
〔青衫客視角〕

3 月前 / 0 comments

台獨不是原生的,也不是內生的,而是帝國主義的派生物;台獨是帝國主義對付中國復興的台灣代理,是恐怖份子的團夥。其次,美國是頭號恐怖份子。這不是青衫客說的,是2010年8月,美國當代著名思想家喬姆斯基(NoamChomsky)來台北說的。如果我們拒當頭號恐怖份子的幫兇,如果我們拒絕武統論的根本,就要從人人拒當恐怖幫兇、人人拒絕恐怖份子做起。

沒有「轉型」,奢談「正義」?
從1949年的楊逵《和平宣言》與「郵電工人遊行」兩個事件談起

4 月前 / 0 comments

人間正道是滄桑:悼念王仲孚老師

8 月前 / 0 comments

2018年10月25日,台灣光復73周年。這一天晚上一如往常,在客廳沙發上信手滑著臉書,無意間看到《海峽評論》編後記:「從李登輝主政時即積極投入反皇民化歷史課綱的王仲孚教授去世了,我們致以沉痛的哀悼」,短短兩行字,心情從難以置信慢慢轉化為無以言喻的哀傷。

  • 1
第 1 頁,共 1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