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社會學實驗 方艙醫院揭曉醫患矛盾的原因

By 觀察者網 / 2020-03-09 16:00:38 /
新型冠狀病毒
摘要:

武漢方艙醫院這個小小的社會實驗證明,嚴厲打擊並不是醫患矛盾的答案,公益性才是醫患矛盾的答案。這個實驗也證明,醫患矛盾僅僅是現象,本質是資本把醫生和患者都當成了自身增殖的工具。而一旦醫生和患者雙雙擺脫被資本奴役的狀態,醫患關係就回到其最初的起點:幫助與被幫助,拯救與被拯救。

xxx在方艙這個特殊環境下,一場生日會隆重舉行,壽星們是全艙2月份生日的朋友。(圖/兜爺麻麻不睡覺)

◎文/郭松民

01

前段時間,武漢方艙醫院剛剛開始收治新冠病毒的感染者時,網上有不少擔憂的聲音,有些想像力豐富的人,甚至聯想到了「難民營」、甚至「集中營」。

但這幾天,隨著方艙醫院的患者一批又一批地治癒出院,人們看到了越來越多令人感到溫暖的消息。

首先是戶外已經絕跡的廣場舞,在方艙醫院恢復了。這令廣場舞愛好者對這塊「全國唯一可以公開跳廣場舞的特區」大感豔羨;

接著,人們發現,和艙外焦慮不安,甚至有點戒備森嚴的氣氛相比,方艙醫院內部反而輕鬆寧靜,自由活潑。跳舞之餘,讀書的讀書,准備考研的准備考研;

這兩天,患者和醫護人員居然聯合演起了小品《打倒新冠病毒》。有藝術天分的「戲精」患者扮演擬人化的「新冠病毒」,黑衣黑帽,猖獗一時,人人避之唯恐不及,但終於在醫護人員和患者聯合打擊下被擒獲。

多麼美好,但久違的集體生活場景啊!

xxx

02

有病癒出院的女患者在接受採訪時一臉留戀地說:「很好,我都不想走了。」

毫無疑問,讓她感到留戀的,當然不是新冠病毒在體內肆虐時的痛苦,而是方艙內那種美好的、可遇不可求的、新型的人際關係。

方艙醫院內的氛圍,概括起來有這樣幾個特徵:

醫患關係變得輕鬆、友善。這一點從醫護人員和患者合演小品、一起跳廣場中就可以看得出來;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團結友愛、互幫互助的,而不是相互競爭的;

整體氣氛是樂觀的,充滿信心的。

03

方艙醫院投入運營以來,武漢每天確診的新冠病毒感染者數量不斷下降,證明其在抗疫方面是相當有效的。

但是,方艙醫院無疑也構成了一個小社會,甚至是一個世外桃源式的「烏托邦」所在,其社會學意義也不容忽視。

由於抗擊疫情的特殊需要,方艙內部實行的原則和「艙外世界」迥異,正是這些原則決定了方艙內部的氣氛。

中國工程院副院長王辰在訪問了方艙醫院後欣慰地說:「有醫生感慨,感覺二十年前那樣的醫患關係又回來了。」

他這句話,也對也不對。

對的是,方艙內部的醫患關係的確不同於艙外的醫患關係;

不對的是,這種良好的醫患關係至少應該是三十年前的,也就是醫療改革全面鋪開以前的,而不是「二十年前」,二十年前是九十年代末,那時的醫患關係甚至比今天還緊張。

xxx

04

方艙醫院是公益性的,這是決定艙內醫患關係的基礎性原因。

從病人的角度看,由於不再擔心醫生會利用自己的疾病賺錢,所以對醫生的信任感大大增強,醫患之間的相互猜疑消失了;

同時,病人還會懷著一種感激的心情,儘量自己克服困難,努力不給醫護人員「添麻煩」。

從醫護人員的角度看,病人的信任、尊重與友好,使自己的職業自豪感和榮譽感大大增強,所以會更加友善、耐心地對待病人。

由此,醫患關係進入了一個良性互動的過程。

這個小小的實驗證明,嚴厲打擊並不是醫患矛盾的答案,公益性才是醫患矛盾的答案。

這個實驗也證明,醫患矛盾僅僅是現象,本質是資本把醫生和患者都當成了自身增殖的工具。而一旦醫生和患者雙雙擺脫被資本奴役的狀態,醫患關係就回到其最初的起點:幫助與被幫助,拯救與被拯救。

此外,方艙醫院的基本原則是平等主義。

這裡沒有特需病房,也沒有高幹病房,所有的人都是一樣的的床位,吃一樣的伙食,食品、藥品和醫療服務的分配原則,則是按需分配,身份、財富的差距,在方艙內部被暫時弭平了。

概括來說,儘管完全是無心插柳,但方艙醫院形成了幾個小小的社會主義大家庭「試驗區」,相對於艙外高度競爭的、沙化的市場社會,這些「試驗區」默默地提示我們,另一個世界是可能。

人們現在希望的是,有關方面不僅要關注方艙醫院抗擊疫情的效果,也要關注方艙醫院實驗的社會學效果,後者對中國社會的長遠健康發展,也許能夠提供更有益的啟示。

原文轉載:方艙醫院就像一個社會學實驗,揭曉了醫患矛盾的答案

【延伸閱讀】
方艙醫院如萬人社區 患者苦中作樂跳廣場舞、打太極
塔子湖方艙醫院全記錄 陸網友圖文並茂介紹方艙生活(上)
兩岸人民患難與共 在陸台人台商也受陸政策保障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