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生自帶抗體!感染新冠肺炎的病癒媽媽生下帶抗體女嬰

By 微信公眾號搬運工 / 2020-04-24 16:55:09 /
新型冠狀病毒
摘要:

內蒙古唯一感染新冠肺炎孕婦治癒後分娩,新生兒出生攜帶抗體。 4月16日,經歷了懷孕時感染新冠肺炎、治癒後順利分娩的吳穎(化名),終於等來了母女團聚的一刻。4月8日,內蒙古唯一感染新冠肺炎孕婦吳穎治癒近兩個月後,順利生下一名女嬰。母女二人經過兩次新冠病毒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4月12日,吳穎出院,新生兒因生理性黃疸繼續住院治療,於4月16日痊癒出院。嬰兒出生後,鄂爾多斯市中心醫院在該嬰兒的血液中檢測到了新冠病毒IgG抗體。

◎文章來源:澎湃新聞

xxx2月21日,吳穎出院時與醫護人員的合照。(圖/鄂爾多斯市中心醫院提供)

內蒙古唯一感染新冠肺炎孕婦治癒後分娩,新生兒出生攜帶抗體。

4月16日,經歷了懷孕時感染新冠肺炎、治癒後順利分娩的吳穎(化名),終於等來了母女團聚的一刻。

4月8日,內蒙古唯一感染新冠肺炎孕婦吳穎治癒近兩個月後,順利生下一名女嬰。母女二人經過兩次新冠病毒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4月12日,吳穎出院,新生兒因生理性黃疸繼續住院治療,於4月16日痊癒出院。

嬰兒出生後,鄂爾多斯市中心醫院在該嬰兒的血液中檢測到了新冠病毒IgG抗體。

「我們對嬰兒進行了血液檢測,檢測到了新冠病毒IgG抗體。」4月18日,鄂爾多斯市中心醫院兒科主治醫生馬曉宇告訴澎湃新聞,「這說明新冠病毒IgG抗體可以通過胎盤傳遞給嬰兒,一般IgG抗體是保護性抗體,但是新冠肺炎病毒是否會通過羊水、體液、血液等途徑感染新生兒還是未知的,所以我們還需要做好防護,預防感染擴散。」

4月14日,北京大學援鄂抗疫國家醫療隊領導組組長喬傑院士曾對媒體表示,綜合國內外的報導,新冠肺炎治癒者產下的嬰兒咽拭子檢測的結果均呈陰性。甚至,對樣本進行分析之後,發現少量新生兒能夠從母體獲得一種免疫球蛋白,即IgG抗體。也就是說,感染過新冠肺炎的治癒者在孕育新生命時,一定概率上能夠為新生兒提供病毒抗體,讓其一出生就有了免疫力。

作為內蒙古唯一一名感染新冠肺炎的孕婦,從1月31日被確診到4月8日順利生產,吳穎受到持續關注。一直跟進其情況的鄂爾多斯市中心醫院婦產科副主任朱磊說,「嬰兒出生的那一刻,整個手術室的醫護人員都情不自禁地為產婦鼓起了掌。」

從武漢返回鄂爾多斯過年,一家四口確診感染

「要是這次生一個『小棉襖』就好了。」2020年春節即將來臨時,離分娩還有近3個月的吳穎許下新年願望。

這是吳穎和丈夫的第二個孩子,第一胎是男孩,她希望自己這次懷的是個女孩。

就在全家人興奮而緊張地等待新生命降臨時,一場突如其來的變故襲來。

1月20日,懷胎七月的吳穎和丈夫孩子從工作地武漢出發,返回內蒙古鄂爾多斯老家過年。1月30日,吳穎出現了發熱、嗓子疼等症狀,從武漢返回的她不敢掉以輕心,立刻在丈夫陪同下到鄂爾多斯市達拉特旗人民醫院就診。

1月31日,吳穎的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被確診感染新冠肺炎。隨後,吳穎的丈夫和家中的兩位老人也被確診感染,吳穎一家四口在當天被轉移至新冠肺炎救治定點醫院——鄂爾多斯市第二人民醫院進行治療。

由於吳穎是當時是內蒙古為數不多的新冠肺炎確診患者和內蒙古唯一感染新冠肺炎的孕婦,內蒙古自治區衛健委高度重視她的病情。

據鄂爾多斯市中心醫院婦產科副主任朱磊介紹,市中心醫院是當地唯一一家三甲醫院。1月31日,該院在自治區衛健委指導下,集結了婦科、產科、感染科、呼吸科的骨幹醫生,還聯繫了專業的心理醫生,共同組成專家組,前往鄂爾多斯市第二人民醫院支援,對吳穎進行綜合救治。

「當時全國對於疫情的認識還處在初期,沒有很多案例可供我們參考,也沒有相關的科學研究成果,我們也只能是摸著石頭過河。」朱磊回憶,當時大家還不知道孕婦患上新冠肺炎會不會影響胎兒,病毒會不會通過母體垂直傳播,這些都是未知數。

醫院專家團全力救治,孕婦治癒後回家待產

專家團討論治療方案和決定用藥時,各個科室的醫生都從各自專業領域出發,經常「爭」得不可開交。

「在討論用什麼藥退燒對寶寶影響最小時,消化科、感染科、婦產科等主治醫生都有自己的想法。消化科想用某種藥,感染科醫生就會出來說,『你這個藥不許用,這個藥用了會影響肝功能』,感染科想用某種藥,產科醫生又不許,『你這個藥用了,動脈導管血流變小,會影響寶寶』。」回憶起當時「混亂」的場景,朱磊不禁笑了起來,「大家一直在『吵』,每個醫生都是真心實意地從自己負責的方面出發,為病人考慮。」

除了醫院內部討論外,專家團的醫生還自發聯繫更多有經驗的醫生參與討論,「有的醫生聯繫自己曾出國訪學認識的教授,還有的聯繫到正在武漢一線支援的臨床醫生,大家集思廣益,討論出了一個系統的最優治療方案。」朱磊說。

治療期間,醫生們還擔心吳穎的心理狀態,專門安排心理醫生為她做孕期心理疏導,並且把吳穎和她的母親安排在同一間隔離病房。「平時兩個人嘮嘮嗑,也能起到一定的心理疏導作用。」朱磊說。

在專家團的精心治療下,當時已經懷胎八月的吳穎在2月21日治癒出院,三位家人也陸續痊癒。

「專家團治療模式」不僅針對吳穎這一名患者。據朱磊介紹,內蒙古針對新冠肺炎患者治療舉措是「患者集中,專家集中,醫療資源集中」,集全自治區之力共同防治疫情,患者們也因此能夠得到最大程度的關照,每一個患者都有專門的專家團負責,大家開會時,挨個討論每個患者的病情,非常細緻。

xxx2月21日,吳穎出院時與醫護人員的合照。(圖/鄂爾多斯市中心醫院)

醫院專家團持續跟進,為剖宮產手術多次演練

回到家後,吳穎在家居家隔離觀察。十四天隔離期過後,她前往家附近的醫院進行產檢,檢查結果顯示孩子各項指標都很健康。吳穎這才放下心來,安心待產。

吳穎待產期間,朱磊一直都在跟進她的情況,並回饋給專家團,「回訪患者其實不是硬性要求,但是我作為一個婦產科醫生,還是想去關注她。雖然我自己是男性,但我非常理解孕婦懷胎十月的辛苦,而且這位元孕婦的情況又更特殊,所以我一直在主動跟進。」

回訪過程中,吳穎和她的丈夫都多次對朱磊表示,還是想回到鄂爾多斯市中心醫院分娩。得知她的意願,鄂爾多斯市中心醫院的專家團又集結起來,專門召開了一個大型會診,討論孕婦分娩的相關事宜。

鄂爾多斯市中心醫院兒科主治醫師馬曉宇告訴記者,「母親患新冠肺炎痊癒後分娩,這種情況非常少見,孩子生下來後是否感染新冠肺炎是一個未知數,我們在研究方案時也把這個作為最大的關注點。」

吳穎的第一胎是剖宮產,醫生建議第二胎也進行剖宮產終止妊娠。「懷胎三十九周就可以進行剖宮產了,我們敲定產婦4月7日住進醫院,4月8日下午做手術。」馬曉宇說。

4月7日,參與手術的婦產科、麻醉科、兒科、感染科的醫護人員都自發地聚到一起,商量第二天做手術的具體細節。

與一般的剖宮產手術不同,醫護人員需要防範手術過程是否會出現病毒傳染的情況。「我們全程都建立了嚴密的防護,把這台手術放到當天的最後一台,這樣手術做完後,我們就可以進行一個徹底消毒,也不會有後續的手術病人被感染的風險。」朱磊介紹,「我們設置了嚴密的單向運輸路線,產婦從病房出來,走哪條通道,誰去接,誰去送,誰在哪個位置待命,新生兒出來後如何運送到兒科等問題都要安排好,務必使路線最精簡、感染風險最小。」

「我們還在手術室裡準備呼吸機、心電監護儀等設備,病房裡也有各種搶救儀器提前備好,孩子出生後會被送到負離子病房,與其他嬰兒隔離開來,以防萬一。」馬曉宇補充道。

整個手術過程中,每個醫護人員都需要穿戴防護服、護目鏡、口罩和三層手套。因為儘管產婦已經痊癒,但嬰兒是否感染還無法確定。

「眾多醫生集思廣益,把整個手術流程中可能出現的狀況都提了出來,我們提前敲定每一個細節,確保萬無一失。」朱磊回憶,護士長甚至考慮到護目鏡會起霧,把每個醫護人員的護目鏡都用洗潔精擦洗了一遍,手術過程中真的沒有起霧。

再三確認細節後,4月7日,參與手術的醫護人員一致決定進行實地演練。他們連續演練了三次,每一次都修正了一些人員不到位、路線行不通的細節問題。

一切準備就緒,大家都在等待第二天的手術。

產婦順利分娩,新生兒出生攜帶抗體

4月8日下午4點,當天其餘的手術都已經做完,只剩下吳穎的剖宮產手術。

收到可以進行手術的消息後,婦產科、麻醉科、呼吸科、兒科的醫生們立刻前往手術室,護士長把所有的手術用具清點並擺放好。所有人員就位、必經通道清空後,吳穎在護士和家人的陪伴下,被送入手術室。

進入手術室後,麻醉科醫生楊峻嶺照例詢問產婦的過往病史,朱磊則像往常一樣與產婦閒聊,緩解她的緊張情緒。朱磊記得,他當時問吳穎期盼生個男孩還是女孩?對方回答這一胎是個女孩就好了。朱磊聽到後笑了,說爭取「幫」她生個女孩出來。

下午4點25分,手術開始,一個小時的手術過程很順利。朱磊和楊峻嶺最初擔心的手套太厚不方便操作的問題也沒有困擾他們,「進入狀態後,就忘記那些問題了。」朱磊說。

孩子生出來後,護士長一看,對吳穎說:「恭喜你!是個女孩!」

朱磊回憶起當時的場景,笑著說:「手術室的醫生護士們知道她的心願,都發自內心地為她感到高興,情不自禁鼓起掌來。我們都看到,她是真的非常非常開心,兒女雙全,終於如願了!這個孩子來得太不容易了。」

孩子剛一出生,兒科的醫生們就做了羊水、臍帶血採集,對嬰兒進行了兩次核酸檢測。嬰兒的兩次核酸檢測結果均呈陰性,沒有感染新冠肺炎。

「我們還對嬰兒進行了血液檢測,在血液中檢測到了新冠病毒IgG抗體。」馬曉宇告訴澎湃新聞,這說明新冠病毒IgG抗體可以通過胎盤傳遞給嬰兒,一般IgG抗體是保護性抗體,但是新冠肺炎病毒是否會通過羊水、體液、血液等途徑感染新生兒還是未知的,所以還需要做好防護,預防感染擴散。

4月12日,吳穎出院回到家,丈夫送她回去以後,又返回醫院照顧因為生理性黃疸還在住院治療的女兒。孩子出生後一直被隔離,期間吳穎只能通過視頻關注寶寶。4月16日,孩子出院,母女倆終於團聚。

朱磊和專家組醫生們也隨著松了一口氣,「跟進了將近三個月,看著他們家一步步克服困難走過來,真的很不容易。這對我們來說也是一段很難忘的經歷,尤其是孕婦新冠肺炎治癒和孩子順利出生的那兩個時刻,醫者的自豪感和成就感油然而生,祝他們一家人永遠健康幸福。」


【微信公眾號搬運工】兩岸從過去的隔絕對峙,逐漸走向和平往來,然而兩岸資訊因傳播媒介、傳播文化等差異,讓兩岸社會的資訊並不如想像中流通。犇報「微信公眾號搬運工」將微信上新奇有趣的公眾號資訊,以轉載的方式分享給台灣民眾,有興趣的朋友可關注相關公眾號,持續追蹤最新資訊。

原文出自:她一出生,自帶抗體!
原文出處:澎湃新聞

【延伸閱讀】
「磐石」還穩固嗎?民進黨為何總是羞辱國軍
【犇報社評】美元量化寬鬆,救得了金融市場恐慌救不了美國經濟
百位非洲著名知識份子就疫情危機發表公開信:重新思考非洲命運
【犇報專題】疫情無國界:幫助別人也是幫助自己
不要把你們政府抗疫失敗的責任推給中國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