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病夫2.0:美國意欲何為?

By 犇報綜合報導 / 2020-02-13 11:58:32 /
國際
新型冠狀病毒
摘要:

「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一文的作者米德,作為美國外交戰略研究學者,看待視角反應美國部分政治精英對中國崛起的深層焦慮。換個角度來說,歐美部分政治精英的焦慮,證明了中國具有真實能力挑戰西方的長期霸權。

xxx李小龍電影以打破東亞病夫形象為訴求。

2月3日,《華爾街日報》網站刊登了題為「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的文章,作者是美國哈德森學院的學者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米德在文章開篇說:「因為某種蝙蝠病毒,像不可阻擋的重型卡車一樣的中國,這一週終於停下來了。這個事件正提醒人們,沒什麼東西,包括中國的實力(崛起),是可以被認為理所當然的。」

米德作為美國外交戰略研究學者,看待本次武漢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視角,反應了美國部分政治精英對中國崛起的深層焦慮。不過,米德在文章中也坦言,本質上這次疫情是個經典的黑天鵝事件,不代表美國獲得了某種可以遏制中國的新工具。

針對《華爾街日報》的「東亞病夫論」,大陸復旦大學國際關係研究學者沈逸在「觀察者網」發文稱,該文標題直接使用充滿西方殖民色彩的專有名詞「亞洲病夫」(Sick man of Asia),折射出具有種族主義色彩的優越感。沈逸說:「這篇文章提醒人們認真重視所謂美國外交戰略『傑克遜主義』轉向的問題,以及由此可能帶來的風險。」

根據沈逸的描述,所謂「傑克遜主義」是指美國對外戰略真正的核心是以赤裸裸的實力,絕對的美國中心來計算利益,也是美國政治精英看待世界的真實框架。傑克遜主義的實踐者包括此前擔任川普的白宮首席策略長,被稱為「黑衣總統」的班農,甚至於本屆美國政府的對外戰略,都是建立在傑克遜主義基礎上。

沈逸說,傑克遜主義之所以再度受到美國政治精英階層的親睞,其實就是美國已經沒有辦法通過國際機制和國際制度鞏固和維持自身的霸權地位,所以直接拋棄其所構建的遊戲規則,開始自行其是。這種自行其是,既包括本屆美國政府的「退群」行動,也包括米德在《華爾街日報》上用「亞洲病夫」來表達難以抑制的內心竊喜。

因此換個角度來說,歐美部分政治精英的焦慮,證明了中國具有真實能力挑戰西方的長期霸權。2020年伊始新病毒肺炎危機所引發的歐美精英階層直接訴諸歧視性的言論,對中國惡言相向,都是這個實力對比、利益歸屬的時代特徵下的產物。

◎本文同步刊載《兩岸犇報》第221期

【延伸閱讀】
【犇報社評】「亞洲病夫」?種族歧視比病毒的蔓延還可怕
武漢徵收宿舍當病床 校方整理垃圾被誤認為丟棄學生私物
兩岸人民患難與共 在陸台人台商也受陸政策保障
《武漢日記2020》 紀錄武漢封城日常的第一手影片
逆行者之歌:武漢文藝抗疫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