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瘼世詩抄之二》清平樂-時危思鑑湖

By 范振國 / 2021-07-06 17:29:33 /
新冠肺炎
疫苗
摘要:

疫情蔓延之勢日擴,人命日喪,卻不見當局有丁點哀思咎己表示,惻隱全無,麻木不仁,非率獸食人而為何?有秉良知正義之士偶發正義建言,隨即遭粗暴謬言圍剿霸凌,綠營網軍之橫行猖狂,世所罕見,而當政者恣意袒護縱容,遂使無人能奈之何!敢奈之何。是非顛倒如此,黑白不分如此,時局沉淪如此,思之愴然!悚然!憤然!因填短詞一闕,聊以遣懷並誌其事。

◎作者:范振國/人間學社成員

xxx

楔子

因不勘忍受台灣當局處理新冠疫情的顢頇無能,不但充耳不聞各界的善意建言,對民間企業,宗教團體自願捐贈救命疫苗的善舉,也多方推託,蓄意阻攔,致使疫情猖獗蔓延,確診人數每日以百數計,染疫致死也不斷疊加,私心私利作祟,造成數百家庭破碎,因疫而死者遺體匆匆火化,親人不得送終,養生送死而不能的人倫慘劇天天上演…(事件始末,見文末「疫事備忘錄」)

2021年6月4日,攜自書自撰對聯,到台北街頭高舉示眾,表達憤怒抗議。

回到家,已過午,匆匆用餐後,填了一闕短詞,並附小引,寄給我兒綱塏。

信箋內容如下:

今早搭建國叔叔車去台北舉標語抗議。隨意在台北街頭繞了幾圈。實施三級警戒中的首善之區,罕見人踪,多處宛如空城,蕭條景象頗令人怵目。疫情蔓延之勢日擴,人命日喪,卻不見當局有丁點哀思咎己表示,惻隱全無,麻木不仁,非率獸食人而為何?有秉良知正義之士偶發正義建言,隨即遭粗暴謬言圍剿霸凌,綠營網軍之橫行猖狂,世所罕見,而當政者恣意袒護縱容,遂使無人能奈之何!敢奈之何。是非顛倒如此,黑白不分如此,時局沉淪如此,思之愴然!悚然!憤然!

因填短詞一闕,聊以遣懷並誌其事。詞曰:

清平樂-時危思鑑湖

志大才疏,嗜酒,讀閒書。
偶操觚抒民疾苦,鄙偽士,輕犬儒。
豪狂渾似無賴,崢嶸心事誰訴?
肝膽常因人熱,時危倍思鑑湖。

解題

用這格式填詞,是仿效毛主席1935年10月,帶領紅軍到達陝北根據地之前,攀越過甘肅和寧夏省交界的險峰六盤山之後,寫就的《清平樂-六盤山》:

天高雲淡,望斷雙飛雁。
不到長城非好漢,屈指行程二萬。
六盤山上高峰;紅旗漫捲西風。
今日長纓在手,何時縛住蒼龍?

我之前對後兩句的理解是,當紅軍有了工農群眾(長纓)的擁護支持,很快就能降伏推翻蔣介石集團的反動政權(蒼龍)。

近日重讀,除了覺得這種政治意涵,依然適用於當前無能處理疫情的顢頇官僚與無助無辜的人民關係之外,我更願意把「長纓」比喻為「救命的疫苗」,經由朝野上下全島一心的團結協力,能夠及早取得,盡速撲滅肆虐全球,造成無數生命傷亡的新冠病毒。

註解

詞首句,用來描述自己的秉性,「志大才疏」,雖是很通俗常見的成語,但我以它作為全篇的開端,其實是源自於南宋的著名詩人陸游的一首詩:

大風登城
風從北來不可當,街中橫吹人馬僵。
西家女兒午未妝,帳底爐紅愁下床。
東家喚客諺畫堂,兩行玉指調笙簧。
錦繡四合如垣墻,為風不動金猊香。
我欲登城望大荒,勇欲為國平河湟。
才疏志大不自量,東家西家笑我狂。

寒風徹骨,人馬僵凍的冬夜,權貴豪門的男女,厚如城牆的錦繡簾幕,密實的擋住戶外的寒風淒霜,帳暖爐香,畫堂宴客,絲簧悠揚的消磨無聊。在這樣的時刻,我竟然還想登城遠望故土,心懷衛國平虜之志,如此的不識時務,如此的不自量力,必然要遭那些紈褲子弟訕笑五的癲狂吧。

二三兩句,「嗜酒,閒讀書」。完全照抄陶淵明《五柳先生傳》的句子:

…閑靜少言,不慕榮利,好讀書,不求甚解。性嗜酒,家貧不能常得。…

抄陶淵明這句子,只是說自己也是這樣疏懶成性,不是表示我也想學陶的歸隱田家,植桑種麻。其實自鐘嶸的《詩品》,把陶淵明列為古今詩人隱逸之宗後,陶淵明那種慷慨激烈,心崇俠義的另一面就被人忽視遺忘了。龔自珍《己亥雜詩》,有三首在舟船上讀陶淵明詩後的感懷。其中一首,陶淵明惋惜荊軻刺秦不成而身亡寫的《詠荊軻》詩;另一首則把陶潛和屈原,諸葛亮相提並論。展現了陶淵明也有剛烈俠情的另一風貌。

至於「操觚抒民苦,鄙薄偽士、輕賤犬儒」三句,自然是「與一切作假」戰鬥終生的魯迅形象了。「豪狂渾似無賴」,脫胎自查慎行(初白)的秋懷詩:

英雄混跡似無賴,風雨高歌覺有神。一劍乾坤鳴怪事,六朝群屐笑文人。

用來承接陸游的狂,魯迅的以筆為投槍。

崢嶸心事,語出王國維的《鷓鴣天》詞:

可憐心事太崢嶸,摘得星辰滿袖行。

「肝膽常因人熱」,是秋瑾《滿江紅》詞中的句子:

小住京華,早又是,中秋佳節。為籬下,黃花開遍,秋容如拭。
四面楚歌終破楚,八年風味徒思浙。
苦將儂,強派做娥眉,殊不屑。
身不得,男兒列,心卻比,男兒烈。算平生肝膽,因人常熱。
俗子胸襟誰識我?英雄末路當磨折。莽紅塵,何處覓知音?青衫濕!

秋瑾,浙江紹興人。初名閨瑾,字璿卿。留學日本後改名瑾,字競雄,自號鑑湖女俠。留日時加入同盟會,歸國後由表哥徐錫麟介紹加入光復會。民國紀元前五年與徐錫麟密謀在浙皖舉事,因消息走漏,徐錫麟被迫倉促起義,徐在刺殺清官恩銘後被捕,清政府剖其心肝,賜官兵下酒。徐錫麟就義一周後,秋瑾亦在紹興被捕,飽受酷刑,臨處決前,書「秋風秋雨愁煞人」留世。

秋瑾是近代中國倡導女權的先鋒,為振女權,與鬚眉爭席,經常衣男裝,飛騎入城,行止常引時人側目。她有一首《寄友》詩,很能表達他的襟懷。(資料參見張夢機《詞箋》.三民書局1971年12月)。

何人慷慨語同仇,誰識當年郭解流。時局如斯危已甚,閨裝願爾換吳鈎。

秋瑾不僅是魯迅的同鄉,和魯迅也是留日的同學,而且兩人還是近鄰。「從魯迅的大門口邁步,左右轉兩個彎,隔一條小街,三百步之內就是秋瑾的家」。

張承志的《魯迅路口》這麼描繪著。

《魯迅路口》是張承志給魯迅致先生書的其中一篇,生動的書寫了1905年魯迅在面對清政府與日本帝國勾結,頒布「清國留學生取締規則」,限制留日學生反滿活動時,和陳天華、秋瑾的不同反應與取徑,以及他倆位同鄉激越慘烈的終局,帶給魯迅的終生影響。我摘錄其中幾段魯迅陳天華、徐錫麟、秋瑾有關的段落,藉以彰明我填這詞所繫的情思。

「拋開徐、秋二同鄉的影子,很難談論魯迅文學的開端」,張承志說。

陳天華痛恨日本「朝日新聞」侮蔑反抗「取締規則」而進行同盟罷課的中國留學生,說他們「出於清國人特有的放縱卑劣的意志,其團結也頗為薄弱…」,於是寫下絕命書,在大森海岸投海自盡。

他的《絕命書》中寫著:

中國受列強之侮,因為中國自身有滅亡之理,某者之滅,乃自己欲滅。只是中國之滅亡若最少需時十年的話,則與其死於十年之後,不如死於今日,若如此能促諸君有所警動,去絕非行,更講愛國,更臥薪嘗膽,刻苦求學,以養實力,則國家興降亦未可知,中國不滅亦未可知。…

「陳天華已死,但活著的還在爭論。侃侃而談的學人中分裂成好幾派…」張承志寫道:「身為女性卻言行最為極端的秋瑾…面對糾纏不休的同學,居然拔刀擊案,怒喝滿座的先輩道:「誰敢投降滿虜,欺壓漢人,吃我一刀」!

而在場者中間就有魯迅。

顯然秋瑾不曾以魯迅為同志。或許她覺得這位離群索居的同鄉太少血性,…或許魯迅對這位男裝女子不以為然,她太狂烈,熱衷政治,出言失度。魯迅大概覺得他不能成事,也不是同道。魯迅大概嗅到了一種革命的不祥,企圖暗自掙扎出來,獨立於這一片革命的喧囂。…

敏感的魯迅未必沒有感受到陳天華的受辱和憤怒,但是她沒有如陳天華的行動。或許正是陳天華事件促使魯迅加快選定了迴避政治、文學療眾的道路。他的意識裡,說不定藏著一絲與鼓譟革命派一比高低的念頭。但是時不人待,誰知鄰居女兒竟演出了那樣淒烈的慘劇,而他自己,卻扮演了「看殺」的角色!…

看殺同鄉的自責,從此在心底開始了侵蝕和噬咬。拒絕侮辱的陳天華,演出荊軻的徐錫麟,命喪家門的秋瑾-如同期的櫻花滿開然後凋零的同學,從此在魯迅心中化作了一個影子,這影子變做了他的標準…

徐錫麟事敗後被清兵剖心食肉,魯迅在中國現代文學的開山之作《狂人日記》中,借狂人之口進行了彷彿來自地心的控訴,「從盤古開闢天地以後,一直吃到……吃到徐錫麟」。在小說《葯》裡,秋瑾化作了夏瑜,繼續將她的鮮血給愚弱的鄉民醮饅頭治痼疾,然而,沉埋荒郊的孤塚英靈,也時不時有人民獻祭的花環。

「套用日本人的說法,他們三人是同期的花;只不過兩人犧牲於革命,一人苟活為作家。我想他(魯迅)是在小說裡悄悄的獨祭,或隱藏或吐露一懺悔的心思」。…魯迅雖不是志士,但以苟活於志士之後而恥。…他心中懷著一個陰沉的影子,希望能如陳天華,能如秋瑾和徐錫麟一樣,使傲慢者低頭行禮,使蔑視者脫帽致敬。

「陳天華死後已是百年,魯迅死去也早過了半個世紀。若是為了喚起中國的知識分子,也許他們真的白白死了。一百年來,中國的犬儒哲學從來沒有接受陳天華的觀點,更不用說對十足的『恐怖份子』徐錫麟和秋瑾。他們站在無往不勝的低姿態上,像一頁清潔的舉動冷笑。」

附錄

附錄一 .詩詞:

本詩所使用之文句,參考於以下作品

龔自珍《己亥雜詩》
(一)
陶潛詩喜說荊軻,想見停雲發浩歌。
吟到恩仇心事湧,江湖俠骨恐無多。

(二)
陶潛酷似臥龍豪,萬古潯陽松菊高。
莫信詩人竟平淡,二分梁甫一分騷。

陶潛《詠荊軻》
燕丹善養士,志在報強贏。招集百夫良,歲暮得荊卿。
君子死知己,提劍出燕京。素驥鳴廣漠,慷慨送我行。
雄髮指危冠,猛氣衝長纓。飲餞易水上,四座列群英。
漸離擊悲筑,宋意唱高聲。蕭蕭哀風逝,淡淡寒波生。
商音更流涕,羽奏壯士驚。心知去不歸,且有後世名。
登車何時顧,飛蓋入秦庭。凌厲越萬里,逶迤過千城。
圖窮事自至,豪主政怔營。惜哉劍術疏,奇功遂不成。
其人雖已歿,千載有餘情。

查慎行《秋懷詩》之六
南戒江山破涕新,博梟壺馬斗長貧。
英雄混跡疑無賴,風雨高歌覺有神。
一劍乾坤鳴怪事,六朝裙屐笑文人。
采蘩橋畔留詩別,母在尤宜惜政身。

王國維《鷓鴣天》
列炬歸來酒未醒,六街人靜馬蹄輕。
月中薄霧慢慢白,僑外漁燈點點青。
從醉裡,憶平生,可憐心事太崢嶸。
更堪此夜西樓夢,摘得西樓滿袖行。

附錄二.疫事備忘錄

2021年4月初,台灣執政當局因為自滿輕忽,再加上民進黨籍立法委員范雲、洪申翰的聯手施壓,率爾放鬆邊境管制,致使COVID-19新冠疫癘及其變種病毒,穿透華航機師住宿的諾富特旅店,向全島蔓延。

疫情爆發前期,衛福部長陳時中任指揮官的疫情中心,在每日例行的記者會上公布的染疫及死亡人數,人民還能平心接受,誰料,5月12日之後染疫人數即從10人至50人一路攀升;死者也由個位數每日陸續上升。至6月5日當日因染疫亡故者,高達38人。

面對疫情日益蔓延的嚴峻形勢,重災區的台北市和新北市隨即宣布,自5月15日至5月28日進入防疫第三級警戒,呼籲民眾盡量減少戶外移動,以自動封城的方式阻斷病毒傳播。

5月19日,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宣布,第三級警戒擴及全島,三級警戒雖然造成生活上的諸多不便,為了活命,避免人群接觸增加染益風險,民眾也都聽從政府號召,自願限縮行動範圍,半自囚似的度日。

然而,儘管人員移動大幅降減,無奈病毒已四處流竄,疫情不但沒緩解跡象,反而日漸猖獗。染疫及死亡人數,每日令人驚心的上揚。

更讓人驚駭的是,5月22日的例行記者會上,疫情中心指揮官陳時中竟然發明了「校正回歸」的名詞,在前此公布的染疫人數上,每日又疊加了數百名確診病例,理由是,因為檢疫單位負擔量過大,呈報程序又繁複,造成塞車使然。

然而,不管用何名目重計染疫人數,老百姓天天提心吊膽的看著不斷出現數以百計的「校正回歸」,天天聽到數十位因染疫至死的噩耗。悲痛無人助,悲憤無處訴。

5月25日疫情中心宣布三級警戒,再延長至6月14日,各級學校,停課不停學,一律改採線上教學。上班族的父母,因為無法居家陪伴照護幼兒,倍感苦惱,各餐飲業全部停止內用聚食,傳統市場、購物商場、百貨大賣場人口分流管制,自顧自營的小商家的營生陷入難堪的窘境,社會經濟活動大幅衰退。

怎麼辦?

普篩,盡速找出可能的帶原者,將其隔離並分流治療。

封城,全面停班停課,限制居住,嚴禁戶外移動,阻斷病毒。

施打疫苗,給人身注入抗體,增強免疫能力。

所有的秉持良知,具備專業知識的學專家都提出一致建議。

但是,「國情不同,我們邊境管制世界一流,快篩檢疫成效不佳,偽陰性會潛藏傳播風險,偽陽性則會製造不必要的社會恐慌,只要執行居家隔離即可,普篩沒有必要。

封城,衝擊影響經濟太大,目前根本不用考慮。

疫苗,有在積極向covax爭取,而且也正在和除了中國及其代理之外的各國際藥廠洽商購買。但是,因為全球疫情嚴峻,疫苗短缺,國際供貨又不穩定,更加上中國的阻撓,我們的疫苗取得十分困難,幸好我們自己有很先進的生技產業,研發的優質疫苗也進入二期實驗階段,很快的就會有自製的國產疫苗。獨立自主的生技產業,就像獨立自主的國家地位依樣重要,請國人同胞耐心堅忍,支持保護等同戰略物資的國產疫苗,共同打贏這場抗疫之戰」。

從總統府、行政院到疫情中心,就是這麼回應各方呼籲的。

普篩、封城先不談,取得疫苗真這麼難嗎?

5月26日「大陸國台辦」表示願無條件提供疫苗,品牌由台灣自主決定。

陳時中對此語氣輕佻的公開回應說:「他們打的我們不敢用,他們沒再用的我們還有點興趣」。

5月27日,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透過幕僚證實,願意協助政府向國外廠家購買500萬劑疫苗。接著宗教團體「佛光山國際總會」也表示,願和美國嬌生購買50萬劑疫苗,捐贈與政府。以從事國際災難救援知名的「慈濟功德會」也宣布加入購買捐贈的行列。

不論出於何種動機,這些民間企業,公益組織,宗教團體的行事意願,總是給驚慌苦盼的民心,帶來些許的安慰,給充滿暗黑算計的社會投下一絲亮光吧…

「對這些民間團體企業人士願意協助抗疫的熱心善意,政府充滿了由衷的感謝。但是,為了避免各行其是,造成不必要的程序干擾,購買疫苗的事還是交由政府統籌辦理。有意願的團體單位個人請依照程序填妥表格備齊文件向政府主管單位提出申請」。陳時中在例行記者會公然的如是說。

之後不久便傳出,外媒報導,「嬌生拒絕與佛光山交易」的訊息,以及鴻海團所屬「永齡基金會」呈遞的申請文件,缺「原廠授權書」故無法核準購買的說詞。與此同時,也傳出慈濟正加快腳步力爭7月底能夠買到疫苗的新聞。

對於當局處理疫情的荒腔走板,雜亂無章,起初,只是感到沮喪無奈。對於疫苗問題的紛紛擾擾,也當做政客口水,懶得聞問,一窺究竟。每天宅在家,讀閒書,喝小酒,心無波瀾,如常度日。

豈知,5月30日、6月1日、2日,連續三天,在手機群組收到老友轉發三篇替當局各種防疫作為辯解的說帖,一篇是「中研院研究員」何美鄉的四平八穩論述。另外兩篇,其中一個自稱「美國大學教授」,但卻沒標明是哪間大學,大言不慚的,表面上要替郭董(他對郭台銘的敬稱)上一堂法律課,骨子裡其實是為仇中、反中、台獨建國張目。

這位美國大學教授的敘述策略很簡單,先從美國政府對所生產疫苗尚未完成三期實驗的藥廠,要頒布緊急授權、藥劑施打範圍及訴訟豁免三項法令的事實,表示因民間團體或企業無頒布這些法令的公權力,所以藥廠不會與它們交易做買賣。如果民間團體確實有心捐贈疫苗,也需透過政府和藥廠簽約。

可是,台灣因為國家定位不明,如果用「中華民國台灣」與國際藥廠簽約,中國不會不會准許,而且一定會橫加阻攔。如果用「中國台灣」的名義,那簡直是喪權辱國,小英總統絕對不可能屈服接受的。

所以,結論是,一切靠自己,自立自強,保護自己的生技產業,等著打優質的國產疫苗。

另外一位署名台灣清華大學的退職教授,則對柯文哲近日的發言,尤其是柯對現政權究竟以保護生技產業為先,還是保護人民生命為重的質疑,極盡曲解。

他貌似理性客觀,自以為深刻的論說,保護生命與保護國家產業不是對立,而是一體兩面,相輔相成的普通常識,用以指控柯文哲用生命威脅國家產業的不當。他還裝扮成為公眾利益的發言者,暗指郭台銘挾自己的財富優勢,欲藉購買疫苗囤積資本財的不良居心。兩位教授漏洞百出完全沒有學術根底的胡言,本來不質一顧,何況費時駁斥。

可是,因為轉發文章的是上世紀80年代台灣解嚴前,一起走街頭,反抗國民黨威權的老戰友。雖然彼此政治信仰,民族認同的選擇不同,他不諱言濃厚的本土意識,我也坦承對社會主義中國以及客家原鄉的熱烈情感。縱使在抽象理念的層次有這樣的差別,但堅持一定的是非公理,為弱勢底層爭公平,還是共同的情懷。

基於朋友有規勸之義,相互期勉,共同尋求真理的良善願望,我在細讀了上提的兩位高人之論後,除了回信給老友誠實的表達我的看法,點名批判了兩位教授謬說,也建議老友上網查核其他國家的防疫措施,參照當地政府如何協助、鼓勵民間團體、企業機構向國際購買,盡力取得疫苗的相關資訊。從而客觀理解,台灣社會各界對政府防疫無能,一意支持國產疫苗,悍然阻攔民間採購,以致頻添冤魂的批評,有其理據,絕非空穴來風的唱衰。

為了避免自己陷入情緒爭論的偏執,銘記著陳映真經常提醒:從事批判論辯,要超越感情論、道德論的立場,實事求是,有理、有力、有節的駁倒、說服論辯一方的告誡。我於是開始盡可能地從多種管道,蒐集閱讀有關防抗新冠疫情的各方論說。平心而論,為現政權的政策辯護者,率皆以防中、反中、抗中為基軸,政治宣示的意味濃郁而公衛防疫的知識素養卻很稀薄。

我閱讀的有限文件資料中,最受教益啟發的,是曾因為反美國萊豬進口而被當局打壓,甚至遭陳時中提告的,精神科醫師蘇偉碩。他在自己臉書的貼文或知名紙媒上的投稿以及電視台的受訪發言。每篇不但具有宏觀的全局視野,也都有微觀的各種具體對策。從國際防疫經驗、兩岸關係的互動調整、到方艙醫院、熱點譜篩、封城整備、日印斷航、邊境管制、還有老人幼兒的照護乃至學校教育自主學習等等,敘事的條理清晰,語氣和緩,方案也簡單易行。然而想必是因人不染綠之故,當局聞而不問事屬必然,更遑論盼其採納施行,就更是痴人夢想了。

不只是蘇偉碩的良知建言遭到漠視,從各種媒體報導得知,在去年台灣疫情還能穩定控制,250天零確診,朝野一片自得自滿,高呼「世界怎麼比得上台灣!」「Taiwan Can Help」之際,即有許多學界業界的專業人士?向政府主管機關提出!諸如;大量生產快篩試劑,徵用大型展館、軍隊營舍、體育場佈建方艙醫院,及早採購足量獲國際證的疫苗……等等,所謂超前佈署的建議。

然而,不知出於何種心態,各方建議全部都被中央疫情中心以低級的理由否決,拒不採行。

特別是關於疫苗採購方面,多家媒體證據確鑿的揭露,所有採購困難的藉口,實際都是假發展獨立自主,免受人控的生技產業為名,藉以遂行其圖利自家廠商、府院權貴及挺綠資本家,進而恣意編造故事,嫁禍中國,大造反中、仇中輿論,的行徑。最令人難以接受的是為了護航高端生技公司的股價,竟然公開撒謊說該公司生產的疫苗與美國的莫德納系孿生同株,以及國際各疫苗也是在未進行三期實驗就取得緊急授權(EUA)力圖為尚在二期實驗階段,還未解盲證實效應為何的國產疫苗上市鋪路,罔顧人命的鼓勵全民施打,居心之險惡,令人髮指。

我在仔細各類相關報導的過程,心情也由不解難以置信的困惑,因著每日傳來的疫死人數,轉為悲哀憤怒!

5月30日 ,一位空軍退役軍官楊本安,單槍匹馬,舉著紅色布條,在總統府前的凱道上,高呼「我不想死!給我疫苗!」的口號。

6月1日,有宅神稱號的網路紅人朱學恆,送了分別寫著「爾俸爾祿」「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難欺」的四隻白色立柱花籃至衛福部。

6月3日,數十輛民間自用房車,休旅車,車旁掛著「我要疫苗」的白色布條,繞行凱道,按鳴喇叭,表達憤怒的抗議。

中午疫情中心例行報告,新增319例,校正回歸219,死亡17人,截至當日確診共9974例,致死累計166人。

我一邊聽陳時中毫無感情的播報,一邊想起柯文哲早先說的話:

「如果疫苗不快進來,人會一路死下去」。

「到底是保護生命重要,還是保護生技產業重要,政策價值是甚麼」?。

「死一片人也沒聽她(蔡英文)說甚麼,『高端』股票一跌停,就立刻出來開記者會,真叫人搞不懂」?

最揪人心的是,為避免病毒擴散,增加感染風險,法令規定,染疫致死者的遺體必須於24小時內火化,非與殯葬事務相關的工作人員不得靠近。

也就是說不幸有親人罹疾亡故的家庭,連見最後一面,送最後一程的人倫之誼,都不可能,死者孤單離去,生者也只能撕心裂肺。對天號泣……

然而,蘇偉碩醫師舉了真憑實據:如果不是私心作祟,去年惡意攔阻輝瑞BNT疫苗的採購,這些人有絕大多數應該都還活著…(曾擔任疫苗審查委員的中研院院士陳培哲也證實如果政府能聽從他的建議,讓染疫者及早施打疫苗,那些死者至少有5到6成的人可以存活下來)。

我霎時感到一股火燒遍全身,坐立難安了。

當晚飯後,便從書架上取下一直拿來遮塵用的紅紙幅,去年鄭文燦送給市民充當春聯的「民和年豐」,利用背面的空白寫了一幅自撰的對聯:

方艙,普篩,禁群聚,救命疫苗快來。
總統,閣揆,指揮官,無能衙役下台。

聯下標註「2021年6月3日,新冠染疫確診9974,死亡166人。」

6月4日,早上9點,請朋友開車,從桃園出發,走高速公路往台北,先到大安區敦化南路的辦公室附近,然後繞衛福部所在的林森南路舉標語。站在前不久還是車水馬龍,人群熙攘,而今卻空空蕩蕩,蕭條冷清的台北街頭,我感到一股濃墨似的民怨在空中迴盪著…

不期然的,我想起了魯迅的詩:

萬家墨面沒蒿萊,敢有歌吟動地哀。
心事浩茫連廣宇,於無聲處聽驚雷。

隨意繞行台北東區的幾處街巷,預備回程的時候,路過蔡英文寓居的社區大樓,在朋友駕駛的休旅車上,茫然地看著人車稀疏的街道,心情很是低鬱的想起近日網路上各種喧囂,想到許多替政策辯護的曲歪低劣不通之論,許多竟是出自高教領域的所謂學人之口…

不免就會讓人想起,終生與中國的「偽士」戰鬥不休的魯迅,想到他那位性烈勝火的鄰居秋瑾,想到當今台灣的最高領導,何以同為女性,可無論就人品、學識民族氣節,一高潔如皓月,千載有餘情,一卑汙似糞泥,當世千夫指…

補記:

截至本文發稿前,台灣因染疫致死人數將近650人,致死率4.5%,為全球最高。自6月15日開始施打苗至6月30日,已累積240人在施打疫苗後猝死,比率遠高於美國4倍左右。對於注射疫苗後高比率的猝死現象,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只是這樣的回應:「即使沒有施打疫苗,台灣每天都有200多位75歲的人死去,猝死者大多患有慢性病,與染疫致死相同,初步研判應該與注射疫苗沒直接的關係。」

然而,在接連的確診與猝死人數攀升不止的悲傷消息中,政府在抗疫的態度與行政程序上,卻是依舊專斷行事、荒腔走板。

6月14日,時代力量黨立法委員陳椒華,要求公開高端疫苗EUA(緊急授權)審查標準的會議紀錄,遭到食藥署拒絕。要求直播「免疫橋接」審查會議,被陳時中以「會給審查委員造成太大壓力」為由拒絕。

6月18日,民進黨籍62位立法委員,全體一致否決公布,可能造成防疫破口的「3+11」華航機師的協調會議紀錄。

6月18日,蔡英文召見鴻海集團的郭台銘、台積電的劉德音,允諾「全力向國際協助購買疫苗」,但是設下了「簽約的關鍵在於國家主權要受到尊重」的門檻。

6月20日,拜登的牧羊犬「冠軍」(Champ)逝世,蔡英文在他的推特留言表示哀悼,引發網民一片「台灣人命不如一隻美國狗」、「五百人命不見淚,卻為美犬長嘆息……」的撻伐譏諷。

6月25日,媒體披露:食藥署在5月28日召開決定高端疫苗緊急授權標準的關鍵會議前,將原先的16位學者專家撤換一半,代之以陳時中任部長的衛福部人馬。也就是在5月28日當天,原審查委員之一的中研院院士陳培哲,以「食藥署檔不住總統府壓力,無法貫徹專業倫理」為由,辭卸任務。

6月23日,疾管署發布全島三級警戒第四度延長至7月12日。小民經濟生活已瀕於絕境,而有助及早解封的救命疫苗還遠遠不足。

雪上加霜的是:6月25日,印度Delta變種病毒株在屏東枋山現踪,醫療專家表示,極有可能造成另一波嚴峻的疫情……

【延伸閱讀】《瘼世詩抄之一》辛丑端午遣懷-為新冠染疫致死者作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