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動容!內蒙古護士支援湖北歸來的感人心得

By 犇報編輯部 / 2020-04-16 13:35:01 /
新型冠狀病毒
摘要:

【編者】近日中國大陸網上盛傳一篇文章,是位來自內蒙古呼倫貝爾邊遠小城的年輕護士,在被派往武漢支援歸來後所寫的心得。由於內容樸實,讀來更是令人動容,例如欺騙父母前往武漢、偷偷寫下遺書,對被高規格對待的誠惶誠恐。在全球努力防疫中,充斥許多政治操作與對立,然而在疫情面前,不論病患或醫護人員,都是有血有肉的人,再多政治操作都比不上對生命的尊重。本文情感真摯,提醒著我們:大愛無疆、胸懷仁心,人人都能是平凡的英雄。

xxx內蒙古自治區第七批支援湖北醫療隊啟程時,一名醫療隊成員和親人告別。(圖/新華社)

今天,是我從湖北抗疫前線歸來,上班的第一天。單位的院長和全院的醫務人員,在醫院門前,列隊歡迎我的歸來。醫院門廳上方,掛著歡迎我的橫幅,路邊和醫院門前,聚集了好多人。

我下車,給司機鞠躬。我的護士長,早已迎過來,相擁而泣。緊接著,我向院長鞠躬!向全院醫務人員鞠躬!向那些不認識的給我鼓掌的觀眾鞠躬!

我懷著一顆謙卑感恩的心,以鞠躬的禮儀,感謝醫院的領導和同事們!我是這個醫院唯一去武漢抗疫前線的護士,代表著我們醫院一百多醫務人員。短短兩個月的分別,好像度過了漫長的歲月,我眼裡含著淚,又見到了我朝夕相處的同事們,我平安地回來了!

大家簇擁著我,一一握手,不時擁抱,我被眾星捧月般圍在中間。

我是學護理專業的,才上班兩年。在這個小城的醫院裡,每天工作在內科護士站,配藥、扎針、換藥、巡護,整天往返忙碌在護士站與病房之間,有時,也會遇到病人和家屬的冷眼和不屑。

我這輩子,只想默默地當一個專業護士,過平平常常的日子。我還是一個招聘人員,不在正式編制內。我常常羡慕編內的醫生和護士。我一直以來的最大願望,就是哪一天,能成為正式的編內人員。我從來沒想過出名,更沒想過成為英雄。可是,兩個月,改變了我的人生,這,我連做夢都不會想到。

2020年,過完除夕夜,正月初一,單位通知我去醫院,說院長找我。見到院長,他說上級衛健委已經確定我,參加自治區醫療隊,去武漢抗疫。先去自治區衛健委報到,然後乘包機第一批飛抵武漢。院長與我談話半小時,說了一些要求,也叮囑我要注意保護自己。院長已經讓醫院行政辦主任,給我買好了隨身攜帶的物品,還有去自治區的機票。回家與父母簡單交待了一下,我跟父母說,是去自治區參加業務培訓,沒說去武漢,怕他們不放心!我簡單打點一下行囊,就匆匆趕往車站,去一百多公里外的機場。

離開小城時,我看了看熟悉的街道,那些沉浸在春節快樂之中的建築,還有節日的彩燈———沒有歡送,沒有告別。小城的人們不知道我這麼個小護士,剛過完除夕夜的一個出行者,正在匆匆趕赴武漢前線。我不知道,我還能不能再回到這個小城,還能不能再看到這小城裡的風景。我的心情很複雜,畢竟這不是去旅遊,這是奉命去武漢抗疫前線,是以一個醫者的身份,肩負著使命去救人,去以命去救命!生死未知?

走出家門的那一刻,我已抱定誓死報國的決心。因為,國難當頭,大疫當前,國家選擇了我,我當逆行向前,絕不退縮!大有「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悲壯!

xxx2月18日,內蒙古自治區第七批支援湖北醫療隊從呼和浩特啟程。(圖/新華社)

到達武漢後,我所在的醫療隊,被派往湖北荊門市。五十多個日日夜夜裡,我們每天都在超負荷工作,一天得工作十幾個小時。按照嚴格的護理流程,日夜輪換。在十幾個小時裡,不吃不喝,不上廁所。身體的透支,疲憊的極限,面對著一個個感染的患者,也面對著一個個死去的病人。護理患者,換藥,看醫療器械檢測,管理患者的吃喝拉撒,像對待自己的親人一樣。在這裡,生命是崇高的,職責是神聖的,我感受到了一個醫者的天職。當病人沒有了生命體征,我們有時是一個人,為逝者從頭到腳,擦拭一遍,換上衣服,裝進統一的屍體袋,向死難者三鞠躬!用車推出病房,送到專用的停屍房,再由消毒車送到火葬場火化。

在病毒感染者住院或者去世後,他們的親人都不在場,死去的人,身邊沒有一個親人為他們送行。這些都由我們醫者負責。難怪在醫療隊離開武漢,離開湖北時,那些家屬和親人,長街跪哭!聲音嘶啞!他們不知道為他們親人送行的,是哪一個醫者?就連感染者本人也看不到醫者的真實面容?但是,每一個死去的感染者,都受到了最好的治療,一個感染者的醫療費,都是幾十萬,乃至上百萬。任何一個感染者,都受到了應有的尊重,全天候二十四小時的專業護理,不是親人,勝過親人!

國家把我們四萬多醫療隊員,派到湖北,分到16個地市,還有武漢的火神山和雷神山兩個重症醫院。給我們最好的生活保障,用最好的防護服和工作待遇,我們每個人,都在這沒有硝煙的戰場,沒日沒夜的拼命!為國一戰,不懼生死!神聖的使命,讓你不再是過去的自己,而是四萬多抗疫大軍的一個勇士!我偷偷地寫好了遺書:如果我被病毒感染了,死了,我的遺體捐獻國家,做醫學解剖之用。這是疫情前線,感染隨時都可能發生。在這裡,每一個醫者的靈魂,都受到空前的洗禮!身後背負著家鄉領導同事和幾十萬乃至幾百萬鄉親的厚望,把生命置之度外,不辱使命,盡職盡責,是唯一的信念。

離開家鄉一個多月以後,我在湖北荊門抗疫的消息,上了家鄉的電視新聞。內蒙古自治區的各個機場、城市的廣場和大的商廈,滾動播出我們赴鄂醫療隊的頭像。父母才知道我在湖北荊門抗疫。家鄉的黨政領導和衛生系統的領導,去我家慰問,送去了兩萬元慰問金。我的父母,從來沒想到會有這個殊榮!小城市的人們,知道我在湖北前線抗疫,都期盼著我能早日平安歸來!

三月十七日,我們第一批撤離湖北,歡送我們的人群,一眼望不到頭兒,那時候,武漢還在封城呐,湖北各地還沒有解封。但是很多人聚集在我們的駐地樓前,居民樓上的人們,開窗揮動著國旗,大聲喊著:感謝!謝謝你們!我和隊員們,都被湖北人感動哭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一次次的給他們鞠躬!感謝他們的深情厚誼!感謝他們為了國家的付出!

封了武漢一座城,控制疫情救全國。荊楚大地的六千多萬湖北人,響應國家隔離的號召,控制了疫情向全國蔓延。你只有到了湖北,到了武漢,身臨其境,才會深深地感受到湖北人民,所做出的艱辛努力,所付出的巨大代價,包括成千上萬親人們的生命!

我們這些來自各省區的醫療隊員,每一天,都被感動著。奉國家之命,來湖北抗疫,我們的身心與這片英雄的土地,緊緊地聯繫在一起。每天,汗水與淚水交織在一起,熱血與拼搏在創造著奇跡。

在武漢天河機場,登上返程的包機,我的心難以平靜。起飛了!在萬米高空,透過機窗,再看看大武漢,這是一個擁有千萬人口的大都市,這是一片英雄的土地!我平生第一次來武漢,竟然是作為一個醫者,奮戰了五十多個日日夜夜。我也被授予荊門市榮譽市民,享受在荊門終生旅遊和賓館免費的待遇。我們的名字,也被荊門收錄,將存放在博物館。

回到內蒙古自治區的鄂爾多斯,自治區的領導親自到機場迎接!警車開路,員警敬禮,敬獻鮮花,敬獻哈達!人們夾道歡迎!我和隊員都感動得熱淚盈眶!做專機,過水門,員警護送,長街歡迎!這輩子,曾經去湖北抗疫,受到如此高規格的禮遇!太榮幸了!見到了那麼多領導,那麼多專家教授,那麼多場面,那麼多禮儀,那麼多感動———開眼了,長見識了,我也變成了一個有家國情懷的人。一個人,當你的生命與國家的命運,緊緊地聯繫在一起的時候,你會感到崇高和偉大,使命比生命更加重要。

住在鄂爾多斯豪華的賓館裡,一日三餐,吃得都是上乘的佳餚,享受著高規格的貴賓待遇。隔離十四天後,我們一行十五人坐飛機,回到了呼倫貝爾,隆重的歡迎儀式後,我坐著市里來接我的專車,兩個小時後,回到了離別兩個多月的小城。我走的時候,冰雪寒風,如今歸來,已經是春風拂面。走時靜悄悄的,今日歸來,小城人流如潮。迎接的儀式,更是讓我感動不已。警車開道,員警列隊敬禮!市委書記、市長,還有醫院的領導和同事,握手!獻花!照相!領導講話!我長這麼大,也沒見過家鄉這個場面,而且是萬人空巷的歡迎我的歸來!感動!流淚!無語!

xxx圖為內蒙古自治區鄂爾多斯市支援湖北歸來的醫護人員。(圖/鄂爾多斯新聞網)

我有何德何能,能受到湖北荊門市所給予的如此殊榮!作為一個護士,我今生真是太榮幸了!沒想到,真的沒想到。自治區給我們每個赴鄂醫療人員,頒發了兩枚特製的金質紀念獎章。我已經被自治區列為轉正人員,成為享受編制待遇的國家事業單位正式職工。還有,按照國家的檔要求,在湖北抗疫期間,每天都有補助,自治區也有補助,加起來,一天達到八百塊錢,還有另外的獎金,還享受內蒙古自治區東西八千里的風景名勝區終生免費旅遊!

我本來就是一個普通的護士,履行一個護士的職責,是我的本職工作,也是我應該做的。從湖北荊門市,到自治區,到家鄉,給了我這麼多殊榮和獎勵!這是對一個援鄂醫者的莫大獎勵!

我,為自己去湖北前線抗疫,而感到榮幸和自豪,也讓父母和親人們,感到驕傲!

我深深地懂得,鮮花,掌聲,榮譽,一切都會歸於平淡。我會儘快地回到工作崗位,以一個謙卑的心,感恩的心,加倍地工作,為人民盡職盡責地工作,以此不負這些殊榮。

我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我就是一個普通的護士。今生選擇了護理專業,我無悔人生,無愧這片生我養我的土地。因為,我曾在武漢抗疫前線,戰鬥了五十多個日日夜夜!這將是我人生難忘而榮光的一段歷史。

短短兩個月,我成了小城裡的英雄,我好像在做夢一樣。可是,這已經是現實了。自從去了武漢,我學會了鞠躬。謙卑,感恩,這將伴隨著我的一生。讓人走進你,如浴春風,這才是一個有仁心的醫者!

大愛無疆,醫者崇高!

【延伸閱讀】
粉紅口罩遮不住台灣滿滿的差別歧視
76+1張照片 細數武漢那些封城的日子
新突破!大陸新冠病毒滅活疫苗進入臨床試驗
【犇報社評】新冠疫情,新自由主義資本全球化的終結?
喬姆斯基:在自我隔離中提問,我們想要生活在怎樣的世界中?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