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犇報社評】綠色恐怖關不住的春風:「中日韓+X」合作

By / 2020-01-02 11:22:43 /
國際
國際貿易
RCEP
貿易戰
一帶一路
摘要:

「一個沒有美國的亞洲」還言之尚早,但是「一個沒有台灣」的亞洲卻已成定局。2019年12月底,當綠色政權還沉迷冷戰架構下的「親美、反共,革新保台」格局,以《國安五法》和《反滲透法》將兩岸交流和台灣人民關入「反共國家安全」鳥籠時,第八次中日韓領導人會議在四川成都召開,共同發表一份未來十年的合作展望。為什麼台灣需要加入區域經濟一體化,請看文中詳細說明。

xxx台灣白色恐怖政治受難人到立法院群賢樓現場,身穿寫有「我坐過牢,我將再坐牢」的白衣,表示台灣好不容易解嚴,絕不能再重返戒嚴體制,抗議民進黨強推《反滲透法》。

歷史從來就不是筆直前進,人類社會在發展中實現歷史規律,總難免要遇到一些困難,一些主觀和客觀的障礙,甚至是無可奈何的倒退。但是,恰如古人所說「萬山不許一溪奔,攔得溪聲日夜喧。到得前頭山腳盡,堂堂溪水出前村」,在歷史迂迴曲折的前進道路上,一切違反潮流的行徑,一切試圖人為要去逆反規律的狂想,只不過是製造噪音與騷亂,徒增困擾而已。

盤點2019世界大勢,川普傷人一千,自傷八百的「中美貿易戰爭」雖稍有停歇,世界經濟增長在關稅壁壘中低空掠過,卻仍為即將到來的貨幣金融危機積蓄能量。全球主要經濟體大舉搜購黃金預留後手,「我們的美元,是你們的問題」再次牽動著人類社會的命運。在政治上,從德國、英國、法國、西班牙到美國,從巴西、委內瑞拉、中國香港、智利到玻利維亞,不管是西方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的亞非拉第三世界,民粹主義抬頭,街頭躁動此起彼落,雖然成因各異、訴求不同,但是都共同指向過去數十年來新自由主義資本全球化的崩塌和失落,當然也隱藏著霸權國家為了挽救頹勢的鬼影幢幢。

道路自此分歧。川普秉持「美國(利益)優先」以鄰為壑,挾著強大的經濟和軍事實力,片面拆解二次大戰以來以「大國合作」為基調所形成的多邊協商體系,意圖在世界範圍重構一個以美國為中心向外輻射的雙邊關係,將世界再度推向「關稅壁壘」與「軍備競賽」來從中獲利;相對於此,包含德、法、烏、蘇在內的「諾曼底四方峰會」重新召開,暖風乍起,正在悄然地改變歐洲地緣政治格局。即將簽署的東亞「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與「中日韓+X」合作模式的出台,說明世界經貿秩序正朝著一個以區域經濟一體化為基本框架的多極共治體系徐徐前進,希望在平等互利的原則上,通過經濟、技術、文化和人員的交流,建構一個共同治理、共同發展、互利共享的新的世界體系。這是一場持久鬥爭,是全球治理能否克服資本主義危機和戰爭宿命的一場全方位角力。曙光,總是在黑暗中綻放。

其中,就地緣經濟與地緣政治關係而言,RCEP協定的簽署與「中日韓+X」合作的倡議,對台灣地區的產業經濟甚至區域安全架構的牽動,最為顯著。2019年12月底,在台灣社會整體沈溺於選舉的亢奮與焦慮,在綠色政權急切地以「國安五法」和「反滲透法」將兩岸交流和台灣人民關入「反共國家安全」鳥籠的同時,第八次中日韓領導人會議在四川成都召開,共同發表了一份未來十年的合作展望,內容涉及提升三國合作水準、促進東北亞集體安全、加快自貿協定、區域金融合作、基礎設施建設、消除極端貧困、應對氣候變化、加強體育合作,以及推進「中日韓+X」的合作計畫。在三國領導人的共同聲明中,重申了2019年《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領導人會議聯合聲明中的承諾,並計劃在RCEP談判成果的基礎上,加快「中日韓自貿協定」談判,與「東盟10+5」(RCEP)形成區域經濟一體化的互補共構。

中日韓合作起步於1999年,是1997年東亞貨幣金融風暴的客觀產物,也是日本倡議組建「亞洲貨幣基金組織(AMF)」來遏制國際金融大鱷貨幣掠奪,最終在美國的壓力下胎死腹中的替代方案之一。以「中日韓自貿區協定」為例,早在2002年的中日韓領導人會議上就提出了這一概念,其目的是為了逐步消除三國之間的關稅壁壘,加強貿易、投資、金融以及貨幣交流。可惜的是,由於美國在2012年啟動「亞太再平衡」戰略,一方面,中日韓三國在歷史和領土問題的齟齬再度尖銳化,削弱了達成實質性成果的政治基礎。另一方面,由於美國對東亞地區事務的深度介入,中日韓FTA談判受制於美日、美韓軍事同盟,以及地緣戰略衝突而停滯不前。再加上東亞分工既存在垂直整合也存在水平競爭,特別是近年來中國大陸朝向高端製造業轉型的態勢,加劇了中日韓三國的產業競爭,同時,日韓兩國對農業的保護政策也無法妥協,導致中日韓自貿協定談判數度擱置。直到2015年,中日韓領導人會議在韓國重啟後,相關的談判工作才得以再次進行。

中日韓三國總人口逾16億,佔世界人口總量的21%,三國之間的貿易額從1999年的1300億美元增至2018年的7200多億美元,經濟總量在全球的比重,也從17%提升至24%。「中日韓+X」合作模式的出台,標誌著三國合作正在逐步擺脫雙邊關係的干擾,對於未來整個東亞區域合作進程形成促進的作用。就日本而言,安倍政府向來將東亞地區視為其自貿戰略的「後院」,本想通過包含美國在內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在多邊框架下達成「日美貿易協定」,從而成為東亞經貿秩序的引領者。但是,川普宣佈退出TPP打破其幻想。再加上「中韓FTA」已經簽署生效,「日韓FTA」事實上擱置,「中日FTA」也並未提上日程表,所以「中日韓自貿協定」就成為日本打通與中、韓自由貿易的捷徑。也唯有如此,日本才能夠打通其主導的「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和「日本與歐盟經濟夥伴關係協定(EPA)」的任督二脈,成為亞太地區和歐洲貿易的橋樑,藉以削減美日雙邊貿易失衡的壓力。

對中國大陸來說,區域合作向來是解決東亞地區發展不均衡的法門,也是穩定區域安全架構,實現合作共贏的「一帶一路」戰略構想的必由之徑。「中日韓+X」合作模式,旨在凝聚三國共識,提升合作水平,發揮互補優勢,共同制定計劃,採取聯合行動,藉以拓展與其他國家合作,縮小地區發展差距,實現共同發展。更重要的是,中日韓三國的經濟總量佔「東盟10+3」總量的87.5%,「中日韓自由貿易協定」的實現,將有助於解決目前「東盟10+5」架構「小馬拉大車」的困境,加速東亞區域一體化進程。

昔日,在冷戰架構下由美國所一手主導的東亞垂直分工體系,幾經更迭,早已由新型態的「區域製造業網絡結構」所替代,東亞國家集體從屬於美國,個別從屬於日本的地緣戰略格局已是昨日黃花。包含日、韓在內的亞洲國家,無不急切的在新一波區域經濟一體化的整合中卡位,尋找自己安身立命之機,唯獨只有台灣當局還沉迷於冷戰架構下的「親美、反共,革新保台」的偏安格局,意圖用「反共國家安全」來形塑兩岸對立的政治氛圍,通過「國安五法」和「反滲透法」來中斷一切形式的兩岸交流交往,抹紅兩岸和解路線,遏制島內促統的聲音,整肅島內政治異見人士與黨派。

「綠色恐怖」的鳥籠,關不住東亞合作和兩岸和解的春風!隨著2019年底中日韓峰會的舉辦,以及2020年RCEP的全面生效實施,或許「一個沒有美國的亞洲」還言之尚早,但是「一個沒有台灣」的亞洲卻已成定局。解嚴後被慾望、貪婪與仇恨征服了的政黨惡鬥,是台灣戰後嬰兒潮一代的集體墮落,是對台灣先民與後代子孫的不負責任。期盼2020年的來到,能夠還台灣人民一個真正自由、民主,允許科學探討、理性思辯、民主對話的政治空間和生活方式。

◎本文同步刊載《兩岸犇報》第218期

【延伸閱讀】
打造兩岸共同市場,走出冷戰意識形態泥淖

RCEP,區域經濟一體化框架下的「中國因素」
大選迷航 消失在台灣視野的RCEP
韓國瑜困局,不敢直面兩岸關係和階級問題的本土化
改變台灣,要超脫「主權國家」執念在區域一體化的架構下找出路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