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共同家園」 / 「台灣人與台灣史」

古道耀台中:堅持祖國意念的抗日志士邱先甲

By 張卓如 / 2019-06-21 18:54:26 /
摘要:1895年乙未抗日失敗後,丘逢甲的長兄丘先甲也內渡中國內地。因《馬關條約》中有:兩年內隨台民兩岸自由選擇居住,產業可保留。所以,之前回台的義軍,日本當局讓他們回原籍,但獨獨丘先甲被逮捕。之所以被執,一方面他旗下的義軍信字三營一千多人曾強烈抵抗日軍;再者他是大墾戶之一,如此可逼他不放棄所有的山園田產。最好如同各地仕紳出來當職,以撫台民。但他不願意,出獄時已是1896年秋天...

xxx丘先甲以邱德來名申請復墾,獲得同意(後人丘秀芷提供)。

這是明治35年(1902)3月,丘先甲曾開拓的山園田產全被日本政府沒收後,他以邱德來之名,直接向日本台灣總督兒玉源太郎提出申請的文件。1895年乙未抗日失敗後,丘逢甲的長兄丘先甲也內渡中國內地。因《馬關條約》中有:兩年內隨台民兩岸自由選擇居住,產業可保留。所以,之前回台的義軍,日本當局讓他們回原籍,但獨獨丘先甲被逮捕。之所以被執,一方面他旗下的義軍信字三營一千多人曾強烈抵抗日軍;再者他是大墾戶之一,如此可逼他不放棄所有的山園田產。最好如同各地仕紳出來當職,以撫台民。但他不願意,出獄時已是1896年秋天...

武行出身的抗日志士

丘先甲二弟丘逢甲及三弟丘樹甲自幼在經書中打轉,但丘先甲如曾祖父士俊公、祖父學祥公,空手可制伏野豬;且腳力好,一躍可以跳過竹叢。在1885年曾參與林朝棟的私家軍─棟軍的「本營」,一方面雙方是親家,參與勇軍更符合丘先甲的個性才情;再者棟軍以原住民與閩南人為主,丘先甲則代表客家人,一時客家人多的桃、竹、苗、南投全加入團練。各大家族組團練平時可防盜匪、地方變亂,也有利拓墾。後來,他在今台中的大坑等地區開墾,自己名下的山園已有1500甲,建樹非凡。光緒二十年(1894)甲午,中日戰爭爆發後,丘先甲從博學的父親、二弟、三弟談天中得知日本覬覦台灣已久,就勸二弟丘逢甲號召組團練義軍。

以機動部隊南北奔波

光緒二十一年(1895)乙未2月,台灣巡撫唐景崧命統領全台義勇丘逢甲率領義勇,分紮台北之南崁(今桃園南崁)及新竹後壠(今苗里後龍),後者由信字正中營管帶丘先甲所率的信字等營負責。不只唐景崧要義軍分防,來台幫辦防務的刑部主事俞明震也致函要義軍分防「布袋嘴(今嘉義布袋)」,丘逢甲後回函「自南崁至家兄後壠防地,由火車往須一日半,由後壠至布袋嘴須四日半,勢太不聯。」

此時,曾領兵開拓中部橫貫東西道路的前台灣鎮總兵吳光亮,率領所募舊部客籍的飛虎軍五營共二千人駐守新苗一帶的中港、後壠海口。3月28日丘逢甲致書謂:「昨奉中丞來牘,令家兄暫分軍出赴後壠,一俟老軍門整齊部伍,壁壘一新,即當回防南崁。貴部何時出鎮,祈預示知,以釋懸抱。義軍皆鄉里子弟,非素歷戎行,所有未逮之處,乞無吝指示。」

4月3日丘逢甲復書唐景崧云:「南崁防地應分紮處所,已得大致。…俟照料家兄分軍及各營齊後,即次第布置中路(中台灣)。…靖字營未到,則不可騰出家兄之營。」三天後,丘逢甲復書唐景崧:「但思後壠等處現止有練勇營,若敵由此窺伺,非預為有布置,倉卒無處截擊。頃商之家兄,令就本營分足槍彈,明日赴新竹,後日趕至後壠,相應情勢布置一切,已議於明日頭、二幫車(第一、二班火車)分起啟行。…應請吾師飭局先備齊信字兩營軍裝各件,專員剋期逕行解付後壠,以期迅速,若仍由逢甲派弁請領,及家兄到後壠再派人來領,輾轉遲延,必誤事機,蓋已兩次派弁往領未得矣。」可見此時丘先甲軍因軍械等未到尚在南崁。

而丘逢甲此時已向唐景崧連上四函,但都已讀不回。乃再上書唐景崧曰:「連上四書,未蒙復示…其請運信字兩營軍裝一節,同丈十日來書令自設法。逢甲種種為難,及焦急情形,均在上吾師書中,同丈所未盡見。逢甲千氣萬力不能得者,往往吾師一言得之。如俯念孤軍分紮要地,勢難徒手而戰,仍請速備齊軍械,勿雜壞槍,剋期運往後壠。」到了4月12日,唐景崧命丘逢甲將信字等營調回南崁,再加布置。4月18日,丘逢甲上書給唐景崧:「信字三營此三日內陸續可回防,家兄已來,頃與商。…至信字正前、副左兩營,由家兄點驗即令到防,各營已包匠一律建造營房,此事如俟詳准,始興工亦小延,已飭剋日建造。」可見丘先甲軍以機動部隊南北奔波的情形。

發布自由抗戰的信息

4月17日,中日雙方簽訂馬關條約,並全面停戰。隨後,丘逢甲將義勇各營抽回中路,和丘先甲回到台灣縣大埔厝(今台中潭子)的柏莊自宅做為義軍總部。因大埔厝,是南北要衝。而鄰近的葫蘆墩(今台中豐原)是祖父丘學祥立業之地,是丘家三代的大本營。東有東勢角(今台中東勢),也可退守作為整個家族大本營的基地。唐景崧乃調林朝棟各營填紮新竹、南崁一帶。6月4日,日軍攻佔基隆後,在台北的俞明震聞「林朝棟、吳光亮均帶兵明日必到,覺有一線生機。」但已鞭長莫及。

3天後,日軍攻陷台北,退居新竹的吳光亮因為客籍出身,且德高望重,故被推為飛虎和新苗各軍的統領,指揮中台灣的軍隊和日軍作戰,包括丘先甲旗下的信字等營。因丘先甲表兄謝道隆勸他們兄弟:「日軍索你們項上人頭甚急,我們何不效法曹沬,打了三次敗戰,最後終還是雪恥復國,我們可以回原鄉,從長計議。個人犧牲事小,但幾百萬的同胞呢?如果在這裡,只做無謂犧牲,如何拯救鄉梓?如何復台。」丘先甲兄弟倆見大勢已去,只能給手下義軍發布自由抗戰的信息;並拋棄妻小,帶領三十六名義軍奉父從中部海港出海,內渡泉州。

不與日本殖民者合作

丘先甲化名返台後,妻子擔心丈夫被日本人抓去,叫他快躲。他回葫蘆墩邱祠時,有一次日本軍來抓他,他跳過竹叢跑掉,去幾個原義軍朋友家,也都「不便收留」,最後他終於被抓。丘先甲出獄後,因為一大群族人、鄉人全依賴他;且自己的孩子也不斷繁衍。於是,他不得已向日本當局據理力爭想要回沒收掉的山園。但丘先甲的身體,自出獄後就大不如前,又連年費心繼續拓植,到大正6年(1917年)已經很差,臨終前他留下遺言給兒子,漢文學堂不可廢,族人,鄉人兒女一定要上課,要進門媳婦也要上學堂學漢文。可謂堅守住了民族的情操,直到台灣光復後。

xxx丘先甲的全家福(後人丘秀芷女士提供)。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