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共同家園」 / 「台灣人在大陸」

「爹你回來呀」 丟失在台灣的父愛(下)

By 黃光武 / 2019-10-09 19:33:16 /
摘要:一九八三年,跟月球一樣蹬上了天,兩岸解凍!鴻雁傳書:父親漂亮的書信飄到了家門前:他還活著,38年後,他還在人間。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父親的筆跡,他是托人由台轉港,期間經歷無數次郵政扣壓,周轉尋訪送達津市,我童年時代未曾真正送達的《台灣爹收》郵件終於有了回信。

文/黃光武(湖南人,中國大陸雕塑家)

閑來翻閱積累的與老父親過往的書信,字裡行間滿滿的盡是親情與思念。難忘歲月,年僅三十三歲的父親散落在大海的另一端,妻兒在這邊。

無數次的信息中斷鴻溝,無數次的尋覓杳無音訊,那些帶著無限期盼的一件件郵品飄撒在無邊際的路旁,那些滿載著美好願望的一個個夢想破裂在美麗的皂泡之中。或是人為的扣壓、或是蓋有「查無此人」的郵戳。望眼欲穿!

一九八三年,跟月球一樣蹬上了天,兩岸解凍!鴻雁傳書:父親漂亮的書信飄到了家門前:他還活著,38年後,他還在人間。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父親的筆跡,他是托人由台轉港,期間經歷無數次郵政扣壓,周轉尋訪送達津市,我童年時代未曾真正送達的《台灣爹收》郵件終於有了回信。

從此,長方形的信封,小小的郵花震蕩著兩岸親人們跳動的心臟,沸騰了骨肉兄弟流淌的血脈。書信連綿,港台會面,人間天倫,親情血緣。家書中,父親稱謂母親:炳蘭賢妻,你亦是閨秀出身,一人持家勞累奔波,善養老母撫育五子,我這輩子最對不起的是你。

家書中,家父曾多次提及祖母乃楊良翹(彰州為官)之女公子,琴棋書畫,樂善施捨,然無法孝道敬奉,33歲骨肉分離。敘兒女年幼無以撫養,揪心撓肺!家書中,家父常教兒善待母親、克勤克儉,迎接母親到台居住,撫慰內疚心靈。家書中,常為兩岸家中喜事為樂:孫兒成家啦,家有博士啦,孩子們有出息啦,又添丁啦……自有電話後,信件往來就少了許多,常常在電話裡聽得濃濃的大庸話,這麼多年老父親的家鄉話一點都沒變!

2008年我已退休,便又去台省親,探望老父親及台灣母親和弟妹。那年父親九十二歲,身體康健,在弟弟們的關照下拄杖來到台北機場接我,精神很好。途經桃源中壢市廣場看到蔣先生中正的雕像,注目仰望、情緒有所激動。沿途到家,父親講了許多往事,他說當年力辦學堂也教娃兒們唱聶耳和田漢先生的《義勇軍進行曲》,一時激動父親還真的咳了兩下,用他那濁沈的老喉、不變的大庸腔吟唱:起來……剛起音就咳嗽不已,我連忙為他拍背摸胸,他不得已的哈氣說: 「老囉,老囉。」直擺手。

xxx聶耳雕像

「年輕時要不是當鄉長,我也會去打日本了。狗日的日本人不是個東西。聶耳先生了不起,我的學生都會唱他的歌。」這次見面,從心底裡對老父親更提高了敬畏之心,老父親是愛國思鄉,愛家人的情種。我為他激動,為他動情。當著他的面我流了淚。可想他是多麼的念舊思鄉啊!

過年後我回到自己的家。老父親依依不捨,叮囑我有空看望老家大庸的祖墳,多燒柱香。時日渡得很快,生活漸漸地平靜下來,我習慣地在案頭上捏弄著泥巴做著小品,與老友們也玩玩麻將,有時去看望小孫女。生活漸漸的平靜下來。

忽在2009年9月的一天,老父親傳來家書,字體不如以前,蒼老了許多,而且不像以前工整,想來往事浮現心裡活動劇烈。內心思鄉情濃,我大為震驚。

余離家已數十年,已是百年老朽,然時時夢回故里,思緒萬千,想為故鄉做點什麼,可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矣!今命吾兒光武為之學堂獻一雕像《聶耳先先像》以激勵學子們努力學習,為我家鄉,慰我思想之情。

黃士儒 2009年9月

xxx老父親家書。

老父親如此囑托,孩兒我怎敢不從命。我花了近3個月的勞作,塑好了聶耳的一米二高的胸像,還做了一幅高二米四寬一米二的袁隆平院士的浮雕。自我感覺良好。求得父親同意,我於2010年通過張家界永定區教委,以父親黃士儒的名義,隆重地捐贈給張家界教字埡中學。完成了父親老人家的心願。再次拾閱家書。老父親己離開我們西去,如他所說,「我一輩子未做壞事,所以長壽。」

父親黃士儒,字伯珍,一九一六年生,湖南大庸縣(今張家界)西郊鄉(教字埡)鄉長。開明紳士,口碑甚佳,韶華有志,善行鄉里。百歲善終於台灣。

「爹你回來呀」 丟失在台灣的父愛(上)
「爹你回來呀」 丟失在台灣的父愛(下)

◎本文同步刊載《兩岸犇報》第211期
◎紙本標題:外省人在台灣(下)家書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