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犇報專題】抗「疫」最前線: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追蹤

By 犇報編輯部 / 2020-02-14 18:07:49 /
新型冠狀病毒
摘要:

武漢火神山醫院如何煉成的?抗「疫」戰線上的青春力量是什麼樣貌?武漢啟動方艙醫院,什麼是方艙醫院?且看犇報專題介紹抗「疫」最前線。

xxx除夕夜,奮戰在抗「疫」前線的大陸醫護人員。

武漢火神山醫院如何煉成的?

參照2003年抗擊非典期間北京小湯山醫院模式,武漢市決定建設火神山醫院,集中收治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從進場施工到交付使用,這家醫院的建設工期僅有10天。

不同工序同時交叉施工

依據大陸施工進度,這麼大規模的醫院平時最少要一個月才能建成,但是為了儘快收治病患,工期壓縮到10天。為了完成任務,負責建設火神山醫院的工人分成兩班輪流作業,每天只能睡7-8個小時,管理人員睡得更少,最多4-5個小時,設計人員甚至只睡2個小時。現場技術人員拿著施工設計圖根據現場情況再進行深化設計,所以通宵工作成為常態。

根據大陸官方的部署,火神山醫院由中建三局牽頭,武漢建工、武漢市政、漢陽市政等3家企業共同參與建設。為了趕工,時間和空間上都有交叉!不同工序之間相互交叉,各個施工單位之間也有很多交叉作業。吊車正在吊裝箱式病房,旁邊混凝土澆築同時也在緊張進行,還有不少工人肩扛手提運送建材,這樣的場景在施工現場隨處可見。

每個病房都有負壓系統

這裡的病房都使用具備防火性能的環保材料,採用集裝箱式構造進行搭建。病房在工廠加工預製,在現場拼裝到位,可以大大加快施工進度。病房不但具備給水、排水、熱水、送風、排風、空調、氧氣等多重系統,還安裝了專門的食品、藥品傳遞窗,通過配備的紫外線殺菌設備可以有效減少病毒傳播。

台灣一些媒體人沒有經過查證,散播假消息說火神山醫院的病房內沒有負壓系統,甚至還誣指為「集中營」。事實上,火神山醫院每一個病房都設有內部空氣壓力比其他區域要小的負壓系統,防止帶有病毒的氣體向外擴散。這樣也就增加了施工量和施工難度。

沒有無法克服的困難

施工現場遇到的最大瓶頸是運輸問題,進入現場的道路只有一條,送設備材料的車輛在場外排隊進不來。只好派管理員去協調、去帶,把運送最急需材料的車輛帶進來。

2020年2月2日,武漢火神山醫院建成交付使用,共可收治1000多為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回顧建設過程,5小時出方案,24小時出施工圖,邊建設邊修改方案;在7萬平公尺的施工現場,近千名管理人員、4000多名工人和幾百台機械設備,24小時輪班作業;各類分包單位有上百家,更有幾百家不同地區、不同行業的廠家參與到建設當中。火神山醫院就是這樣煉成的。

xxx2月1日拍攝的武漢火神山醫院建設工地。

xxx河南長垣,工人在飄安集團車間裡製作防護服。

xxx大陸疫情防控期間,一名外賣騎手進店取餐前接受體溫測試。


抗「疫」戰線上的青春力量

寧夏回族自治區人民醫院急診科27歲的護士冀丹此前沒有想到,這個春節她開啟了一段特殊的「征程」。

隨著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在湖北省蔓延,大陸多地派出醫療隊前往支援。吃過年夜飯沒幾天,冀丹和她的同事們就已抵達湖北省襄陽市的戰「疫」前線。因為怕家人擔心,冀丹瞞著父母偷偷請戰出征。「只有我哥知道,他說讓我在前方安心工作,家裡的事他來處理。」她說。

冀丹的行李箱裝滿了從寧夏帶來的隔離衣、防護服等醫用物資,其中幾包紙尿褲格外顯眼。「穿著防護服不能上廁所,現在物資緊張,為避免浪費,女隊員們基本都買了紙尿褲。」她說。

這場在大陸打響的抗擊疫情戰役中,有不少像冀丹一樣的年輕力量。他們有的剛剛邁出校門,是突如其來的疫情讓他們迅速成長為最年輕的「戰士」,挺進抗「疫」一線。

湖北省黃石市28歲的陳子軒,剛從深圳務工返鄉,還沒來得及陪父母過春節,就加入了接送醫護人員的「義務司機」大軍。「春節期間接送最多的一天,跑了170多公里,接了8趟,大約送了30名醫護人員。」他說。

為了控制人員流動,避免疫情大範圍傳播,中國大陸多個省市都採取了道路客運停運等措施。例如疫情較為嚴重的湖北省黃石市於1月24日就暫停了道路客運,醫護人員上下班一時成了難題。

這些「義務司機」彌補了通勤車數量的不足。僅陳子軒所在的「義務接送愛康醫院」微信群裡就有400多名司機,他們大多都是和他一樣的年輕人。大家自備口罩和消毒水,每接送一趟就給車消一次毒。忙的時候顧不上吃飯,只能午飯和晚飯一起吃,經常接送工作到半夜的醫護人員。

xxx哈爾濱市紅十字中心醫院ICU全體人員手寫的請戰書。

xxx四川宜賓的義工冒雨連夜將捐贈的蔬菜裝車,準備運往武漢。


探訪大陸醫療耗材生產基地:河南長垣

這個春節假期大陸各地因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而變得靜悄悄。然而,在河南長垣,這個名氣並不大的小城,卻隨處可見來自各地的車輛。這些車輛來此的期待都一樣:口罩和防護服。

河南長垣有各類衛材企業70多家,經營企業2000多家,平時佔據大陸市場銷量50%以上,在全大陸各大醫院的覆蓋率可達75%以上,有「中國醫療耗材之都」之稱。面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長垣醫衛企業早已復工,全力生產口罩、防護服等急需物資。

河南飄安集團是當地的老牌醫衛耗材企業,由於需求量暴增,長垣的醫衛企業面臨原材料價格、物流、人工成本上漲數倍的壓力,為了堅持維持出廠價格基本穩定。目前,大陸工信部已經入駐飄安集團等企業,統一協調醫衛物資生產和原料調配。

飄安現在定下了每天10萬隻口罩、800套防護服的產能目標,這意味著工人們不完成這個目標,就不能休息。這個春節,長垣醫衛企業的員工們都沒有休息,每天加班「連軸轉」,他們沒有怨言。

「我們最長的一天工作了二十個小時。」飄安集團防護服生產車間質檢員李新說,「下班回去累到走不動路,睜不開眼。」

「防護服工序比較多,每一道都需要人工來做。」防護服車間負責人米淑佩說,「他們是在為戰士上戰場生產保命的盔甲,絲毫不敢馬虎。」

工人們在加班,長垣的醫護產品科研人員也在奮力拼搏。「我們這個50多人的團隊已經連續加班四天了,吃住都在工廠。」駝人集團市場總裁常省委說,「他們正在攻關新型冠狀病毒防護頭罩,需要通過不斷試驗,在防護性和透氣性上找到一個平衡點。」

「我們已經重啟了我們的原料生產設備。」陳廣法說,飄安一度不生產口罩主要原料之一熔噴布,但疫情發生後,原料生產經過技術工人緊急維護,目前已經生產出熔噴布樣品送檢。「這應該能緩解我們原料緊張的狀況。」他說。


大陸重大公衛措施:武漢啟動方艙醫院

什麼是方艙醫院?「大空間、多床位」是它的特徵,這是大陸採取的一項重大公共衛生措施。

在提高檢測率、確診率的情況下,把所有確診輕症患者統一集中收治隔離,以免造成更大範圍的擴散,這是大陸為了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的關鍵決定。

沒有先例的方艙醫院

大陸建設的「方艙醫院」不同於戰時或抗震救災時啟用的野戰移動類醫院,也不是武漢火神山、雷神山那種「小湯山」類型的醫院。「方艙醫院」以往沒有採用過,大陸公共衛生防控與醫療正在創造新的歷史。

武漢市從2月3日起迅速協調集中收治確診輕症病人的大型醫療場所,將會展中心、體育場館等改造成方艙醫院。目前已經改造成的3家方艙醫院(洪山、江漢、東西湖方艙醫院)新增4300張床位,用於集中收治確診輕症患者。根據需要,一些大型倉庫等公共場所還可以繼續啟用。

據了解,大陸一些專家在2月1日到達武漢,經過調研後發現當前最緊迫的任務,是解決病毒的社會傳播和擴散問題,目前家族式聚集發病形勢很嚴峻。如果大量輕症患者居家或疑似病人在社區遊動,會成為疫情擴散的主要源頭,而且在醫院床位緊缺的情況下,這些患者若得不到有效收治會陷入困境甚至生命危險。

大陸公衛專家認為,迅速地把確診的輕症病人都收治起來,給予醫療照顧,與家庭與社會隔離,避免造成新的傳染源,至關重要。

輕症肺炎患者的收治

從武漢建設的方艙醫院規模來看,有幾方面的優勢:能在很短時間內,以最小的成本,解決大量輕症患者的收治問題。場所在極短時間,甚至24小時內就可以改建,疫情結束後也可以低成本恢復。有望以高速度低成本高效益的做法,取得控制傳染源、救治患者的兩大目標。

方艙醫院是醫療場所,集中收治、隔離的患者能得到基本醫療照顧。若出現病情加重,就有醫護人員進行識別,及時轉診到正規醫院接受強化醫療。至於是否會造成交叉傳染的問題,根據大陸專家的評估,由於是確診患者,病原相同,交叉感染這個問題不是突出問題。

目前,這些武漢的方艙醫院正與當地以及北京等外地的醫療隊加緊結對,協同完成任務。

xxx奮戰在微生物檢驗室內的醫護人員。

xxx疫情也嚴重的湖北省黃岡市區街頭。

◎本文同步刊載《兩岸犇報》第221期

【延伸閱讀】
武漢醫護背後的快遞後勤:我送的不是快遞,是救命的人啊!
滯留湖北台人無法返台 在台家屬赴陸委會抗議陳情
讓受困台人盡快返鄉 湖北籲台灣當局減少政治操弄
陸配是我們的家人 台灣民粹卻撕裂了這些家庭
【犇報社評】「亞洲病夫」?種族歧視比病毒的蔓延還可怕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