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犇報專題】新冠肺炎診療方案裡的「中醫」角色

By 犇報編輯部 / 2020-04-17 17:50:57 /
新型冠狀病毒
摘要:

【編按】大陸「國家衛健委」發佈的新冠肺炎診療方案已更新到第七版,診療方案裡中藥抗疫堪稱一大「亮點」。例如,在第六版中,增加了「清肺排毒湯」,還首次開出了危重型中藥藥方。截至3月23日,累計有4900餘名中醫藥人員從各地馳援湖北,74187名確診患者使用了中醫藥,總有效率達到了90%以上。

xxx江夏方艙醫院的中醫師為一名新冠肺炎患者號脈。

大陸公佈中醫藥對新冠肺炎的作用

新冠肺癌疫情爆發後,大陸從各地調來4900餘名中醫藥人員馳援湖北,經過實踐篩選出金花清感顆粒、連花清瘟膠囊、血必淨注射液和清肺排毒湯、化濕敗毒方、宣肺敗毒方等有明顯療效的「三藥三方」。根據大陸媒體報導,截至目前,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醫藥,佔91.5%,其中湖北省有61449人使用了中醫藥,佔90.6%。

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副院長、西醫專家邱海波說,中醫藥在這次新冠肺炎救治中尤其是重型和危重病人的救治中,從目前臨床的觀察來看,對重型和危重型病人的治療有四個方面的作用:一是降低了輕症和普通型病人向重型的轉化,二是降低了重型向危重型的轉化,三是用於重型和危重型病人的治療,四是用於重型和危重型病人的康復。

這次疫情沒有針對新冠病毒的特效藥,也沒有疫苗,西醫與中醫站在同一個起點上,西醫與中醫也都注重從老藥裡篩選有效的藥,也才有了中醫提出的「三藥三方」。

大陸中醫藥專家介紹,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在早期沒有特效藥、沒有疫苗的情況下,總結中醫藥治療病毒性傳染病規律和經驗,深入發掘古代經典名方,結合臨床實踐,形成了中醫藥和中西醫結合治療新冠肺炎的診療方案,成為中國方案的重要特色和優勢。

xxx成都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醫生正在病床前給患者開中醫藥處方。

西醫專家邱海波說,從西醫來看,多數的化學藥物都是單靶點的,而中醫和中藥更多是多靶點的。也就是說,中藥更多的像個團隊在作戰,包括33家醫院完成的「血必淨與安慰劑治療重症肺炎療效」的隨機對照試驗的研究結果顯示,血必淨聯合常規治療以後,可以明顯降低重症肺炎患者的28天的病亡率,能夠下降8.8%,而且能夠明顯使得肺炎滲出吸收更快,器械通氣的時間縮短,住院的時間也能縮短。

北京中醫院院長劉清泉表示,連花清瘟是在治療SARS期間研製的一張處方,主要的功效也是清熱解毒、宣肺泄熱,治療輕型和普通型的新冠肺炎患者有確切的療效。

據報導,目前大陸已向義大利援助了10萬盒連花清瘟膠囊。最近,義大利還要追加,可能要再寄10萬盒支援義大利的抗疫。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中醫科學院院長黃璐琦認為,中醫和西醫雖屬於兩個不同的醫學體系,對健康、疾病有不同的認識角度,但是它們都會基於臨床療效這一事實。大量臨床對照表明,「三方」均在新冠肺炎的治療中發揮了積極的作用。

xxx寧夏回族自治區中醫醫院工作人員在煎煮中藥湯劑。


武漢雷神山醫院的中西醫「組合拳」:針灸治療

在武漢雷神山醫院,從上海來支援的醫療團隊以中醫藥深度介入新冠肺炎患者診療全過程,其中針灸治療的效果良好、廣受歡迎。

3月1日,對劉女士一家來說,是值得銘記的一天;她和女兒從雷神山醫院出院,而她的丈夫也從另一家醫院出院。「剛住院的時候,我一直都在擔心我老公,不知道他情況怎樣。我整夜睡不著,胸口痛、很難受。」劉女士說,「除了吃中藥,上海醫生還給我和女兒打針灸。我晚上都能睡著了,胸口也不痛了。」3月15日是第四批中醫醫療隊出征武漢「滿月」的日子。巧的是,劉女士一家三口經過14天的社區隔離觀察後也在當天團聚。「我們回家了,一家人終於團聚了!謝謝你們,上海中醫!」雷神山C7病區收到了劉女士的報喜短信。

據介紹,針灸具有扶正祛邪、調節情志、寬胸理氣等功效,對於失眠、焦慮、偏頭痛且沒有治療禁忌症的患者,都可以收到不錯的效果。針藥合用效果往往比單純中藥治療更佳。為了更好的發揮中醫藥療效,上海岳陽醫院特意挑選了針灸技術最嫺熟的兩位重症醫師馳援雷神山。

「35歲的石女士是典型的氣虛患者,上午胸悶胸痛症狀厲害,到了晚上就喘促明顯。起初,由於她害怕針灸,只用了健脾疏肝化濕的中藥湯劑,可效果並不很明顯。於是,我們給她加上針刺內關、太沖、足三里等穴位,不適症狀三天就改善了。」岳陽醫院龔亞斌主任醫師介紹,「後來這個病人天天盯著我們給她針灸,出院當天還對我說,醫生,你再給我打一次針吧,效果太好了。」

xxx在武漢市肺科醫院,內蒙古醫療隊隊員為新冠肺炎患者按摩穴位。

C7病區醫療組長、岳陽醫院王振偉醫師說:「我們有的時候查房時間長,針灸治療就開始的晚。病人就會問『今天什麼時候給我打針灸啊?』這裡的病人對中醫藥的一些治療方法非常盼望和喜歡。」王振偉介紹,患者針刺的穴位是岳陽醫院大後方針灸專家根據武漢前方提供的病人情況,結合國家專家共識精心挑選出來的穴位配方。

據悉,雷神山裡使用的可不是普通的針灸針,而是帶著「岳陽智慧」的管針。這是一根經過改造的針灸針,秘密就在這層一次性套管上。原來,在隔離病房裡,醫生都穿著防護服,戴著護目鏡、口罩、手套。護目鏡很容易起霧,帶著幾層手套,進針時手感會比較差,還容易誤傷自己。於是,岳陽醫院的後方同事想了個辦法,在傳統針灸針的基礎上,外面加了一次性套管,即「管針」。用管針操作最大的優點是穴位定位準確,進針迅速方便,痛感減輕,又不容易誤傷到醫生自己的手。

xxx重慶中醫院中藥製劑室,醫務人員正在監測熬制中藥。

針灸治療疫病首見於《內經》,在歷朝歷代醫學著作中都有針灸治疫的記載。岳陽團隊在重症病人針灸治療中,會加心包經的穴位,阻止病症往危重方向發展,效果也非常好。

81歲的吳阿婆就是一例在針灸治療等多管齊下的中西醫結合治療下走向康復的重症患者,在團隊的努力下,原本只能不停呻吟的吳阿婆的呼吸不那麼急促了,症狀緩解了,在不吸氧情況下氧飽和度達到95%以上,各項理化指標都恢復正常。「我真的很感謝你們,家裡人都以為我挺不過去的,是你們給了我新生。」當王振偉告訴吳阿婆她可以出院的好消息時,她留著眼淚拉著醫生的手久久不肯放下。


中西醫藥的結合治療如何實現?

在這次大陸的抗「疫」戰爭中,中醫藥廣泛參加新冠肺炎治療,深入介入診療全過程,發揮了前所未有的積極作用。中醫藥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中扮演了怎樣的角色?中西醫結合是如何實現的?有效藥物如何使用?中醫方艙有什麼不同之處?

有效降低轉重率

如何讓輕症患者不要變成重症,是疫情防控的治療工作中的關鍵問題。在輕症患者基數較大的時候,轉重率高低直接決定重症病人數量多少。為了避免大量重症病人的出現,必須在早期就控制住輕症患者的病情發展。

國際臨床評價指標同樣認為,對於新冠肺炎輕症患者,真正反映療效的關鍵指標是轉重率。大陸醫學專家對比類似條件下的108例病例後發現,西醫治療轉重率在10%左右,而中西醫結合治療轉重率約為4.1%。對發熱、咳嗽、乏力改善等症狀,中藥起效非常快,對肺部炎症的吸收和病毒轉陰都有明顯效果。

大陸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此前已發佈消息,初步證實清肺排毒湯、化濕敗毒方、宣肺敗毒顆粒、金花清感顆粒、連花清瘟膠囊、血必淨注射液等3個中藥方劑和3個中成藥對新冠肺炎有明顯療效。但也有醫生建議,輕症且發熱乏力的患者,適用金花清感治療;輕症且發熱便秘的患者,連花清瘟治療更適宜。兩者不能疊加使用,也不建議沒病的人吃藥。

中西醫結合:「肺與大腸相表裡」

「肺與大腸相表裡」是一句中醫原理,但卻為搶救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儘可能降低器官損傷,讓患者獲得恢復的時間與機會提供新的思路。

西醫邱海波說,「我是重症醫學科的醫生,最關注的就是危重和重症病人的救治。起初我們對新冠病毒並不夠瞭解,治療措施很有限,特別是看到病人上呼吸機一周甚至兩周仍無好轉跡象時,真的是非常被動和著急。」

邱海波醫師後來發現中醫很多提法與現代醫學有共通之處,比如重症胰腺炎的病人,肚子很脹,肺呼吸也不好。醫生把腹脹解決了,結果發現肺功能也跟著改善了。其實從西醫的角度看,腹脹物理因素對膈肌的影響加重了肺的功能障礙,腹脹時腸道大量堆積毒素也會加重肺損傷,所以把腸道問題解決了之後,肺功能也就跟著改善了。這與中醫提出的「肺與大腸相表裡」雖說法不同,但是原理卻是相通的。

中醫師劉清泉表示,在中醫理論裡,炎症就是毒,凝血就是瘀。ICU病房裡,西醫起主力軍作用,中醫做好輔助工夫,一邊西醫插管,一邊使用中藥的情形常常出現。例如,給病人喝了中藥以後,排便暢通了,病人肺炎的指標也變好了。能精準的殺死病毒是最好的辦法,在沒有特效西藥的時候,中醫用的是傳統智慧中的「圍魏救趙」。以新冠病毒為例,通過中藥調整,改變病毒生存的人體環境,從適宜轉為不適宜。病毒待不住,自己就走了,實際上病就好了。

中醫方艙體驗:醫病先醫心

江夏方艙醫院,在這場治療中是個獨特的存在。與其他方艙不同,江夏方艙醫院的病人全部吃中藥。裡面的564個病人,被5個中醫院校組成的醫療隊承包了。這裡的治療相對簡單,以發中藥為主,輸液都很少。除了吃藥外,還有很多特色項目,打太極、練八段錦、針灸、按摩、穴位敷貼,中藥治療手段一樣也不少。

xxx在江夏方艙醫院,醫護人員教即將出艙的新冠肺炎治癒患者練習八段錦。

xxx由中醫藥團隊接手的江夏方艙醫院,醫護人員正在查看新冠肺炎患者的CT影像結果,確認其是否可以出院。

雖然是中醫醫療隊承包,但化驗檢查、移動CT等現代醫學設備一樣不少。「該吸氧的還得吸氧,該輸液還得輸液,肺部影像還得檢查,一些常用基礎西藥我們也備著。」據張伯禮中醫師介紹,現在的中醫醫生以高校培養為主,除了學好中醫理論外,西醫課程占40%,真正的中醫學生沒有完全不懂西醫的。

中醫方艙的特殊治療方式,被患者慢慢接受,越來越多的患者配合治療,甚至主動參與到治療中來,醫病關係變得非常融洽。到目前為止,沒有一例轉重症,沒有一例復陽,沒有一個醫護人員感染。事實證明對於新冠肺炎輕症患者,用中藥完全可以達到治療目的。

◎本文同步刊載《兩岸犇報》第225期

【延伸閱讀】
武漢防控指揮部訂正疫情數據 確診死亡病例核增1290例
新突破!大陸新冠病毒滅活疫苗進入臨床試驗
【犇報專題】生產線即是生命線:大陸抗「疫」物資供應鏈
陸網友建議武漢作為全民免費醫療改革試驗點
勿謂言之不預:這一次改名,絕不能再失敗
令人動容!內蒙古護士支援湖北歸來的感人心得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