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瘟疫」戳破「美國不可替代論」

By 花俊雄 / 2020-04-30 16:02:12 /
國際
美國
新型冠狀病毒
摘要:

美國成為全球新冠病毒確診和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川普政府為了轉移美國民眾對他應對疫情不力的視線,先後歸咎於中國、歐洲和世衛組織。正如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對川普的批評,即「一個軟弱的人、一個糟糕的領導人,不承擔任何責任。一個軟弱的人只會責備別人。」一個領導人如此,一個國家又何嘗不是。美國自稱在全球的最優越地位日漸顯得越來越不能令人信服。川普應對這次疫情的一切,無疑是使美國在世界舞台上加速退位的又一步。

xxx3月31日,美國華盛頓,華盛頓紀念碑矗立在廣場的警戒線之後。(圖/界面影像)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已擴散至208個國家和地區,截至4月底確診病例已突破300萬人,死亡病例總數突破20萬。在疫情最嚴重的美國確診病例也超過100萬人,死亡病例超過6萬。

當美國人滿為患的醫院病房和排成長龍的龐大失業隊伍(截至4月26日已達2600萬)的影像閃現在世界各地,全球民眾難以置信地注視著這個世界上最富裕和最強大的國家何以落到這個地步。

當人們看到素來以24小時不停息(New York Never Sleep),永遠熙熙攘攘聞名的紐約市空空蕩蕩、一片死寂的照片時,大家都驚嘆:「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這怎麼可能?」這個淒涼的景象動搖了美國例外主義(American Exceptionalism)的基本假設—憑借價值觀與國力的巨大影響而成為全球領導者和世界榜樣的美國,在二戰後數十年扮演了一種特殊的角色。美國自詡為世界燈塔,為全球各國照亮了前進的道路。

如今,它領先的地方卻大不相同:美國全國的新冠疫情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均遠居世界首位。最嚴重的紐約州確診病例超過28萬,死亡人數破萬,紐約市確診病例超過15萬,死亡人數也破萬。

隨著疫情的蔓延,川普總統和州長們不僅在爭論該做什麼,還在爭論誰有權這樣做。聯邦政府還與州政府爭奪緊缺的醫護物資,迫使許多州政府宣布在處理疫情方面,獨立於聯邦政府。川普對科學顧問敦促採取的安全措施提出抗議,幾乎每天都在就病毒和政府的應對給出不實的陳述。醫療專家認為川普對疫情的應對簡直是一場災難,川普的表現不僅是差,實在是糟透了。

美國在處理疫情方面暴露了兩個並存的弱點:川普反覆無常的領導—他貶低了專業知識並且常常拒絕聽從他的科學顧問的建議,以及缺乏健全的公共衛生保健系統和社會安全保障(窮人和非裔及拉丁裔的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超出其人口比例)。

新冠疫情危機需要採取迅速、合理和集體措施應對。新冠病毒在美國久久沒有得到正視,川普總統一直到3月中旬仍然堅持病毒已經得到控制,疫情很快就會消失。因此,幾乎有兩個月,川普政府沒有採取積極措施,儲備醫護物資,疫情暴發,措手不及,自顧不暇,遑論其他。這一次疫情,可能是一個多世紀以來第一次無人向美國尋求領導的全球危機。美國不僅不能領導世界應對危機,還辜負了自己的人民。美國沒有全球領導,也沒有國家和聯邦領導。從某種意義上講,這是美國領導力在美國的失敗。

在整個3月份,美國人每天醒來都發覺自己是失敗國家的國民。由於缺乏全國性的統籌協調和條理清楚的指南,大家無所適從只能各自為政。由於測試盒、口罩、防護服和呼吸機等醫護物資極端短缺,各州州長只能向白宮求救,白宮支吾以對,他們請求私人企業,但私企也無法供應,迫使各州和各城市在市場上競價購買。然而它們訂購的物資,常被聯邦以更高的價格搶走。

3月18日,川普宣稱新冠疫情是一場戰爭,並宣告自己是「戰時總統」,決心贏得這場戰疫。歷史上「戰時總統」除了老布希以外都獲得連任,富蘭克林•羅斯福甚至連任4次。在危機時刻,人民都會團結在領袖周圍。川普當然希望這種效應也會發生在他身上。但調查顯示,多數美國人認為川普在阻止病毒蔓延方面行動遲緩,應對無方。認可他履行總統職務表現的有43.4%,而不認可的則達52.5%。滿意國家處境的由3月中旬的42%下降到4月中旬的30%,這在過去的20年裡,只有兩次發生這樣急劇的下降。更不妙的是,3年半前,川普在選舉人票獲勝的三個戰場州,賓州、密西根州和威斯康辛州,根據目前的民調,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都領先川普。2016年川普獲勝而今年也必須再度獲勝的佛羅里達州,拜登也領先3.2%。這就是為何川普必須卯足全力將疫情蔓延甩鍋給中國的原因。

新冠疫情是對政治制度的一種非常具體的壓力測試。《歷史終結論》一書的作者福山最近在《大西洋月刊》上發表的一篇文章題為「決定一個國家抗擊新冠病毒成敗靠的是什麼」。文章開宗明義提出,有效應對危機的主要分界線不是把專制放在一邊,而把民主放在另外一邊。他說,決定履行職能績效的關鍵因素不是政權的形態,而是國家的能力,最主要的是對政府的信任。所有的政治制度都必須將便宜行事的權力授予行政部門,尤其是在危機時候。居首位的人的能力和他們的判斷決定結局的好壞。在授權給行政部門時,信任是決定一個社會命運的唯一一個最重要的因素。不管是民主或是獨裁體制,公民都必須信任行政部門知道它們所為何事。而很不幸的是信任正是今日美國缺少的。

所有的現代政府都必須形成一個強健的行政部門,因為這是任何社會賴以生存的。所有的社會都需要一個強壯、有效、現代的國家,能夠在必要時集中和調度權力保護社區,維持公共秩序並且提供必要的公共服務。民主政體授予其行政部門緊急權力來處理快速變化的威脅。願意授權及其有效的行使首先取決於一個因素,即信任行政部門將明智而有效地行使這些權力。這是如今美國存在的大問題。

信任建立在兩個基礎上。第一,公民必須相信他們的政府具有專長和技術知識及才能,能夠公正地做出最佳的判斷。第二,必須信任居首位的領袖,在美國制度下就是總統。林肯、威爾遜和羅斯福在應對他們所面臨的危機期間都享有很高的信任。作為戰時總統,這三個人都成功地將自己融入了舉國奮戰,成為其象徵。今日美國面臨的就是政治信任危機。川普總統的基本盤只佔人口的35至40%,他們無論如何都支持川普。川普在他任職三年半的期間裡,從來沒有想方設法團結沒有投票給他的另一半人口,他沒有採取任何步驟建立全國人民對他的信任。川普統治的是深陷「部落主義」的美國,而一個四分五裂的國家,是很難令人寄予厚望的。

美國成為全球新冠病毒確診和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川普政府為了轉移美國民眾對他應對疫情不力的視線,先後歸咎於中國、歐洲和世衛組織。正如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對川普的批評,即「一個軟弱的人、一個糟糕的領導人,不承擔任何責任。一個軟弱的人只會責備別人。」一個領導人如此,一個國家又何嘗不是。

這次的疫情擊穿了美國例外論及美國不可替代論(American Indispensability)。美國自稱在全球的最優越地位日漸顯得越來越不能令人信服。在過去的危機中,世界最強的超級大國或者已做出了全球的應對動員,今後沒有人再對美國有這種期待了。美國優先主義實行三年半之下形成的新孤立主義已經製造了一種地緣政治形式上的社交距離,而在這場危機中,川普在沒有協商的情況下,單方面作出歐洲旅遊禁令,讓我們看到了即使與華盛頓最親密盟友之間也存在的海洋鴻溝。川普應對這次疫情的一切,無疑是使美國在世界舞台上加速退位的又一步。

【延伸閱讀】
中美休戰,全球疫情才有解
中國是甦醒的雄獅,還是「亞洲病夫」?
【犇報專題】世衛組織與國際防疫:肺炎疫情肆虐,世衛組織做了什麼?
百位非洲著名知識份子就疫情危機發表公開信:重新思考非洲命運
關於新冠肺炎的十大謊言,你中了幾個?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