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籍韓裔作家:「為什麼我不再澄清自己不是中國人」

By 微信公眾號搬運工 / 2020-05-22 16:25:30 /
歧視
美國
摘要:

如果有人說『你們中國人害死我們』,我在那一刻就是個中國人。不論在六英尺(規定的社交距離)之外的我有沒有表達我的看法,我的下意識反應都應該是憤怒,而不是努力撇清自己。因為我從這次疫情及其影響中學到的重要一課是:把心思放在澄清自己不是種族歧視者要歧視的人身上,就等於讓對方下次找個機會準確地歧視我。

◎文章來源:觀察者網

xxx

5月15日,《紐約時報》網站刊登了一篇評論文章——「為什麼我不再澄清自己不是中國人」(Why I've Stopped Telling People I'm Not Chinese)。來自美籍韓裔作家Euny Hong。

文章副標題是「遇到種族歧視時,無論歧視對象是誰,我們應該本能地憤怒而不是撇清自己」。

xxx《紐約時報》網站截圖

一個韓裔美國人,因為長了一張亞洲臉,和中國人一樣在美國經歷著種族歧視。從小在韓國教會長大的她,明確地被父母和老師教育到,要勇敢告訴別人自己不是中國人,而是韓國人。而她也一直是這麼做的。

甚至在3個月前,疫情剛剛發生時,知道自己要去旅行的地方有反亞洲情緒,Euny Hong還打電話給她的白人髮型師,要求把她的頭髮染成金色,「我擔心會被誤認為是中國人,並被指責是新冠病毒的罪魁禍首。」

但她最後並沒有染頭髮,因為她意識到這樣做不明智,「很愚蠢」。

xxx圖為美籍韓裔作家Euny Hong接受媒體訪問的畫面

真正徹底改變她想法的事情發生在上個月,她的美籍華裔朋友在社交媒體上怒斥一則廣告:新冠疫情發生後,一些服裝商看到了一個「商機」,從而製作了一系列T恤,上面寫著「我是亞洲人,但我不是中國人」「我不是中國人,我是韓國人」「我不是中國人,我是馬來西亞人」……

這件事讓Euny Hong開始反省,多年來,亞洲人一直在通過解釋(而不是辯護)去讓人們攻擊其他亞洲人。

她回憶起自己曾讀到,二戰時期,不少亞洲人會在商鋪窗戶上張貼標語,表明他們不是日本人。還有華人曾因被誤認為是日本人,而被種族主義者誤殺。

Euny Hong對這一悲劇感到沮喪,並意識到,「根據種族來攻擊任何人都是不對的」。一味退讓撇清自己並不能真正解決問題。

「面對恐懼,我永遠不應該過於自信,認為自己會做正確的事情。當然,不想被種族定性是一種生存本能。但生存本能往往是不道德的,如果不加以控制,很容易變得醜陋。」她寫道。

文章結尾非常感人:「如果有人說『你們中國人害死我們』,我在那一刻就是個中國人。不論在六英尺(規定的社交距離)之外的我有沒有表達我的看法,我的下意識反應都應該是憤怒,而不是努力撇清自己。因為我從這次疫情及其影響中學到的重要一課是:把心思放在澄清自己不是種族歧視者要歧視的人身上,就等於讓對方下次找個機會準確地歧視我。」


【微信公眾號搬運工】兩岸從過去的隔絕對峙,逐漸走向和平往來,然而兩岸資訊因傳播媒介、傳播文化等差異,讓兩岸社會的資訊並不如想像中流通。犇報「微信公眾號搬運工」將微信上新奇有趣的公眾號資訊,以轉載的方式分享給台灣民眾,有興趣的朋友可關注相關公眾號,持續追蹤最新資訊。

◎文章轉載:「為什麼我不再澄清自己不是中國人」
◎文章來源:觀察者網風聞社區
◎文章作者:嚴珊珊

【延伸閱讀】
《兩岸犇報》第228期線上看
科技冷戰,制裁華為是美國至上主義作祟
美元量化寬鬆,救得了金融市場恐慌救不了美國經濟
新冠疫情,新自由主義資本全球化的終結?
誰能活下去?新冠病毒衝擊全球治理體系
政黨法實施,人民將淪為政治菁英選舉動員的工具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