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週末兩日(19、20日)馬場町舉辦白恐郵電案圖文展

By 林素卿 / 2019-10-16 11:52:17 /
摘要:每年清秋時節,馬場町紀念公園廣場都會舉辦年度性的「秋祭」活動,今年的秋祭活動與以往不同,增加了「激進1949:台灣郵電工人與他們的刊物《野草》」圖文展。本次隨同秋祭活動一起進行的圖文展將於10月19、20日展出兩天,內容包括介紹白色恐怖時期台灣郵電案的始末、六張犁兩百多位受難者墓塚的發現過程,以及白色恐怖政治受難人的遺書與遺言等重要的史料。

xxx圖為「郵電案」受難者周淑貞出席景美人權園區的圖文展開幕式,她在1950年被捕遭判刑7年,現已高齡90歲。(圖/苦勞網,攝影:張智琦)

每年清秋時節,馬場町紀念公園廣場都會舉辦年度性的「秋祭」活動,紀念白色恐怖時期被刑殺在馬場町的政治受難者,不過今年的秋祭活動與以往不同,增加了「激進1949:台灣郵電工人與他們的刊物《野草》」圖文展。根據主辦單位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的介紹,本次隨同秋祭活動一起進行的圖文展將於10月19、20日展出兩天,內容包括介紹白色恐怖時期台灣郵電案的始末、六張犁兩百多位受難者墓塚的發現過程,以及白色恐怖政治受難人的遺書與遺言等重要的史料。以下是本次圖文展主題郵電案的發生始末綜述:

1950年10月11日清晨,新店溪畔的馬場町刑場傳來槍響。台灣郵務工會國語補習班老師計梅真與錢靜芝,應聲倒臥在血泊中,結束了兩人短短三十多年的生命。為什麼光復後受聘於台灣郵務工會國語補習班的兩位來自江蘇的女老師,最終會在馬場町走完他們的一生?而其後,又為什麼有二十多位本省籍的郵局與電信局員工,分別被判處7年到15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失去工作,甚至被關押在綠島。

時間要回溯到1945年台灣光復後,郵局與電信局的台籍員工被取消正式資格,比照日籍人士成為「留用」人員,由於台籍員工薪資沒有跟隨物價調整,導致生活陷入困頓。台籍郵電員工面對自己「留用」的身份,以及與外省籍員工「同工不同酬」的現象,雖然憤恨不平,但卻又苦於沒有為自身爭取公平權益的管道與方式。

然而,隨著大陸的中華郵務工會在各省陸續成立分會,台灣省郵務工會也在1946年7月正式成立。第一任台灣省郵務工會理事長陸象賢,曾在上海長期從事郵務工人運動,同時他也是中共上海華東局的重要成員。擔任理事長的陸象賢很快就發覺到台灣郵局、電信局員工在身份和待遇上與外省籍員工的差別,也感受到台籍郵電工人普遍不滿的情緒。為了幫助台籍郵電員工儘快學會國語,通過「歸班」考試成為正式員工,陸象賢提出由郵務工會開設「國語補習班」,免費為郵電工人補習國語。同時,他還從上海聘請了計梅真、錢靜芝擔任郵務工會國語補習班的教員。

在計梅真、錢靜芝兩位女老師熱忱的指導下,參與國語補習班的郵電工人不但組織了國語補習班同學會,更利用課堂時間與課餘活動,討論與學習如何改變台籍郵電工人的處境,並透過國語補習班同學會發行的刊物《野草》,串連與醞釀「歸班運動」,同時爭取本外省籍員工「同工同酬」。所謂的「歸班運動」指的是不經過考試,直接恢復台籍郵電工人的正式員工身份,並且根據物價的波動提高待遇,改善郵電工人的生活。以國語補習同學會為核心的郵電工人「歸班運動」,歷時四年的努力,1949年終於取得階段性的勝利,絕大部分的郵電工人皆由「留用」改為「正式」身份,在薪資上也獲得一定的提高。

不過,到了1950年韓戰爆發後,在美國的軍事干預下,兩岸形成分裂對峙的冷戰格局,台灣開始了長期的軍事戒嚴與白色恐怖。而在光復初期,以國語補習班教員身份來到台灣的計梅真、錢靜芝兩位老師,由於中共黨員身份的曝光,以及啟蒙與鼓勵郵電工人推動「歸班運動」等罪名,不幸被當局逮捕並刑殺於馬場町。同時,國語補習班同學會中積極推動「歸班運動」的郵電工人,也紛紛被逮捕入獄,判刑關押。

xxx計梅真、錢靜芝兩人的槍決點名單。

本報記者從圖文展策展團隊了解到,像郵電案一樣的台灣白色恐怖政治案件還有很多,每個案子都蘊藏著一段政治受難人被捕前追求社會變革與社會正義的各種運動。在國共兩黨爭取民心的政治背景下,絕大多數撲倒在馬場町刑場的犧牲者,無論是本省籍還是外省籍,都具有中共地下黨員的身份,他們在犧牲前無不是團結著一群工人、農人、知識份子與原住民等受壓迫人群,一起反抗黨國腐敗的官僚、地主階級以及帝國主義買辦。

互助會秘書長蔡裕榮表示,「在台灣社會將白色恐怖作為一件時髦的商品之際,我們要呼籲青年朋友更應該走進白色恐怖政治受難人一生追求的志業中,才能真正體會白色恐怖的歷史不是只有恐怖,也不是只能販賣恐怖,而是充滿各種為理想犧牲奉獻的大不畏精神,以及追求一個沒有人壓迫人世界的偉大願望。」

今年秋祭活動,將於10/19上午舉辦「激進1949:台灣郵電工人與他們的刊物《野草》」圖文展開幕式,以及下午「白色恐怖秋祭慰靈大會」。若對白色恐怖歷史想進一步認識,可於當日前往馬場町參與悼念活動。活動詳情請見:2019年白色恐怖秋祭慰靈大會暨圖文展開幕

【延伸閱讀】
《返校》:歷史的寄生蟲
《返校》缺乏的歷史視野:白色恐怖鎮壓的只有自由嗎?
包場看《返校》 白恐受難人:離歷史正義還很遠
踩在紅色鮮血上的自由舞會 《返校》迴避掉的歷史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