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衛調查專家:我在武漢見到了第一例確診患者

By 觀察者網 / 2021-02-25 17:40:29 /
新冠肺炎
摘要:

圍繞調查新冠病毒起源這一任務,人們已就其政治議題討論了很多。所以人們很容易忘記,隱藏在這些調查背後的都是活生生的人。作為此次調查任務的一個環節,我們見到了第一例確診患者,一個在2019年12月8日確診感染新冠病毒的男子,目前他已康復如初。

◎作者/多米尼克·德懷爾(世衛組織特殊疫情病毒學團隊負責人


xxx世衛組織專家抵達武漢調查新冠病毒起源(圖/影片截圖)

就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剛從中國武漢回來,此時正住在悉尼一家酒店接受隔離檢測。在武漢的時候,我的身份是國際衛生組織派往中國調查新冠病毒起源的澳大利亞籍代表。

圍繞調查新冠病毒起源這一任務,人們已就其政治議題討論了很多。所以人們很容易忘記,隱藏在這些調查背後的都是活生生的人。

作為此次調查任務的一個環節,我們見到了第一例確診患者,一個在2019年12月8日確診感染新冠病毒的男子,目前他已康復如初。我們還見到了一位失去妻子的丈夫,他的醫生妻子死於新冠肺炎,給他留下了一個幼小的孩子。我們見到了在武漢各個醫院工作,曾治療過早期新冠肺炎患者的醫生,並了解到他們及其同事的遭遇。我們目睹了新冠疫情對許多個人和社區帶來了怎樣的衝擊,他們在疫情初起時就受到了影響,而在當時我們卻對病毒的性質和傳播途徑、如何治療新冠肺炎及其威力大小知之甚少。

在訪問中國執行世衛組織任務的四周裡,我們與中國同行——科學家、流行病學家、醫生——進行了交談。我們每天和他們開會長達15個小時,所以我們成了同事,甚至是朋友。這讓我們能夠建立起對彼此的尊重和信任,這種尊重和信任可不是通過ZOOM視頻聊天或電子郵件聯系就能建立起來的。

以下就是我們所了解到的新冠病毒起源情況。

起源於動物,但卻不一定源於武漢市場

這種病毒(現在被稱為新冠病毒)於2019年12月出現在中國中部城市武漢,引發了自1918-1919年大流感疫情之後最大規模的傳染病疫情。

我們的調查結論是,這種病毒很可能起源於動物。它很可能最早出現在蝙蝠身上,之後通過一種未知的中間宿主,在一個未知的地點傳染給了人類。這種「人畜感染」疾病以前就曾引發過疫情。但我們目前仍在努力還原引發此次疫情的準確事件鏈。對湖北省蝙蝠和全中國野生動物的抽樣調查顯示,迄今為止還沒有在它們身上發現新冠病毒。

我們參觀了現已關閉的武漢水產市場,在疫情爆發初期,該市場被認為是病毒的源頭。該市場的一些攤位曾出售過「養殖的」野生動物。這些動物是作為食物飼養的,如竹鼠、果子狸和鼬獾。也有證據表明某些養殖的野生動物可能會感染新冠病毒。然而,在市場關閉後,被抽樣檢查的動物產品沒有一件被檢測出新冠病毒陽性。

我們還知道,最早的174位新冠病毒感染者並非全都去過市場,那位在2019年12月最早確診感染的男子就沒有去過。

然而,當我們參觀這個現已關閉的市場時,我們很容易就能看出病毒是如何在那裡傳播的。當年市場開放的時候,這個市場每天的來訪人數大約在1萬人左右,而且人與人親密接觸,現場通風和排濕條件都非常差。

在執行調查任務的過程中,我們找到了遺傳學證據證明在該地曾出現過聚集性傳播。出自該市場的幾個病例顯示患者所感染的病毒序列都是相同的,這表明該地曾出現過聚集性傳播。然而,在其它病毒序列中卻顯示出了多樣性,這意味著還有其它未知或未取樣的傳播鏈存在。

對從那時起至最近發現的新冠病毒原型進行模擬研究,得出的結論是這場疫情估計始發自11月中旬至12月初。也有出版物聲稱新冠病毒早在武漢出現第一例感染病例前就已在世界各國傳播,然而這一說法還有待確認。

總而言之,武漢市場更像是一個使疫情大白於天下的場所,而不一定是真正的疫情始發地。所以我們需要去別處尋找病毒的源頭。

不能排除冷凍或冷藏食品也是病毒傳播的一環

此外還有「冷鏈」假說。該假說認為病毒是通過農耕、捕獵、加工、運輸、食物冷藏或冷凍等環節傳播的。那麼這個傳播病毒的食物是冰淇淋、魚類還是野生動物肉呢?我們並不知道。現在還無法證實是某種食品最早觸發了病毒的傳播。但這種食物在多大程度上促進了病毒的傳播呢?再說一次,我們不知道。

曾在武漢市場上出現的一些「冷鏈」產品並沒有接受過病毒檢測。對市場的環境采樣顯示該地曾出現過病毒表面污染現像。這可能表明新冠病毒是通過受感染的人或受污染的動物產品和「冷鏈」產品從外部引入的。有關「冷鏈」產品染上病毒和病毒在低溫環境下的存活情況仍處於調查中。

病毒極不可能是從實驗室泄漏的

我們考慮過的最具政治敏感性的病毒起源可能性就是病毒源自實驗室泄漏。但我們得出結論,這種情況極不可能發生。

我們在中國參觀了武漢病毒研究所,這是一處令人印像深刻的研究設施,鑒於該研究所人員的健康狀況,該處設施看起來運行良好。

xxx武漢病毒研究所外景(圖/影片截圖)

我們與該研究所的科學家進行了交談。我們聽說,這些科學家會被常規抽取和儲存血液樣本,以檢測他們是否曾經被感染過。目前還沒有找到新冠病毒抗體出現的證據。我們看到了他們的生物安全審計數據。沒有發現證據。

我們看到了他們正在研究的最接近新冠病毒的病毒——RaTG13病毒,這種病毒是在中國南方的一些洞穴中發現的,有礦工曾在七年前死在這些洞穴中。

但科學家們所掌握的只是這種病毒的基因序列。他們還沒能人為培養出這種病毒。雖然病毒確實能從實驗室逃逸出來,但這種情況極為少見。因此,我們得出結論,這種情況在武漢發生的可能性極小。

調查組

當我說「我們」的時候,這意味著此次任務是由世衛組織和中國的健康委員會聯合進行的一項特定活動。調查組中總共有17名中國專家和10名國際專家,再加上來自各個機構的7名其它專家和後勤人員。我們研究了臨床流行病學(新冠肺炎如何在人群中傳播)、分子流行病學(病毒的基因組成及其傳播機理)以及動物和環境在病毒傳播中扮演的角色。

僅臨床流行病學小組就查閱了中國200多家醫療機構的76000例疑似新冠肺炎病例記錄,如類流感疾病、肺炎和其它呼吸道疾病。他們沒有發現明顯證據證明,在第一例病例發現前的2019年下半年,武漢出現過新冠肺炎大爆發的情況。

下一步工作是什麼?

我們的中國之行只是任務的第一階段。我們將在未來幾周發表我們的官方報告。調查人員還將進一步搜集數據,以調查是否有證據證明早在2019年年初就有病毒在諸如歐洲這樣的地方流傳。調查人員將繼續檢測該地區的野生動物和其它動物是否有感染病毒的跡像。我們將繼續總結經驗,改進方法,以便更好地調查下一次疫情。

不管病毒源自何處,流行病學數據的點、序列和編號都起始於患病的個人。武漢人以及其它地方人所遭受到的長期生理和心理影響——悲劇和焦慮——將持續數十年。

◎文章來源:觀察者網
◎作者:多米尼克·德懷爾
◎原文由觀察者網
冠群譯自澳大利亞「THE CONVERSATION」網站

【延伸閱讀】
50萬生命凋零,在美國連基本的生存權都是問題
世衛組織專家批評西方媒體扭曲武漢考察之行
美─中角力:CIA干涉西藏二十年
溫鐵軍:為什麼新興國家曇花一現?中國卻能持續發展
從落後到追趕西方國家,為什麼中國辦得到?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