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嗎? 用移工困境挑戰台灣價值的《無主之子》

By 犇報原創報導 / 2020-06-17 18:35:02 /
歧視
摘要:

長期關注社會議題的「列夫特文化」於今年六月推出電視電影《無主之子》,將於6月28日起,每週日晚間十點,分上中下三集,於民視無線台播出。《無主之子》寫實呈現移工在台灣的故事,挑戰了台灣的主流價值,或許能讓觀眾在欣賞之餘,也思考希望台灣成為一個怎樣的社會?

xxx圖/民視提供

長期關注社會議題的「列夫特文化」於今年六月推出電視電影《無主之子》,將於6月28日起,每週日晚間十點,分上中下三集,於民視無線台播出。「列夫特文化」也於6月16日舉辦電影座談會,邀請長期關注移工議題的學界與民間組織,一同探討在台移工的困境,以及文藝與社會實踐的可能性。

《無主之子》的總製作人黃志翔表示,要以寫實手法呈現移工在台的問題,又得避免文青式旁觀他人痛苦的詮釋角度,造成對移工的消費,以及形成另一種對受壓迫者的剝削,因此《無主之子》以越南移工的視野來說故事,讓電影成為跟移工一起作戰的作品。

xxx《無主之子》的總製作人黃志翔。(圖/史學敏)

飾演男主角的黃鐙輝,為了詮釋好越南移工,不僅上船捕魚,體驗船上生活,還辛苦學習越南話,他表示彷彿跟著男主角體驗一遍越南移工在台灣的人生。女主角李又汝深刻體會自己飾演的王小蘭在農村重男輕女下,為何會喜歡上「越南仔」,也跟著角色心境,同情理解在痛苦與傷痛中,為何無法幫孩子取得身分證。

xxx飾演越南移工的黃鐙輝。(圖/史學敏)

xxx飾演女主角的李又汝。(圖/史學敏)

當前在台移工有71萬人,其中漁工1萬2千人中,只有不到300人能上岸睡覺,其餘則住在船上。《無主之子》忠實呈現這些移工的現實處境,而移工在台生下的小孩,因各種因素而無法取得台灣身份的「無主之子」,據台灣官方非正式統計約有7000多人,且還有很多無法浮上檯面的未列入統計。

《無主之子》片中也有逃逸移工被警察槍擊致死的片段,隱喻2017年被警察開9槍打死的越南移工阮國非。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的陳秀蓮便是負責處理阮國非的案子,她表示移工來台灣,擔任看護、居家照護、營照業,蓋了捷運、101大樓、照顧台灣人的父母,給了台灣良好的生活品質,但台灣卻不願給移工應有的勞動權益或生活品質。

xxx陳秀蓮任職於台灣國際勞工協會,長期關注並處理移工在台灣的權益問題。(圖/史學敏)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黃德北,表示台灣人會對移工那麼差,主要是因為把移工「非人化」或視為非我族類,就像16世紀白人不把黑奴當人看。因此,移工在台灣才會不能享有跟台灣人相等的待遇,尤其台灣社會總以不合理的方式對待不被台灣社會認同的人,比如陸生、陸配、移工,或這些無法取得身份的孤兒。

xxx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黃德北。(圖/史學敏)

《新國際》召集人林深靖指出,從歷史的眼光來看,奴隸制度在現代社會以另種型態被延續,移工成為處在兩種邊界的人,一個是國境的邊界,以及人與動物的邊界。片中對台灣社會的批判,包括傳統社會的重男輕女、跟移工男性相愛生子、以及點出台灣社會對移工的剝削現實,都是對台灣主流價值的挑釁。

xxx《新國際》召集人林深靖。(圖/史學敏)

差事劇團團長鍾喬則分享,《無主之子》用通俗的方式表現出對現實的穿透力,民眾性的美學是這部影片從開頭就吸引人的地方。片中角色遭遇的都不是憑空想像,而是真實社會中去提取出來的。尤其片中核心的提問:「你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嗎?」更點出《無主之子》一片所探討的,「沒有選擇的選擇」就是一種選擇,最無奈也最真實但也最發人省思。

xxx差事劇團團長鍾喬。(圖/史學敏)

移工長期在台灣從事高風險或勞動條件極差的工作,台灣社會從政府到民間,長期以多元文化自居,卻讓移工在台灣無法享有保障其生活品質的權益。《無主之子》寫實呈現移工在台灣的故事,挑戰了台灣的主流價值,或許能讓觀眾在欣賞之餘,也思考希望台灣成為一個怎樣的社會?

【延伸閱讀】
《兩岸犇報》第229期上線囉!
粉紅口罩遮不住台灣滿滿的差別歧視
陸配是我們的家人 台灣民粹卻撕裂了這些家庭
【海外通訊】中國沒有民主嗎?她只是長得跟你想的不一樣
民進黨「一黨獨大」又如何?終究只是美國大哥哥的「小底迪」
【犇報社評】天佑美國,讓世界遠離種族主義的瘋狂和野蠻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