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葬文化行動祭 讓往生者生產力量,讓無力者說話

By 犇報綜合報導 / 2021-08-30 14:33:47 /
社會運動
摘要:

8月28、29日週末兩天,民間團體在台北市自由廣場發起「大眾葬文化祭」,邀請多位藝術創作者用藝術產生力量。活動承自90年前台灣人為蔣渭水自主發起的大眾葬,希望藉此喚醒當前台灣人對公共事務的參與,讓往生者生產力量,讓無力者說話。

xxx資深工運人士顏坤泉用吊卡車吊起大幅活動布幕。(圖片來源:臉書粉專「大眾葬文化行動祭」)

8月28、29日週末兩天,民間團體在台北市自由廣場發起「大眾葬文化祭」,以文化行動悼念台灣及全球新冠肺炎受難者,包括行為藝術、行動劇、裝置藝術與座談等。活動承自90年前台灣人為蔣渭水自主發起的大眾葬,那是場人民上街突破殖民統治的文化政治行動。希望藉此喚醒當前台灣人對公共事務的參與,讓往生者生產力量,讓無力者說話。

主辦單位在自由廣場搭起黑色大帳篷,由知名建築師謝英俊設計。謝英俊表示,將大眾「葬」──蔣渭水的葬禮,變成帳篷的「帳」,是用空間來回應這個課題,所以在「帳」上做文章。從27日深夜開始,使用帳棚的人、劇場工作者、行動者一起搭帳篷,是「自立造屋」的精神,是人民大眾的帳篷。

xxx主辦單位在自由廣場搭起黑色大帳篷,由知名建築師謝英俊設計。圖為搭建畫面。(圖片來源:臉書粉專「大眾葬文化行動祭」)

謝英俊表示,公共事務的民主參與,核心要從社區開始,但現在變得只剩選總統才是民主。因此,大眾葬的帳篷在半敞開的空間中,既有庇蔭的功效,也達成應對緊急狀態身體情境的呼應。行為藝術或行動劇場在帳篷底下的穿梭,留下人在面對災難時,對於追思或真相追尋的真實與想像。

xxx活動現場展出目前在台灣的重大抗爭議題,也是無力者代表團體。(圖片來源:臉書粉專「大眾葬文化行動祭」)

xxx圖為境外生權益小組、版畫藝術家團體「印刻部」,與抗議歧視移工的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圖片來源:臉書粉專「大眾葬文化行動祭」)

xxx圖為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盟會發起罷工105天的美麗華工會。(圖片來源:臉書粉專「大眾葬文化行動祭」)

書法家尤俊明也在現場為大家展示〈無名碑〉,尤俊明表示:「大眾帳」,帳不只是指帳棚布幕,帳也是指簿記。尤俊明表示自己書寫的亡者案號排列,就是向執政者及國家機器「算帳」的「大眾帳」。星期六當天還有行為藝術家曾啓明的表演〈鏡‧語〉,以及由段惠民等多位劇場工作者演出的〈大眾樹〉。並在晚上七點舉辦主題為《傾聽死亡:與亡靈的對話》的大眾夜談,邀請精神科醫師蘇偉碩 、國家文藝獎得主陳界仁X及歌手兼大眾傳播學者楊祖珺與談。

xxx行為藝術家曾啟明在為其表演【鏡。語】做準備。(圖片來源:臉書粉專「大眾葬文化行動祭」)

xxx大眾樹行動劇。(圖片來源:臉書粉專「大眾葬文化行動祭」)

蘇偉碩醫師從精神科專業角度發言,表示自己經歷的臨床工作中,遇到很多被貼上精神病患標籤的患者,最大的壓力就是如實說出病況反而要住院更久,說出真話反而失去更多自由。蘇偉碩表示這跟當前他的處境有點像,如果自己不講萊豬問題,不質疑高端疫苗程序爭議等,他也可能有很大的自由。蘇偉碩醫師因此提問,如果講真話會失去自由,我們還願意為真實的世界去奮戰嗎?

xxx大眾葬文化行動祭中,參與民眾一同用【無名碑】拓印紙摺紙鶴、悼念往生者、為病中患者祈福。(圖片來源:臉書粉專「大眾葬文化行動祭」)

xxx摺紙鶴的色紙,印有書法家尤俊明苦力書寫八百多名染疫往生者案號四天四夜的【無名碑】拓印紙。(圖片來源:臉書粉專「大眾葬文化行動祭」)

此外,「大眾葬文化行動祭」邀請到謝英俊、陳界仁和王墨林三位國家文藝獎得主在自由廣場展出作品,可說是今年台灣藝術活動最重要的盛事,創下空前絕後的紀錄。因為他們不是在劇場、博物館、藝術館和雙年展展出,表示在疫情衝擊下,對社會變化最敏感的藝術家和文化工作者有話要說。正是死亡與藝術產生力量的最佳證明和考驗。

主辦單位表示,台灣官方統計新冠死亡案例累計833例,但實際因疫情死亡人數恐怕不只如此,活動召集人台南藝術大學音像所教授吳永毅指出,1931年蔣渭水醫師因染疫而亡,他的支持者藉由他的死,舉辦了一場名為葬禮的陳抗行動:「大眾葬」。當年參加大眾葬的人數超過五千人,留下「死渭水,嚇破活總督」的諺語,大眾葬的行動生產了能夠抗爭的死者。讓往生者生產力量,讓無力者說話。

xxx1931年8月23日民眾自發為蔣渭水舉辦大眾葬,參加人數超過五千人,成為人民上街突破殖民統治的文化政治行動,留下「死渭水,嚇破活總督」的諺語。(圖片來源:臉書粉專「大眾葬文化行動祭」)

Covid-19網路墓誌銘:點此前往

【延伸閱讀】
未交待的遺言 ─ 悼念新冠染疫亡者
悼念新冠亡者──大眾葬‧文化行動祭 詩并序
【方遠觀點】綠營寫手們,別自以為「老紅帽」是「民進黨同路人」
高金素梅:斯卡羅不顧史實,無視原住民族付出的犧牲代價
劫富濟貧?平均主義?如何理解中國大陸「共同富裕」?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