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漢陳明忠對妻兒的訣別

By 陳志平 / 2022-09-14 17:12:48 /
白色恐怖
陳明忠
政治犯
摘要:

本文是陳明忠的二女兒陳志平回顧父親第二次被捕後寄回家裡的信,經推敲陳明忠是在嚴酷刑求剛結束而死刑勢不可免之際寫下這封信,陳志平表示直男爸爸在劫難逃時寫下的簡單告別,卻是她聽過/見過最深情的話。

【犇報編按】


陳明忠先生是台灣知名白色恐怖政治犯、反帝愛國社會主義者、社會運動家,於2019年11月21日清晨逝世,享年90歲。陳明忠是少數二次入獄的政治犯,1976年第二次被捕時,因國民黨當局欲藉此案打擊島內民主運動,陳明忠遭受嚴厲刑求卻堅毅不屈。本文是陳明忠的二女兒陳志平回顧父親第二次被捕後寄回家裡的信,經推敲陳明忠是在嚴酷刑求剛結束而死刑勢不可免之際寫下這封訣別信,陳志平表示直男爸爸在劫難逃時寫下的簡單告別,卻是她聽過/見過最深情的話。本文原刊於作者臉書,《兩岸犇報》經作者授權轉載全文,以饗讀者。


◎作者|陳志平(資深媒體人、陳明忠次女)

xxx1981年8月8日父親節,馮守娥帶陳志民(左)、陳志平(右)赴綠島監獄探視陳民忠。圖片來源:陳明忠提供

爸爸慣常用輕鬆的語氣,講述任何慘烈的經歷,所以聽者就算覺得可怕或不忍,也往往感覺不到悲情。

曾經一起走過綠島歲月的老同學們(白色恐怖統派政治犯的互稱)對爸爸的形容是個性剛烈,嫉惡如仇,簡而言之,就是個硬漢。

爸爸離世前總結,覺得自己已盡其所能一生無憾,唯一虧欠的就是妻子、兩個女兒,以及兩度苦等他坐完牢回家的老母親。

因此作為女兒,基本看不到爸爸的霸總面,更多覺得是說話直白、不會講好聽話的直男。例如,再好吃的東西,爸爸的最高評價也僅是「不錯」;姐姐曾因兩眼視差不戴眼鏡而頭痛,爸爸聽了要姐姐去看醫生,因為:「說不定是得癌」。

大學時某次我洗到破裂的瓷碗割傷虎口,雖流血不多,但空蕩蕩的破口彷彿黑洞,最後嘔吐過才赴台大縫合。

彼時爸爸剛回家不久,媽媽認為他應以行動表達關心,彌補十多年親情缺失。爸爸於是跟到急診室,安慰的話卻是:「這樣的傷就吐了,萬一被刑求怎麼辦?」

我曾在爸爸追思會上,以這段往事說明他如何教我們要勇敢堅強,爸爸的好友們立刻腦補出他講話的神情,然後都會心的笑了!

也因此,當整理到這封爸爸當年託人轉交的家書(後查,莊明德就是警總的代號),莫名覺得就是一封訣別信,頓感十分心酸。

xxx陳明忠當年託人轉交的家書(後查,莊明德就是警總的代號)。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未用標準信紙,就是張警備總部的寄物單,爸爸條列式臚列四點內容,僅看前三項,就像是簡單交代媽媽的便箋。

但是在第四點,爸爸說:「我非常非常思念妳們!希望妳們 健康、快樂 再見」, 最後簽下全名 「陳明忠」,並蓋上手印。

xxx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xxx郵戳上日期為民國65年9月30日。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依郵戳和註記,信寫在1976年9月27日。這日期是什麼概念?

1976年7月4日清晨6點,爸爸被警總帶到博愛路保安處,一名中將撂下話 「就算人進了棺材,口供也要留下來」。

從第一天問案人員拿的現金保管條上編號: 「民國65年度特字001號」,以及立刻清查財產,爸爸就心裡有數將被依叛亂條例二條一項求死。

接連是第一階段六天五夜不給睡覺的疲勞審問,以及其後各五天五夜、五天五夜、五天五夜的二三四階段刑求;從夾手指腳趾,通電灌汽油,到躺冰塊灌辣椒水,中間每當心跳超過200下可能暴斃,問案人員才應醫生要求緩一下。

爸爸曾經形容坐老虎凳磚頭壓下去,眼前會發黑昏倒,之後兩三星期上廁所都只能背靠地用手划著走,因為膝關節痛得受不了;鋼絲鞭刑後,以為拿到水杯卻會掉下來,就知道脊椎被打到錯位,神經指揮和肌肉動作因此有落差。

其實,爸爸在第二階段刑求一個恍惚的小空檔作了個夢,頓悟「痛到極致最多就是死」,因此之後三、四階段刑求間的小休息,他有時還會唱首歌自娛;一次問案人員帶爸爸朋友 「觀摩」 刑求實況以恐嚇其招供,狼狽不堪的爸爸見到好友,對他扮了個鬼臉打招呼,讓審訊人員覺得爸爸可能瘋了。

這樣四階段刑求近三個月,大約就到了爸爸寫信的9月27日前後。依之後媽媽兩度被叫去問話,搜查人員趁機到家摸走戶口名簿阻擋聘請律師,以及還未收到起訴書法院調查庭就開完,一切按預料往判死方向進行,至於後來國際特赦組織介入和海外人士登報救援,乃至宣判的峰迴路轉,都是後話。

回到爸爸寄信的那一刻,刑求結束死刑勢不可免,身體殘破但精神超脫,對在劫難逃應已有準備,因此一開始就告訴媽媽毋需再送衣服去了。只是爸爸心裡顯然還有最柔軟的那一塊,對妻子和女兒的不捨。

「我非常非常思念妳們 ! 希望妳們 健康 ,快樂 再見」。我想像我的直男爸爸如何寫下這簡單的告別,覺得這是我聽過/見過最深情的話。

【您可能有興趣】
鬥士陳明忠的養成手冊
我的爸爸陳明忠被捕的那一天
馮守娥:台灣白色恐怖與女性
一個日據時期長大的台灣人,怎樣成為參加革命的統左派?
紀念陳明忠,兩岸和解走出省籍矛盾的歷史陰霾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