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德塞是不是中國傀儡?

By 惠凡西 / 2020-04-09 17:48:16 /
國際
新型冠狀病毒
聯合國
摘要:

在譚德塞在記者會上稱自己收到來自台灣的岐視和恐嚇之後,以民主自由為傲的台灣、被喻為是台灣最美麗的風景的台灣人,有給過譚德塞一個道歉嗎?沒有,他們只說:譚德塞你都看不見中國對我們的打壓。嗯,所以這樣就可以繼續侮辱中國人和黑人。這,就是民主自由。

xxx世界衛生組織(WHO)秘書長譚德塞。(圖/翻攝自世界衛生組織官方網站)

提出這樣的指責,首先就有義務指出譚德塞是如何成為中國的傀儡:他是被中國以強權壓迫,還是收受了中國的利益?

在世界上,沒有一個強權可與美國相比,更不要說譚德塞能夠進入國際舞台,是受前美國總統克林頓提拔,而不是任何一位中國領導人。

台灣能不能用台灣的名義成為世衛一員,這首先不是世衛專家解答的問題,也不是世衛總幹事能作的決定:世衛是聯合國的其中一個組織。聯合國近日表態,表示各國必須支持世衛的抗疫工作。

世衛呼籲不要用地域性或岐視性的名字命名病毒,台灣至今仍非要稱武漢肺炎不可。單是這一樣,台灣就已經違反了世衛的指引。

要求解散世衛或架空世衛,基本上就是劍指在世衛背後的聯合國:如果世衛是中國衛生部,那聯合國是不是中國聯合國?

從一開始,最能夠影響聯合國的就是美國,甚至可以說是美國主控的機構,任何國家妄想在聯合國中一定能夠體現公平與正義,這都是天真的,因為聯合國的不是這樣的一個地方。在聯合國成立不久之後,朝鮮戰爭就爆發了,當時有聯合國軍和李承晚政府提供支援。

聯合國的前身是國聯。二戰前夕,國際秩序失去平衡,國聯預見到世界大戰會爆發,但也阻止不了。如果有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聯合國也一樣阻止不了:美國跳過聯合國攻擊中東國家、侵略中東國家,聯合國奈他何?

美國總統川普指控世衛偏幫中國,美國的世界各地的帶路黨、世界各地的帝國主義啦啦隊,都拍手歡呼了。

正常人首先都會問一個問題:

說世衛偏幫中國的同時,誰站在中國的對立面?如果說中國在這次抗疫期間,有什麼對立面,那就只有新冠病毒。

川普是說世衛偏幫中國,不偏幫疫情嗎?

他顯然沒有那麼弱智。

在全球抗疫範圍內,在大家都有共同病毒無分國界、會對不同地區不同種族的人進行攻擊的時候,理論上,國際社會本應是要聯手抗疫的。但我們知道,目前的情況不是這樣:歐美各國甩鍋的甩鍋、搶口罩的搶口罩,縱使當中有想國際社會聯手抗疫的,但根本叫不動。

有人能叫得動美國統治階級不要再搞輿論戰嗎?有什麼組織能統一分配醫療資源嗎?世界各國都能聽遵從世衛提出的防疫建議嗎?

有的話,歐美就不會陷入如此境地。

而世衛提出的也僅是建議,而無約束力。

作為長期欠交聯合國會費的會員的美國,其總統川普的這番言論,顯然是說:世衛讚好中國,不讚美國,我不滿意。

美國會費遲交也就算了,這兩個多月以來,美國的抗疫功課也一樣遲交,而且還是帶頭指控中國隱瞞疫情:儘管美國政府最有代表性的科學家福奇不認同這種說法、儘管美國國內媒體也有撰文指出中國早就有通報美國。

但美國的統治階級,以及他們在世界各地的盟友和代理人基本上還是繼續對中國進行攻擊。

很多人在個多月前就已經說過,附和歐美各國甩鍋中國的說法,其實就是協助該國政府轉移視線、忽視輕視他們在本國範圍內的防疫政策。

譚德塞是不是傀儡?

沒有人能指出他為什麼要成為中國的傀儡。

譚德塞以及世衛組織,被美國以及台灣(和香港)的一些人攻擊,甚至被人用具有種族岐視性質的字詞辱罵,這說明了些什麼問題?為什麼有些人不管你怎麼說,還是用武漢肺炎和中國病毒這些字眼?

因為這些人已經撕破了自己的假面紗。他們未必意識到全球資本主義體制正在衰落,但他們不再用各種看似進步的普世價值包裝自己、他們開始蔑視這些常規程序,因為這樣根本不能遏制中國取得的發展和成說。他們用仇恨支配自己的思想:我即正義,反共即正義。

在譚德塞在記者會上稱自己收到來自台灣的岐視和恐嚇之後,以民主自由為傲的台灣、被喻為是台灣最美麗的風景的台灣人,有給過譚德塞一個道歉嗎?

沒有,他們只說:譚德塞你都看不見中國對我們的打壓。

嗯,所以這樣就可以繼續侮辱中國人和黑人。

這,就是民主自由。

◎本文原刊登於作者臉書,經作者同意刊登

【延伸閱讀】
跟譚德塞槓上? 台灣離世衛更遠還是更近?
致湖北
【犇報社評】新冠疫情,新自由主義資本全球化的終結?
誰能活下去?新冠病毒衝擊全球治理體系
喝退流言,以正視聽 專訪鐘南山:講真話有壓力嗎
只有大陸防疫失敗才能證明台灣「成功」?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