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評論」 / 「時事快評」

不斷升溫的抗爭 要把香港帶到哪去?

By 山那編 / 2019-08-13 12:34:29 /
快評
摘要:眼前的香港抗爭,已不是推動社會進步的運動,而是一場企圖召喚流血鎮壓的悲劇。 香港抗爭人士打造國家機器暴力鎮壓「一般示威民眾」的意象,透過此意象號召更多港民心中的正義感,與人民對抗強權的感性。 然而為何對抗政府?越演越烈的抗爭要把香港帶到哪去?沒有人知道。被認為應當要解決這些問題的,卻是他們不信任的香港政府。 對人民群眾稍微有點惻隱之心者,都不會希望事情往最壞的方向發展,因為最直接受到傷害的永遠是民眾。

xxx

眼前的香港抗爭,已不是推動社會進步的運動,而是一場企圖召喚流血鎮壓的悲劇。

村上春樹曾說「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並感性說道:「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地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這樣簡單鮮明將政府與人民二分的論述,卻遮掩了錯縱複雜的現實。實際上,高大堅硬的高牆是由許多雞蛋支持並組成。面對錯誤,若不理性指出,選擇感性站邊,只會造成更大錯誤。

眼前的香港局勢正是一場死局。示威民眾要的不是與港府對話,也並非追求具體的政治變革,目前抗議行動喊出的「五大訴求」,要求港府完全照反抗運動的邏輯去走,這在對立衝突上本就是難以實現的問題,港府在現實運作上絕不可能接受這些訴求。

不可能接受,那至少展開對話談判?但眼前香港的抗爭,被稱為民眾自發、號稱背後沒有大台(主要領導群體、組織或系統)策動,這就造成港府一來不可能片面接受五大訴求,二來又無法與抗議民眾展開對話機制。結果就是無止境的抗爭衝突,且一波捲動一波,強度不斷增強。

從各種反送中的文宣論述上,清楚感受到抗議者正擔憂解放軍進港維穩鎮壓。台灣知名研究中國的中研院學者吳介民,在香港發動三罷時,寫下對港中政府強力鎮壓的最壞擔憂,可以算是一種代表。然而面對眼前困局,這些反抗者與支持抗議者們不是討論退場機制,而是一邊擔憂解放軍鎮壓,卻又不斷動員號召,增加對抗強度。

然而北京政府多次表明不想介入香港事務,一方面為證明中港之間確實仍是一國兩制;二來在中美博弈之際,怎可能用解放軍鎮壓香港局勢,造成對自身不利的國際輿論。因此北京政府的作法是一邊在中美博弈的國際外交格局下,對美國喊話莫再介入,一邊不斷喊話支持港府與港警。

這就造成眼前香港街頭抗爭的死局。當街頭抗爭達不到任何回應或效果,勇武派便不斷加強抗爭強度,從示威佔領到癱瘓交通,到主動攻擊警署;抗爭工具則從雷射筆、弓箭、彈弓、巨大彈弓到汽油彈等。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溫和派則進行文宣傳播,在網路上以感性的論調打造抗爭的正當性。

眼前香港抗爭人士打造國家機器暴力鎮壓「一般示威民眾」的意象,透過此意象號召更多港民心中的正義感,與人民對抗強權的感性。然而為何對抗政府?越演越烈的抗爭要把香港帶到哪去?沒有人知道。被認為應當要解決這些問題的,卻是他們不信任的香港政府。

眼前,抗議民眾以遭布袋彈重創眼球的少女,進一步發起812「警察還眼」百萬人塞爆機場行動,又是透過衝突激化衝突、以抗爭捲動抗爭的明顯例證,也越體現眼前香港抗爭期待流血鎮壓的運動走向。對人民群眾稍微有點惻隱之心者,都不會希望事情往最壞的方向發展,因為最直接受到傷害的永遠是民眾。

但不論之後發展如何,這場死局早已重創香港,也撕裂香港民眾之間的情感,支持港府的、支持抗爭的,反中的、親中的,都將在秉持各自信念下,在未來中美博弈的大格局下,維持一段分裂的時光。而可預期的,這也將會發生──或已發生──在台灣。

和平之所以困難,在於各種爭鬥總以各種「正義」作為外衣,而這正是必須指出的問題。眼前的香港看似雞蛋對抗高牆,實際上已發展為雞蛋對抗雞蛋、並藉以撼動雞蛋支撐的高牆。

【延伸閱讀】
社評:去殖民才是防止香港問題糜爛化的根本

香港問題系列一、香港的話語權誰說了算?
香港問題系列二、粵港澳大灣區的誕生:香港的老路走到盡頭後
社評:解決香港問題,要從治理體系和歷史清理入手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