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犇報社評】貨幣即政治,在美元危機的暴露與克服中兌現未來

By / 2020-06-18 13:55:35 /
犇報社評
美國
摘要:

貨幣就是政治!或許,美元至今還是全球金融市場最強勢的貨幣,但少了強大的實體經濟作為支撐,少了軍事與科技優勢,必然削弱美國的影響世界格局的政治與戰略實力,美元霸權的基礎正在動搖。

xxx貨幣就是政治!或許,美元至今還是全球金融市場最強勢的貨幣,但少了強大的實體經濟作為支撐,少了軍事與科技優勢,必然削弱美國的影響世界格局的政治與戰略實力,美元霸權的基礎正在動搖。(圖/網路圖片)

歷史是以人為主體的實踐活動,是由許多不同的行為主體按照各自的需要、利益和價值取向去改造歷史客體的活動匯合而成,在現象上,表現為一個個具有隨機性、偶然性的事件。但如果我們拉大對歷史現象考察的範圍,加大時間的尺度,就不難發現在一個個表面上偶然的事件當中,跳躍和閃現著必然性的規律,制約著歷史開展的過程及其趨勢。許多人都不能明白,為什麼一個小小的新冠病毒竟然能將一個號稱世界上最富裕繁榮、文明先進的超級強國搞得左支右絀,窘相畢露。如果說,半個多世紀以來美國所主導的世界資本主義治理體系面臨危機,是根植於其內在結構的必然,那麼新冠疫情作為一個偶然,恰恰是對此危機的暴露與克服起了加速和促進的作用。而人類社會也只有在一次次危機的暴露與克服中開闢道路,兌現未來。

迄今為止,美國超過220萬個確診人數和累計接近12萬的死亡病例,呈現的只是疫情嚴峻的一個側面。累計超過4000萬申請失業救濟的人口,將佔美國經濟總量三分之二的個人消費支出拉低了13.6%,勢必帶來新一波中小企業的倒閉風潮,進一步推高失業率,將美國經濟拖入一個螺旋形衰退的惡性循環;高達26兆美元的國債總額,加上美國聯邦儲備局為了挽救股市,緩解恐慌,將基準利率調降至趨近於零,宣布將無限量收購美國國債與房貸擔保證券(MBS),重啟俗稱量化寬鬆(QE)的資產收購計畫,埋下美元貶值和通貨膨脹的隱憂。有鑑於此,各國央行為了規避風險,競相拋售美債、降低外匯儲備的美元部位,並嘗試推動以黃金儲備來支撐的「數字貨幣」來削弱美元在全球金融及外匯交易系統的主導地位,新一波美元信用危機蓄勢待發。

另一方面,新冠疫情也加劇美國社會矛盾的激化,兩黨政治再也無法掩蓋由種族、膚色、性別和階級劃下的社會鴻溝,政治菁英體系的文化多元主義和川普當局「白人至上」的民粹動員正在互相撕裂。白人警察的膝蓋「跪殺」的不僅僅是一個黑人弟兄的性命,以及慣用「自由、人權、民主和法治」在世界範圍指指點點的道德制高點,還有國內政治和解的可能;川普當局在全球範圍執行「美國優先」的單邊主義,著手拆解戰後支撐美國全球霸權的多邊體系,逼迫相關國家在「遏制中國」政策上站隊,加速了西方傳統盟友在貨幣、外交和軍事安全領域「脫美國化」進程。美國霸權的神話正在迅速崩落。

當然,美國霸權體系的衰微並非始於今日,新冠疫情作為一個偶然因素只是加速了這個過程,而不是問題本身。戰後支撐美國霸權主要是依靠軍事、科技和美元體系形成的三位一體。其中,美元霸權不僅是當今國際金融秩序的基礎,也是美國霸權的核心,同時也是最脆弱的環節。戰後初期,美國為了自身的利益在全球範圍進行冷戰遏制政策,將西方集體安全保障體系和世界自由主義經濟體制聯繫起來,導致美國的國際收支長期處於巨額的赤字。在「美元/黃金兌換機制」下,國際收支赤字就意味著黃金儲備的流失,而黃金儲備的流失就意味著美元國際地位的動搖。一個沒有了黃金保證的國際貨幣體系,「我們的美元」就成為「你們的問題」!1971年8月15日,美國宣布放棄「黃金/美元兌換機制」,就是在冷戰集體安全體系所建築起來的反共堡壘上鬆脫掉落下來的第一塊磚頭,標誌著美國霸權體系衰微的開始。

霸權的維繫不僅需要經濟、科技與軍事構成的硬實力,還需要基於硬實力而形成的話語權、定價權、規則制定權等軟實力。美國長期主導國際秩序,制定、解釋與修改國際規則依靠的就是這種軟實力。1973年石油危機爆發,尼克森和基辛格看到了石油這種黑色液體所蘊含的巨大能量,也找到了捍衛美元霸權地位的「靈藥」。1974年,美國和沙烏地阿拉伯王室達成協議。根據協議,美國將為沙烏地阿拉伯的油田提供軍事保護,並保證OPEC不受任何(包括來自以色列)的安全威脅,條件是:1、同意所有OPEC國家的石油銷售只用美元定價和支付:2、將石油銷售後剩餘的美元購買美國國債。從此,在聯準會、各國央行和國際商業銀行的協作下,「石油美元」取代「黃金美元」捍衛著美元作為全球儲備貨幣的地位。從美國的角度來看,這種新的「石油美元」比之前的「黃金美元」體系更具有操控性,因為少了金本位制的約束,經濟和財政的限制更小,更能夠通過聯邦儲備局的貨幣操作在全球範圍實現美國利益。

從這一天開始,各國為了保障境外石油的取得,在缺乏黃金擔保的情況下仍持續將大量的農工業產品輸美,以換取美元外匯以作為石油支付的儲備。有了石油美元作為手段,美國得以通過跨國資本的全球或區域佈局,將高污染、高耗能、勞力密集段的製造業工序轉移到發展中國家生產,形成以美國為核心的國際分工體系和製造業差序格局。再通過巨額的貿易逆差,一方面利用國際不等價交換轉移世界各國的資源和勞動產品,廉價的供應美國國民消費;一方面通過美元持續性的境外溢流,將通貨膨脹轉嫁在貿易對手身上,幾近無償地向各國抽取「鑄幣稅」,掠奪世界的財富。如果說,貿易逆差是美國所一手建構的「全球供應鏈」的客觀結果,那麼近半個世紀來的石油美元體系則是美國以「鑄幣稅」的形式轉移世界剩餘的必要手段,兩者互為因果,缺一不可。

因此,真正威脅著美元霸權體系安全的,不是來自於「市場信心」,也不是來自於地緣政治的挑戰,而是來自於美國當局的「財政紀律」。為了維護「石油美元」體系,美國長期在中東地區進行軍事干涉,過度的軍事擴張導致鉅額的財政赤字,只有依靠國債的發行來進行平衡。而龐大的債務利息與償債壓力,一方面制約了支撐美國軍事霸權的科技研發能力,反過頭來削弱美國軍事霸權的優勢;一方面排擠了政府在社會福利、人才培養與基礎建設的財政投入,外國直接投資缺乏誘因;一方面限制了聯儲局通過調高利率來吸引境外美元回購美國資產的能力。隨著美國經濟金融化、虛擬化不斷推進,美國經濟泡沫化日趨嚴重。製造業增加值佔GDP的比重從1950年的26.77%下降為2016年的11.71%,實體產業佔GDP的比重下滑到不足1/6,虛擬產業所佔比重則超過1/3。2008年金融危機後,中國等新興工業化國家正迅速縮小與美國在科技軍事方面的差距,在一些高新科技領域,甚至處於領先地位。2019年,美國毅然決然地對華發動貿易戰爭,主要就是其擔心「中國製造2025」規劃一旦實現,美國在科技與軍事領域的優勢被徹底顛覆。

貨幣就是政治!或許,美元至今還是全球金融市場最強勢的貨幣,有40%貿易是通過美元進行支付,有60%的外匯儲備是以美元形式持有,但少了強大的實體經濟作為支撐,少了軍事與科技優勢,必然削弱美國的影響世界格局的政治與戰略實力,美元霸權的基礎正在動搖。應該說,是的,美元霸權體系尚未崩潰,在可見的未來也沒有一種主權貨幣會取代美元的位置,但堡壘上的磚頭已經開始塌落,未來的世界是朝向多極化的貨幣體系發展。新冠疫情只不過加速這個過程,讓我們看得更明白罷了!

【延伸閱讀】
《兩岸犇報》第230期上線囉!
你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嗎? 用移工困境挑戰台灣價值的《無主之子》
天佑美國,讓世界遠離種族主義的瘋狂和野蠻
科技冷戰,制裁華為是美國至上主義作祟
美元量化寬鬆,救得了金融市場恐慌救不了美國經濟
新冠疫情,新自由主義資本全球化的終結?
中國沒有民主嗎?她只是長得跟你想的不一樣
民進黨「一黨獨大」又如何?終究只是美國大哥哥的「小底迪」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