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悲劇帶來的思考:顔色革命作為新保守主義的侵略行動

By 彭文逸 / 2022-03-30 16:56:17 /
美國
俄羅斯
烏克蘭
摘要:

1991年蘇聯解體後,美國出現了兩股影響力巨大的思路,一個是全世界都知道的「歷史終結論」,另一個是「新保守主義」。新保守主義是說,在蘇聯解體後,美國是世界唯一超強,它應當利用這個時機,以它自己為模式,在全世界推行民主制度。推行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是用武力推翻非民主政體,一種是通過群衆運動來改變非民主政體。於是乎,顔色革命就應運而生了。


◎作者|彭文逸(專欄作家、旅美政治評論家)

xxx拜登與普丁。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我們有一句老話:「退後一步,海闊天空」。普京說,我已經在烏克蘭邊境部署了十萬大軍,美國,北約,你們聽好,你們必須停止東擴,你們必須退後一步,否則…。美國和北約怎麽回答的呢?他們的答復是,沒這回事,我們就是要東擴,你看著辦吧。現在怎麽樣了呢?普京動手了!

從我們中國人很古老的觀點來看,這個仗是不該打的。可是,我們中國人的邏輯不適用於西方。我們曾經全心全意地接受西方的各種說法,尤其是西方一直說,中國在南海的行為是「侵略性」,大陸對台灣的種種動作是「侵略性」,我們中間絕大多數人都被這種說法麻痹,總是認為中國,或者中共,侵略成性,而美國是講理的,是守法的,是文明的。這個成見根深蒂固,非常非常難打破。

現在,普京明顯地是「侵略」了烏克蘭,違反了國際法。可是,也有許多人相信,他是被拜登逼的,不得不動手。拜登給他設置了圈套,引誘他向烏克蘭發動「特別軍事行動」,目的是搗亂歐洲與俄羅斯的油氣合作,使美元回流,幫助解決美國內部的嚴重通脹和赤字問題。無論如何,就以實際行動來說,普京的確是入侵了烏克蘭。那麽,俄羅斯是不是具有「侵略性」呢?

xxx3月23日,來自哈爾科夫的民眾在俄羅斯別爾哥羅德州馬利諾夫卡村搭建的臨時住所內休息。圖片來源:新華社

俄羅斯人,或者斯拉夫民族,一向被稱為戰鬥民族,這是否等於具有侵略性呢?可以這麽說,俄羅斯人碰到對方強硬時,傾向於以硬碰硬的方式回應。北約的東擴導致普京下定決心,不讓北約繼續東擴。他向美國和北約提出了嚴峻的要求,表示,如果繼續東擴,他會做出強烈反應。陳兵十萬,表示他不是虛聲恫嚇。

所以,問題是,為什麽北約還硬是要東擴?東擴是不是也具有「侵略性」呢?如果認為東擴不是「侵略」,而普京的回應是「侵略」,算不算「雙標」呢?

自從1991年蘇聯解體以後,雷根政府不東擴的承諾在1997年被柯林頓打破了,其後北約繼續東擴,總共五輪,一直擴展到俄羅斯邊境。這是歷史事實。當然,每個國家都有選擇的自由,中東歐國家,原先是華沙公約的成員國,後來願意加入北約組織,照說,俄羅斯管不到。西方的民主制度具有很大的吸引力,而前蘇聯對這些國家的控制,不得人心。所以,雖然雷根政府當年的確對戈巴喬夫作出了承諾,但這好像不能作為干預這些國家,禁止它們加入北約的理由。

xxx北約東擴(淺藍色)動態示意圖

只不過,事情並不是那麽黑白分明。這裡面還牽涉到一個新生事物,那就是顔色革命。顔色革命是外力,借某國內部產生的不滿情緒,加以擴大化,暴力化,將本來可以內部解決的問題演變成「改變政權」(regime change)的後果。

1991年蘇聯解體後,美國出現了兩股影響力巨大的思路,一個是全世界都知道的「歷史終結論」,另一個是「新保守主義」。前者傳遍世界,得到舉世公知的認可,後者聲名沒有前者大,可是影響深遠。前者是說,民主政治制度與市場經濟制度形成完美的制度結合,從今以後不再需要演進,所以歷史到此終結。後者是一位名叫凱根(Robert Kagan,《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智庫大佬)提出的,此人被稱為新保守主義的教父,他提出的新保守主義應當說是歷史終結論的行動方案,就像列寧的《怎麽做》(What is to be Done, 即建立共產黨,為無產階級的先鋒隊)是共產主義的行動方案一樣。

新保守主義是說,在蘇聯解體後,美國是世界唯一超強,它應當利用這個時機,以它自己為模式,在全世界推行民主制度。推行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是用武力推翻非民主政體,一種是通過群衆運動來改變非民主政體。武力推翻的代價很大,所以,盡可能應當用發動群衆運動來達到改變政體的目的。於是乎,顔色革命就應運而生了。

xxx2013年11月21日至2014年2月22日,烏克蘭爆發「親歐盟示威運動」,當時幾十萬青年走上街頭,要求親歐棄俄。和平示威迅速升級為警民衝突,首都基輔市中心化為一片焦土。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2001年,小布希進入白宮,他對外交一竅不通,所以外交事務就落到副總統錢尼,國防部長倫斯佛爾德和國務院內外的其他新保守主義信徒的手裡。非常湊巧的是,就在這個時候,911事件爆發了,這些信徒覺得時機來臨了,所以他們立刻就拿阿富汗作為新保守主義的第一個試驗場。當然,一個試驗場是不夠的,他們要向更多的國家推動民主化,所以隨即炮製了薩達姆·海珊擁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論述,並慫恿當時的國務卿鮑爾到安理會,拿了一瓶白粉末,說是證據,並在沒有得到安理會通過的情況下,入侵伊拉克,顛覆了它的政府。(鮑爾對此深感後悔)

xxx2003年,美國稱伊拉克藏匿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發動伊拉克戰爭,時任美國國務卿的柯林.鮑威爾還拿出一管白色粉末狀的東西作為證據。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凱根不但是小布希團隊的外交顧問,他隨後也是歐巴馬前後兩位國務卿,希萊利和克里的外交顧問。從2001年開始,新保守主義在兩條道路上瘋狂運行,一股力量是在中東推行顔色革命,另一股力量就是向中東歐國家擴張北約和在這些國家搞顔色革命。2015年,當顔色革命即將推翻敘利亞的阿薩德政府時,普京出手了,暫時擋住了這股力量在中東的擴張。但是,顔色革命繼續隨著北約東擴向俄羅斯的邊境挺進。

長話短說,歐巴馬進入白宮後,他就把烏克蘭事務交由副總統拜登負責。負責什麽呢?負責扶植烏克蘭的親美派,壓制烏的親俄派。也是非常湊巧,當時在國務院主管歐洲事務的助理國務卿不是別人,正是盧嵐(Victoria Nuland)。盧嵐是何許人呢?盧嵐不是別人,她是新保守主義教父凱根的夫人,顔色革命的一流操盤手。這位老娘相當霸道,2013年尾,她開始直接介入烏克蘭廣場的示威活動,親自到現場替示威者打氣,並調動許多美國政要到現場助威,包括拜登老友,參議員麥肯恩等。示威活動越搞規模越大,並且從和平示威轉向暴力行動,造成上百人死亡。終於,到2014年初,他們趕走了親俄的總統亞努科維奇(Yanukovych),扶上了親美的猶申科(Yushchenko)。

xxx盧嵐(Victoria Nuland)。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這是說,烏克蘭跟拜登有密切的個人關係,它之成為親美政權是拜登個人和他團隊的成就,而且他的二兒子在烏克蘭也賺的盆滿鉢滿。盧嵐現在被他提升,成為國務院第三號人物。這就是為什麽拜登個人非常想把烏克蘭拉進北約,雖然德法兩國對此持保留態度。我們當然不知道拜登對澤連斯基作出什麽承諾,可是,澤連斯基似乎相信,烏克蘭能夠依靠拜登的力量加入北約。可是,事實證明,這個信心是誤植了。

xxx澤連斯基召開記者會前扶額休息。圖片來源:美媒

為了這個誤植的信心,烏克蘭付出了家破人亡的代價。這個不幸事件的責任應當由拜登,普京和澤連斯基三人承擔,而躲藏在這場悲劇背後的是一套具有侵略性的行動方案,即新保守主義。歷史終結論的創始人已經改口,因為他發現,歷史並沒有終結。諷刺的是,這一套行動方案卻依然在為人類(阿富汗,中東,烏克蘭)製造無盡的苦痛。

【您可能有興趣】
烏克蘭戰局分析:當制裁無法逼垮俄羅斯、反倒拖全世界下水
俄羅斯如何一步步被逼到牆角?專家解釋30年來龍去脈
馬丁‧雅克:美國正在犯下兩個巨大的錯誤!
米爾斯海默:我們美國把俄羅斯推向中國懷抱,太傻了
2022年:俄軍揮師,美國霸權坍塌之年也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