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新冠疑雲 世界需要答案

By 犇報編輯部 / 2020-05-15 13:23:00 /
美國
新型冠狀病毒
摘要:

美國確診病例從1到100萬只用了不到100天。人們有權知道:中國向世界各國發出的警告是同樣的,信號是清晰的,為什麼有的國家做出了足夠反應,進行了及時干預,而美國卻讓疫情發展到今天的地步?在這100天時間裡,美國政府到底做了什麼?美國政府為何對疫情一再改口、自相矛盾?

xxx5月11日,在美國紐約布魯克林一家醫院外,醫護人員準備將一名病人送入急診。(圖/新華社,王迎攝)

在2020年這場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中,美國已有超過百萬人感染,數萬美國人病亡,美國成為全球新冠確診和死亡病例最多的國家。美國《大西洋》月刊刊文中甚至出現這樣的哀歎:「美國人每天早上醒來後都會覺得自己生活在一個失敗國家。」

為什麼擁有領先醫療資源、技術和人才的美國,在有中國和世界衛生組織及時預警的情況下,卻在不到百天內報告的確診病例數從1增至100萬以上?疫情在美國發展的時間線真的搞清楚了嗎?為什麼還有眾多謎題待解?為什麼世界主流科學家認為病毒來源於自然界,而美國政府卻罔顧事實一味推銷陰謀論?

時光無法倒流,但時間的碎片可以一一拾起、拼接。重重疑雲之下,美國人需要真相,世界需要答案。

「零號病人」還能找到嗎?

3月27日,位於美國馬里蘭州德特裡克堡的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重啟工作。但該研究所此前突然封閉的疑雲並沒有因此消散。

據《紐約時報》等媒體報導,2019年7月,德特裡克堡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被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要求暫停對高致病性病原體的研究工作,理由是「沒有足夠有效的系統來淨化從這個最高安全級別實驗室排出的廢水」。但疾控中心以「國家安全」為由,拒絕公佈其他資訊。

而人們已知的是,這一實驗室曾多次發生安全事故。今年3月,美國一些民眾自發在白宮請願網站發起請願,要求政府公佈去年突然叫停德特裡克堡實驗室研究工作的真正原因,解釋有關該實驗室的大量新聞報導被刪除的真相,並澄清實驗室是否存在病毒洩漏問題。

德特裡克堡實驗室只是美國新冠疫情疑雲的冰山一角。單看美國迄今公開的疫情時間線,有太多令人費解之處:美國是目前唯一確診病例超百萬的國家,跟其他國家完全不是一個數量級,為何美國疫情如此嚴重?

美國官方資料顯示,美國1月21日報告首例新冠病例,2月29日報告首例新冠死亡病例。

然而,美國媒體5月5日披露,佛羅里達州1月份已經出現確診患者,而且感染的171人中沒有一人曾前往中國。

加州聖克拉拉縣衛生部門4月21日公佈的屍檢報告顯示,美國最早一例新冠死亡病例出現在2月6日,比聯邦政府公佈的首例死亡病例早了20多天。

聖克拉拉縣衛生局局長莎拉·科迪說,當地屍檢報告表明,新冠病毒在1月甚至更早就開始在加州社區傳播。當地官員還稱,加州最早的感染病例可能出現在去年12月。

4月30日,新澤西州貝爾維爾市市長梅爾哈姆透露,自己新冠病毒抗體檢測結果呈陽性。他認為自己在去年11月感染病毒,但當時被認為是「流感」。

由於新冠疫情與秋冬季的流感疫情有重合,生物學領域著名研究機構斯克裡普斯研究所專家埃裡克·托波爾質疑:「究竟有多少人被誤認為流感或肺炎患者,而實際是新冠病毒感染者?」

據美國疾控中心估計,從去年10月到今年4月初,美國可能有3900萬至5600萬人感染流感,其中2.4萬至6萬人死亡。

而美國疾控中心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3月11日出席國會眾議院聽證會時,在議員追問下承認,美國可能有新冠死亡病例被誤認為是流感死亡病例。

越來越多的資訊浮出水面,自然而然會讓人追問:新冠病毒到底何時在美國出現?美國死於新冠病毒的真實人數又是多少?

一些專家的模型測算表明,美國真實的確診、死亡病例數字可能更大。然而,美國官方至今沒有全面、及時、準確地公佈疫情資料。

在眾多未解謎團和美國官方一貫的諱莫如深中,鮮活的生命仍在一天天凋零。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統計,截至北京時間13日7時40分,美國確診病例升至1367491例,死亡病例達82227例。

有多少疫情資訊被隱瞞?

5月5日,美國總統川普說,白宮冠狀病毒應對工作組將逐步結束工作,隨後可能設立新的工作組著手恢復受疫情打擊的經濟。領導這一工作組的副總統彭斯也說,可能5月底或6月初向政府機構移交工作組的工作,因為美國疫情走勢顯現「積極」跡象。

諷刺的是,眼下新冠病毒已超過心臟病成為美國排名第一的死因,因新冠病毒喪生的美國人數量超過了死於越南戰爭、海灣戰爭、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的美國人的總數。

在美國輿論一片譁然和質疑中,僅過了一天,白宮就改口:工作組將繼續存在,但會改變重點。

《紐約時報》評論說,白宮解散工作組的計畫表現出了它特有的混亂。

事實上,面對這次疫情,美國本有充分的準備時間。早在1月初,中國就定期向美方通報疫情資訊和防控舉措,到1月23日武漢「封城」時,美國公開確診病例也只有1例。世衛組織1月31日就向國際社會發出了最高級別預警,美國情報機構1月和2月也在為總統川普準備的十幾份機密簡報中就新冠病毒反覆發出警告。

然而,白宮在兩個月時間裡持續淡化疫情威脅,直到3月初,依然告知公眾「風險非常低」。而當3月13日川普終於宣佈全美進入「國家緊急狀態」時,美國各地都已出現疫情暴發跡象。最終,美國確診病例從1到100萬只用了不到100天。

美國《大西洋》月刊指出,2020年的美國以一場嚴重和深遠的潰敗震驚了自己。

人們有權知道:中國向世界各國發出的警告是同樣的,信號是清晰的,為什麼有的國家做出了足夠反應,進行了及時干預,而美國卻讓疫情發展到今天的地步?在這100天時間裡,美國政府到底做了什麼?美國政府為何對疫情一再改口、自相矛盾?

人們有權知道:早在1月初,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就已收到分別來自美國國務院和美國國防情報局下屬國家醫學情報中心的報告,預測新冠疫情將蔓延至美國並可能發展成「全球大流行」,為什麼美國政界人士起初想盡辦法對病毒威脅輕描淡寫,拖延「封城」決策,用「一切都在掌控中」的說法蒙蔽公眾?

人們有權知道:美國多個養老院接連上演聚集性感染悲劇,但眾多家屬卻長時間對相關情況一無所知,為何官方不及時報告病例,甚至推遲公佈死亡人數?

人們有權知道:為什麼美國多名參議員利用職務之便提前瞭解到疫情嚴重程度後,不是第一時間對公眾預警,而是迅速拋售自己手中股票?這些權貴又為何至今沒有被追責?

人們有權知道:白宮為何限制抗疫官員同美國國會的接觸,拒絕讓政府首席傳染病專家安東尼·福奇出席眾議院聽證會,解雇不合總統心意的新冠疫苗研究專家?

人們還有權知道:成千上萬美國人正在死去,拉美裔、非洲裔感染率和病亡率居高不下,更多美國人面臨財務崩潰、生活陷入困境,底層民眾沒錢治療甚至只能「等死」,為何美國政府還宣稱,即便死10萬人也代表防疫工作「做得好」?

《紐約時報》一篇專欄文章這樣總結美國政府在疫情中的表現:傳播不良資訊,播撒虛假希望,重新編造歷史,重新幻想科學,喋喋不休地談論所謂英雄主義,猛烈攻擊任何質疑的人,沒有領導力,沒有共情……

美國輿論認為,在一些美國政客眼中,死亡人數與選舉政治所依賴的經濟資料相比,無足輕重。

美國華盛頓大學亨利·傑克遜國際問題研究學院副教授斯科特·拉尼茨撰文說,在高度互聯互通的時代,人們可以接觸到比以往更多的新資訊,但同時也更容易受到操控。用虛假和有害的資訊影響輿論,能使美國民眾更難以搞清真相和向政客問責。

美國為全球抗疫做了什麼?

疫情暴發初期,有美國政客算計的是「疫情有利於製造業回歸美國」;疫情開始在多國蔓延後,美國政客想到的是落井下石,追加對伊朗制裁,並試圖用取消制裁換取「顛覆委內瑞拉政府」;疫情在盟國愈演愈烈之時,美方卻截留一些盟友訂購的防疫物資,甚至想花重金爭奪一家德企新冠病毒疫苗的專有權……

人們要問:美國和各國人員往來頻密,現在成為世界疫情的最大暴發地,如果美國控制不住,給世界帶來第二波重大疫情,這筆賬要怎麼算?加拿大調查發現本國早期疫情最大來源是美國,澳大利亞等國也紛紛表示海外輸入病例大多數來自美國,美國是不是該為擴散疫情道歉?

人們要問:美國加速遣返來自拉美的非法移民,卻不對他們進行病毒檢測,單是瓜地馬拉一國3月以來就有多架載有被遣返非法移民的航班上出現新冠確診病例,航班上確診人員平均占比約為50%。美國是不是該被這些國家追責、索賠?

人們還要問:在全球抗疫的關鍵時刻,美國政府對協調國際抗疫行動的世衛組織停繳會費,損害全球抗擊疫情、挽救生命的努力,嚴重干擾和破壞發展中國家抗疫鬥爭,美國該不該給全世界人民一個解釋?

《柳葉刀》主編理查·霍頓說,川普政府在全球公共衛生危機期間斷供世衛組織並對世衛組織提出無根據的指控,已經傷害美國政府的誠信,是違反人道的罪行。

世界銀行前首席經濟學家安妮·克魯格指出,美國政府實際上是在對人類健康發動戰爭。

◎新華社北京訊

【延伸閱讀】
新冠疫情大流行年代的國際情勢

跟譚德塞槓上? 台灣離世衛更遠還是更近?
招名威,你還可以更壞嗎?

美元量化寬鬆,救得了金融市場恐慌救不了美國經濟
新冠疫情,新自由主義資本全球化的終結?
誰能活下去?新冠病毒衝擊全球治理體系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