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灣轉型正義的未竟之處:白色恐怖政治犯的《紅色青春》

3 周前 / 0 comments

時至今日,白色恐怖案件的補償已在2014年告終,2018年成立的促轉會,則透過「撤銷有罪判決」的方式,為包括中共地下黨員在內的數千名白恐受難者平反。當官方積極回復受難者名譽的同時,是否也正視這些受難者的思想脈絡了呢?即使已經民主化了,還是存在著將不同主張和思想的人們定義為「匪」的污名眼光,那麼「我們的思想真的自由了嗎?」

【方遠觀點】「轉型正義」外的《紅色青春》:當政治受難人就是「共匪」

1 月前 / 0 comments

有別於被主流捧在手心上的作品聚焦於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被迫害」與「被冤案」的敘事,《紅色青春》讓人最驚豔之處,在於走進了受難者的心靈與思想裡,不是只為了再現「恐怖」,更重要的是他們為什麼選擇走上這一條道路。

不忘紅色初心,追求國家統一 白色恐怖受難人秋祭弔念犧牲難友

2 月前 / 0 comments

白色恐怖受難者團體「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11月21日下午在馬場町紀念公園舉行2021年「白色恐怖秋祭」,以「不忘初心 改造社會 砥礪前進‧國家統一 民族復興 勝利在望」為主題,悼念白色恐怖時期被刑殺的政治受難者。

【快評】轉型正義的共犯結構:反思黃國書事件

3 月前 / 0 comments

黃國書曾任國民黨線民一事,只會讓我們逐漸看明白,民進黨不過就是另一個國民黨,其所代表的利益都是台灣統治階層、買辦群體的利益。這是台灣逐漸走向消亡的悲哀,黃國書事件不過是這過程的其中一筆。

長津湖戰役「冰雕連」主要是國軍俘虜?台灣歷史教育去中反共的悲劇謬論

3 月前 / 0 comments

志願軍老兵戰俘、白色恐怖政治犯趙英魁的生命故事,貫穿了國共內戰、抗美援朝戰役、白色恐怖,呈現大時代下的歷史動盪與複雜。台灣的歷史教育不只因去中國化而碎裂殘缺,更因反共教育而淪為片面且扭曲。避免鬧劇,有賴海峽兩岸的有識之士,持續挺身還原歷史的複雜與真實。

高舉統一大旗的白色恐怖死刑犯:中新社專訪台灣勞動黨主席吳榮元

4 月前 / 0 comments

台灣民間的愛國統一力量歷史悠久,台灣勞動黨主席吳榮元作為這股力量的代表性人物之一。吳榮元接受陸媒中新社專訪,吳榮元在受訪中表示:台灣勞動黨自許能在台灣充當黑暗中的燈塔,也是對台灣社會最大的正義和最大的善。

【方遠觀點】綠營寫手們,別自以為「老紅帽」是「民進黨同路人」

4 月前 / 0 comments

我和我的朋友們所認識的「老紅帽」,完全不同於綠營寫手、《返校》和《天橋上的魔術師》所描繪的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當他們藉著「白色恐怖」、「轉型正義」來「抗中保台」、當他們推出「國安五法」「反滲透法」來「復辟戒嚴」時、當他們對美國和日本拼命感恩戴德時,可曾真心誠意地直面過「老紅帽」們主張「民族與階級雙重解放」的「本來面目」。

《禁書的年代》10:消失的左眼,未曾解開的禁忌

11 月前 / 0 comments

由於長期的政治禁忌,所有左派的書全面禁止,台灣變成一個缺少「左邊眼睛」的社會。台灣的世界觀因此只有一半。其遺毒,至於今。而那種動不動戴人紅帽子,罵人「親共」「大中國沙文主義」的口號,遺傳至今,即使換了執政黨,其實仍可聞到戒嚴的腐味。

《禁書的年代》9:《原權會》和《春風詩刊》

11 月前 / 0 comments

作為詩的最後,它的本意是要激起一種批判,一種反抗。應該說,當時的自己偏執的以為,詩是一種武器,批判的武器,如果有一天,革命來臨,即使詩要被遺忘,也沒有關係,只要能呼喚一個時代的來臨。當時天真而浪漫的革命幻想,當然已經成為昔日黃花,反而是對台灣命運的黑色本質的透視,竟像預言般的,看見最後的歸宿。而我也彷彿看見自己內在,那深隱未顯的安那其的深淵。

《禁書的年代》8:約稿,總在貓鼠之間

11 月前 / 0 comments

這是一個禁書狂賣的黃金年代。書愈禁,雜誌愈禁,愈好賣。特別是在重慶南路的小小攤子上,你只要多去幾次,老闆就會從書報攤的下層裡,抽出幾本雜誌,或一本書說:「剛被禁了,要不要?」

第 1 頁,共 5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