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親歷者證言:專訪陳明忠(下)

By 兩岸犇報 / 2021-02-26 16:42:15 /
兩岸
歷史
摘要:

【編按】「二二八事件」發生迄今整整七十年,歷史的真相並未隨著時間的推移和檔案的解密而水落石出,反倒因為藍綠鬥爭的尖銳化,特別是兩次政黨輪替而出現了各種版本的解讀,糾纏不休。歷史是事實的反思,所有對事件的詮釋都免不了的要參揉著人的價值判斷,受到個人的視野、立場和黨派性的侷限。本版專訪陳明忠先生,為讀者還原當年二二八發生時陳先生的所見所聞。

◎原文刊於《兩岸犇報》第147期,2017年4月13日發行
◎上篇:
二二八親歷者證言:專訪陳明忠(上)


xxx陳明忠(1929-2019)曾於白色恐怖時期兩次入獄坐牢共21年。照片為陳明忠在獄中的照片。

犇報:你怎麼看待民進黨把「二二八事件」視為「台獨」的起源?

陳明忠:民進黨一直在強調二二八是「省籍衝突」,其實並不是真正的省籍衝突,是被統治者與統治者之間的矛盾,主要是當時貪污腐化的不滿。謝雪紅也是以打倒貪官污吏為口號,只不過因為當官的都是外省人,因此有一些誤會,連老師都被連累。當時透過台灣人的保護來保全外省人的也有很多,各地方都有,但是保護的都不是當官的,都是老師和其他的外省人。

近年來,台灣有皇民化思想復辟的現象,連國民黨都在紀念八田與一,說日本人有多好。最主要就是參加二二八的反日的知識份子,後來都加入地下黨,在五〇年代被肅清。反而是和日本勾結的這些人起來,話語權被他們拿走。日據時期皇民化的地主階級,除了像上述所說的「大公企業公司」,因為跟江浙集團的利益衝突而心生不滿之外。土地改革也是一個重要的因素。

光復初期,台灣擁有10甲以上土地的大地主,雖然只佔全省家庭戶數的2%,但卻佔有全省總耕地面積的三分之一以上。為了剷除共產黨在農村的支持基礎,五〇年代國民政府在美援機構「農復會」的指導下,推出「三七五減租」、「公地放領」和「耕者有其田」等一連串的土改政策。對於被徵收的土地,是以七成的實物土地債卷和三成的四大公司股票(水泥、紙業、農林和工礦等公營事業股票)作為補償。四大公司的股票本來票面價值是十元,實際上只值二元,這就已經被騙了。徵收的地價,還以戰爭時期的兩年半的收成來計價,還不算期間作物。可說是土地用很便宜的價錢跟你買,但四大公司的股票又以高高的價錢賣給你,引起地主階級很大的不滿。

再加上為了安置隨著國民黨撤退來台人員(估計有170萬人),公教人員的工作都被他們拿走,造成地主出身的知識份子找不到工作。那些地主階級的子弟,因為土地沒了、工作也沒了,後來就跑到日本和美國。所以日本的台灣獨立青年會是在1960年成立,美國的台獨聯盟隨後在1970年成立,一直要到八〇年代末期,台灣解嚴後才遷盟回台和民進黨合流。

xxx陳明忠在2005年代表台灣統左派與國民黨和解就表示:「台灣島內嚴重的族群對立,其實跟國共內戰的歷史有關,只有實現兩岸和解,才有可能化解島內省籍矛盾」。

留在台灣這邊的,一部分人用土地換了四大公司的慢慢經營,經營時會不滿,就是因為國民黨帶了170萬人來台,要安插在公營公司裡,但公司不需這麼多人,這樣公司就會賠錢。賠錢的話,銀行就借錢給他們。銀行的錢只借給公營,不借給私人,民間都借不到。另外一大部份人,剛好趕上1960年代美國調整東亞分工,日本將淘汰的勞力密集產業轉移到台灣生產,創造了日後為數將近百萬,佔台灣出口產值90%以上的中小企業群體。他們都做外銷,有信用狀才可以借錢。技術和資金來自於日本,產品的銷路在美國,再加上土地改革的怨恨,自然形塑了「親美、媚日、仇蔣、反共」的意識形態主流,成為七〇年代黨外民主運動的社會基礎。

我們可以說,所謂台獨「二二八起源論」並沒有根據,台獨真正的起源是「土改」。一方面,日據時期抗日,希望中國走向統一的統左派大致上都被消滅了,沒有被槍斃的也都在坐牢。一方面,這些以皇民化地主階級為大宗的中小企業都起來了,在八〇年代與海外台獨合,成為今天民進黨的主要成分。所以,二二八的直接後果並不是台獨,台獨是因為國民黨肅清了統左派的力量,加上土改的因素才慢慢崛起。二二八事件發生的時候,沒有聽到誰主張台獨,只有美國駐台副領事喬治柯爾(葛超智)身邊糾集了一些人,像後來當到省民政廳長的蔣渭川,強力鼓催託管論,但是人數很少,影響也有限。

犇報:從你剛剛的談話,我們大概可以總結出幾個觀點:首先,造成二二八官民衝突的主要因素,既不是「省籍衝突」,也不是「皇民造反」,而是台灣人民反對國民黨當局專制、腐敗的鬥爭,但細究其根源,其實是跟光復當時海峽兩岸在社會發展階段的落差有關。其次,台獨的起因,跟二二八沒有直接的關聯,主要是地主階級基於對土改政策的不滿,加上日後台灣中小企業在東亞分工中的位置和利益格局,才逐漸形成台獨勢力。最後,二二八事件之所以被皇民化階層掌握了話語權,型塑台灣社會「被扭曲的歷史集體記憶」,事實上是跟五〇年代白色恐怖對統左派愛國力量的全面肅清有關,才會出現歌頌日本殖民統治的現象。

歷史是事實的反思,我們無法改辦過去,但卻可以透過歷史的解釋去形塑未來。因此,最後我想再請教您一個問題:面對當前民進黨全面執政,在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一個中國的原則的情況下,兩岸關係的正常交流和發展面臨了一個新的轉折期。再加上蔡英文當局為了承繼李登輝以來的去中國化政策,全面推行所謂的「本土化」,其實是台灣的「再殖民化」。您作為二二八事件的參與者,最為戰後台灣政治變遷的見證者,從一個一個堅定不移地「無悔」的統左派的立場,您對於今後如何化解兩岸當前的僵局?如何避免二二八歷史悲劇的重演,有什麼建言可以提供年青的一代做為參考。

xxx陳明忠從連戰手中接過兩岸「和解之鑰」。

陳明忠:我只能說,要了解大陸,沒有了解大陸就沒辦法。如何正確地瞭解大陸的過去、現在和未來,非常重要。譬如說,改革開放以來,大家都說大陸會倒,很快地就會崩潰。實際上他不但是沒有倒,還一直在崛起。為什麼會出現「中國崩潰論」?民進黨是以資本主義的價值觀念來看社會主義,拿西方的尺度來測量中國的體制,覺得沒有走西方的道路中國就會倒。他們不知道中國從五四運動以來,是吃了多少的苦,付出了多少代價,才找到今天能夠與中國具體國情相適應的,能夠救亡圖存,最終實現民族復興的道路。

還有,習總書記說:「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現在,台灣有些人認為中國走資,背離了社會主義的道路,這也是對中國社會性質和改革開放事業的缺乏理解的緣故。鄧小平說的很清楚,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改革開放,說清楚一點,就是在共產黨的領導之下,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充分利用資本主義的積極因素,為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現代化社會主義國家創造積極條件的「特殊過渡階段」。這一點,我認為和列寧在新經濟政策之後,提出蘇聯要在一個很長的時期,為了準備進入社會主義社會所需要的物質和文化基礎,要實行所謂的「作為特殊過渡時期的國家資本主義階段」有互相輝映之處。把共產黨根據中國實際所走的特殊過渡階段,和西方金融寡頭的國家資本主義混為一談,就是對中國的不了解。

另外,還有像西方「普世價值」話語權的問題,一定要有所理解和突破。資本主義時常說的是機會平等,真的能平等嗎?出發點都不平等,機會怎可能平等。出發點、立足點都要平等,不然都是騙人的,這只是資本主義的說法。我們不但要政治民主,經濟也要民主,社會也要民主。一定要瞭解這些東西,兩岸人民的「心靈契合」才會有好的基礎。(全文完)

◎採訪/陳福裕
◎錄音整理/史學敏

二二八親歷者證言:專訪陳明忠(上)
二二八親歷者證言:專訪陳明忠(下)

【延伸閱讀】
二二八的導火線:那位賣菸被打的母親林江邁
【方遠觀點】轉折年代中的二二八
無悔的勇者陳明忠離世:台灣統左力量後繼有人
以革命為志業:陳明忠的人格與風範
紀念陳明忠,兩岸和解走出省籍矛盾的歷史陰霾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