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稱左派的史明留下了什麼啟示?

By 微信公眾號搬運工 / 2020-08-13 12:23:06 /
歷史
左翼
摘要:

史明自詡社會主義者,但是對馬克思的理解卻是「馬克思說過:『資本主義社會中有毀滅人性的一面,所以要革命。』」這一類荒誕可笑的東西。歸根到底,史明欣賞馬列主義關於民族自決權的內容,甚至脫離共產黨後仍然講馬列主義,無非是因為馬列主義中關於民族自決權的內容,可以供其大抄特抄。

◎文章來源:科學的歷史觀


xxx1937年早稻田大學讀書時的史明

史明,出生於1918年11月9日,幾乎是十月革命的同齡人。他比李登輝更加長壽,2019年9月20日才去世,活了一百多歲。史明本名林朝暉,他的父親林濟川留學日本,是高級知識分子,曾經參加過新民會和台灣文化協會,和林獻堂、蔣渭水等人熟識。1938年日本占領廈門之後,林濟川曾經出任廈門偽政權公賣局長,日本投降後曾以漢奸罪被起訴。

史明的母親施阿秀,出身於士林施家大戶。施家是有160甲(台灣一甲大致相當於大陸一公頃,為9,699.17平方公尺,160甲相當於2300多畝)土地的大地主。施阿秀是施家的獨女,因此史明過繼到母系,改名施朝暉。史明讀的小學,是以日本學童為主的台北市建成小學校。小學畢業後進入台北州立台北第一中學校讀書,開始表露出濃厚的反日情緒。

1937年,史明進入日本早稻田大學攻讀政治學和政治經濟學,深受馬克思列寧主義影響,認同社會主義。1942年由於太平洋戰爭爆發被迫提前畢業後,決定前往中國大陸參加共產黨領導的抗日運動。

1943年,史明來到大陸,參加共產黨領導的地下抗日活動。1945年,日本戰敗後,史明來到華北聯合大學受訓。1946年國內戰爭爆發後,史明參與了解放戰爭。1947年,中國人民解放軍把俘虜收編的台灣士兵組成「台灣隊」,由史明出任代理隊長和政治教員負責訓練。這使得史明思想發生變化。他認為共產黨利用福佬、客家人的矛盾分化台灣人,產生不滿情緒,認為台灣人與中國人不能在一起。同時期,他目睹土改運動鬥爭地主,更加失望。1949年,史明偽造證件,逃離解放區,前往青島並返回台灣。

早在日本時期,史明就鄙視國民黨。1947年,史明已經得知二二八事件。回到台灣後,史明籌劃武裝,准備刺殺蔣介石。但是事情敗露,1952年逃亡日本。自此,史明在日本流亡了41年,一直到1993年才回到台灣。在日本期間,史明積極從事台獨活動,宣講台灣民族主義,台灣社會主義,獨立建國路線等。1962年出版《台灣人四百年史》,並改名史明。史明認為必須用唯物辯證史觀來剖析台灣社會的發展,核心理念就是台灣民族主義。史明認為,國民黨政權是對台灣的殖民統治,台灣獨立要經歷兩個革命階段:一是民族、民主革命,打倒國民黨集團及其殖民統治,建立民主制度;二是社會主義革命,建立一個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國家。

史明的這些論述,形式上是經典的馬列主義革命階段論,是我們非常熟悉的內容。史明的目標,看起來也是馬列主義的社會主義目標,但是史明很反對搞階級鬥爭。史明說,他一生一貫的思想就是人道主義。其實,縱觀其思想和人生歷程,無非是三個關鍵點:

一、他出身於大地主家庭,不能接受共產黨土改消滅地主。魯迅說過,有一種人,「好像有一種錯誤的思想,他們以為中國只管共產,但他們自己的權力卻可以更大,財產和姨太太也更多;至少,也總不會比不共產還要壞。」 「假使共產主義國裡可以毫不改動那些權力者的老樣,或者還要闊,他們是一定贊成的。然而後來的情形證明了共產主義沒有上帝那樣的可以通融辦理,於是才下了剿滅的決心。」史明並不是有權者,但是他來自大地主家庭,他或許可以接受溫和的土改,但不能接受共產主義式的土地革命。

二、他有狹隘的地方民族主義思想,認為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台灣人不是中國人。抗日時期去中國大陸,也是因為反抗日本帝國主義,而不是因為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反抗日本帝國主義,是因為日本在台灣的殖民統治。所以,如果不涉及到台灣問題,他可以和共產黨攪和在一起。一旦涉及到台灣和台灣人,對不起,他就立刻劃出了分界線,即使現實存在著閩南人與客家人之間的矛盾,對外都是台灣人;解放戰爭中,其他地方的人上前線,死就死了,台灣人就不該上前線。

三、因為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所以國民黨政權是中國人的殖民政權,反對國民黨不僅是反對它的反動統治,而且反對它的殖民統治。對國民黨的反動統治不是從階級的角度分析,而是歸咎於省籍。哪怕時過境遷,國民黨已經本土化,還是堅持國民黨是殖民者,因為國民黨是共產黨在台灣的看門狗。過去國民黨罵台獨是共產黨的傀儡,現在台獨罵國民黨是共產黨的狗。所以,雖然國民黨已經本土化,但是國民黨不主張台獨,就是殖民者,就要打倒。而且借助於這樣的似是而非的說法,把社會主義革命放到了遙遠的將來,眼下就是民族革命!說到底,就是要獨立!

由此可見,所謂的左翼理論,甚至是所謂的馬列主義,可以變成怎樣荒謬的玩意。史明自詡社會主義者,但是對馬克思的理解卻是「馬克思說過:『資本主義社會中有毀滅人性的一面,所以要革命。』」這一類荒誕可笑的東西。歸根到底,史明一開始接觸馬列主義,無非是因為他欣賞馬列主義關於民族自決權的內容;而史明在脫離共產黨後仍然講馬列主義,無非還是因為馬列主義中關於民族自決權的內容,可以供其大抄特抄。他思想的一貫核心,並不是什麼人道主義,而是台灣獨立。許多台灣人有種悲情意識,所謂台灣被荷蘭人、西班牙人、明鄭、清朝和日本人還有國民黨先後統治,台灣人從來沒有掌握過自己的命運。這種悲情意識的潛台詞就是你們都無法無天過了,也該輪到我們自己了吧?

馬列主義關於民族自決權的內容十分豐富,如果把民族自決權理解為任何一個民族在任何情況下都有直至分離的自決權力,那是對馬列主義的歪曲。恩格斯指出,不是所有民族都有自決的權力。列寧指出,民族自決權是資產階級的權利,共產主義者對此持消極態度。一切利益都要服從於無產階級革命的利益。因此,馬列主義從來沒有無條件支持過民族獨立,更沒有隨意認同什麼地方的人自稱為一個民族。在狹隘的地方民族主義者看來,只要自己沒有獨立,就是被殖民,就是不平等。而獨立訴求的背後,基本上是把地方利益集團的利益置於整個國家的利益之上,把地方有產階級的利益置於無產階級的利益之上。把這些狹隘的利益用左的意識形態包裝起來,也改變不了其反動的本質。所謂的地方社會主義,或者所謂的「城邦」(比如香港某些人所主張的),都是如此。

所謂「台灣人」這個「民族」完全是為了獨立的目的而被虛構出來的。壓迫台灣普通勞動者的,不是大陸,不是共產黨,而是台灣的有產階級。對此,「社會主義者」史明非常清楚,他說:「我個人認為台灣應該屬於社會主義的民主與民族革命,而不是社會主義的階級革命。因為台灣是殖民地,要是資本家和大眾在階級革命的情況下自我分裂,要如何面對外來的統治者呢?」同時,史明還大言不慚地說,「大家都說史明是獨立運動中左派,……事實上左派就是站在大眾的立場、為大眾謀進步,沒有人站在資本主義立場,卻又號稱自己是左派的。」所以,對於這些所謂的左派來說,左就是掛在嘴上說說的。這種左派到處都是,在我們身邊也有很多。很多人嘴上要多左有多左。至於真相如何,還是要靠大家明辨是非的能力。


【微信公眾號搬運工】兩岸從過去的隔絕對峙,逐漸走向和平往來,然而兩岸資訊因傳播媒介、傳播文化等差異,讓兩岸社會的資訊並不如想像中流通。犇報「微信公眾號搬運工」將微信上新奇有趣的公眾號資訊,以轉載的方式分享給台灣民眾,有興趣的朋友可關注相關公眾號,持續追蹤最新資訊。

文章轉載:史明留下了什麼啟示?
文章來源:科學的歷史觀
◎作者:馬寧

【延伸閱讀】
《兩岸犇報》第233期上線囉!
【犇報社評】蓬佩奧的「新冷戰檄文」,回到過去並不能改變未來
為兩岸和平統一奮鬥 台灣統運重要人物王曉波、毛鑄倫相繼逝世
李登輝背叛共產黨始末(上)
陸媒新華社蓋棺論定李登輝
台美關係歷史性的一刻?根本只是親美反共的老調重彈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