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通訊】後疫情時代:失效的美國聯邦體制

By 花俊雄 / 2020-05-15 14:36:42 /
美國
新型冠狀病毒
摘要:

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美國聯邦體制這一套建立於18世紀末的頗具「古典」色彩的體制也正經受著巨大壓力的考驗,如果它不能交出一份令人滿意的答卷,美國人民會歸咎於川普這個總統,還是歸咎於聯邦體制,11月份大選結果或許能夠揭曉。

xxx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美國聯邦體制這一套建立於18世紀末的頗具「古典」色彩的體制也正經受著巨大壓力的考驗,如果它不能交出一份令人滿意的答卷,美國人民會歸咎於川普這個總統,還是歸咎於聯邦體制,11月份大選結果或許能夠揭曉。圖為美國首都華盛頓,一架飛機在夕陽映照下飛過華盛頓紀念碑。(圖/新華社)

美國東部7州(馬薩諸塞、紐約、新澤西、康乃狄克、賓夕法尼亞、特拉華和羅德島)和西部3州(加利福尼亞、奧勒岡和華盛頓)以及中西部7州(明尼蘇達、密西根、俄亥俄、威斯康辛、伊利諾、印第安納和肯德基)分別於4月13日和16日宣布成立東部「多州同盟 」和「西部各州條約」以及中西部類似《邦聯條款》鬆散組織的區域聯盟。區域夥伴組織標志著應對緊急情況的新框架的產生,這一方面是對聯邦在應對疫情不力情況下自我救濟措施;另一方面也是聯邦的中央權力以及各州地方權力矛盾所致。

這三個區域夥伴組織的共同目標是,作為地區聯盟共同作出疫情的聯防聯控以及重啟經濟的決定。它們負責思考怎樣才能穩妥地重啟經濟,同時採取強健的地區協調手段來避免疾病的第二波侵襲。在這兩個方面,聯邦政府與州政府之間存在不少分歧。

根據美國憲法,州政府不是聯邦政府的下級政府,而是擁有準主權的政治實體,與聯邦政府分管不同領域的具體事務。聯邦政府與州政府經常在邊界模糊不清的事務上發生衝突。在應對此次新冠疫情中,聯邦政府面臨著擴權與限權之間的矛盾。一方面,新冠疫情來勢洶洶,要求聯邦政府動員大量人力、物力資源進行防疫,同時在緊急狀態下以強制手段限制疫情在人群之間傳播;另一方面,美國憲法並沒有賦予聯邦政府在公共衛生緊急狀態下的專斷權力,諸多內政事務上的緊急權力是屬於州政府的。

即使在3月13日川普宣布美國進入國家緊急狀態的情況下,聯邦政府在很大程度上仍無權過問屬於州內事務警察、衛生、教育等領域。比如在國家緊急狀態下,聯邦政府也不被允許調動州警察進行防疫、隔離相關的公務,警權是州權的一部分,如果聯邦政府提供任何方式調動州警察會涉及「強徵」,在現行憲法下是違法的。國家緊急狀態主要賦予了聯邦政府運用聯邦負責的社保項目、財政資金和調動聯邦各行政機關向美國各州政府與民眾提供援助。但川普在行使這方面的權力上,如新冠檢測問題、醫療資源的籌集和分配問題、聯邦政府資助各州資金問題、醫療資源進口協調問題卻搞得怨聲載道。

3月18日,川普表示正在考慮對紐約州、新澤西州和康乃狄克州疫情最嚴重的三州進行以聯邦政府名義下達強制隔離。川普認為強制隔離可以有效控制這三州的疫情擴散。不料遭到了紐約州州長庫莫的強烈反對,他認為這麽做是非法的也是不可行的,並且會造成混亂與恐慌。庫莫還稱川普的建議基本上相當於「聯邦政府向這些州宣戰」。有觀點認為,如果援引《公共衛生服務法》,川普政府阻止紐約、新澤西、康乃狄克三州與其他地區的州際交通是合法的。但也有反對意見指出,這樣做涉嫌違憲。州際貿易屬於國會的管轄範圍,如果需要管控州際交通需要援引美國憲法中的州際貿易條款,在沒有國會授權的情況下,總統貿然行事將會造成違憲。

而最能夠體現美國聯邦政府與州政府之間對抗性政治特點的還是有關宣布「解封」重啟美國經濟的爭議。對於由誰來決定重啟美國經濟,川普4月14日說,鑒於美國新增新冠病例已過峰值,他將公布重新開放經濟的指導意見,並認為自己在重新開放上有「絕對權力」。州長們在「解封」問題上顯然與總統意見不同。他們認為川普不能越權強行宣布「解封」重啟經濟。如今已有10個州簽署「反抗條約」,公開向白宮叫板。在紐約州州長庫莫帶領下,東部7個州合作建立了「多州委員會」,規定7個州將相互協調,研究重啟經濟和開放州管轄權的計劃;西部3個州也達成了《西部各州條約》,研究如何重新開放本州經濟,並控制未來的疫情。

面對這種情形,白宮在4月16日发布了題為「美國再開放」的指導綱要,為各州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間分階段重新開放提出了一整套非強制執行標準。川普已從原有立場上後退。同一天在與全美州長們通話討論恢復經濟計劃時,川普總統說:「你們要自己做主。」

對抗性政治進一步惡化的一個直接後果是州政府對聯邦政府產生信任危機。雖然無論是東部7州和西部3州以及中西部7州等三個區域聯盟都不可能導致任何一個州的獨立,但白宮正遭遇巨大的「信任危機」則是不爭的事實。各州與白宮之間的不信任、矛盾衝突越來越公開化,尤其是在那些民主黨佔據優勢的州(在成立區域聯盟的17個州之中只有馬薩諸塞、俄亥俄和印第安納三州是共和黨掌權,其餘均為民主黨)。信任危機帶來必然的後果,是美國政府應對新冠疫情的國內治理能力嚴重不足。

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美國聯邦體制這一套建立於18世紀末的頗具「古典」色彩的體制也正經受著巨大壓力的考驗,如果它不能交出一份令人滿意的答卷,美國人民會歸咎於川普這個總統,還是歸咎於聯邦體制,11月份大選結果或許能夠揭曉。

【延伸閱讀】
聯合國「全球人道主義應急樞紐」為何繞過美國落戶中國?
新冠疫情大流行年代的國際情勢
跟譚德塞槓上? 台灣離世衛更遠還是更近?
美元量化寬鬆,救得了金融市場恐慌救不了美國經濟
新冠疫情,新自由主義資本全球化的終結?
誰能活下去?新冠病毒衝擊全球治理體系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