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問題專家金燦榮:中美吵得凶,但結果比預期好

By 犇報綜合報導 / 2021-03-22 14:20:44 /
中美關係
摘要:

美問題專家金燦榮從國際關係角度,指出拜登政府上任後的外交戰略還未定型,目前只能看到方向。就是以中國為對手,恢復國際地位。美國要把這兩個聯繫起來,恢復盟友關係,重新樹立國際規則的主導權,重新打意識形態牌,這樣就能又恢復地位,又取得對中國的優勢。相對於川普後期,現在的對話品質好很多,雙方願意坐下來談,是個好跡像。

xxx中美高層戰略對話。(圖/新華社,記者劉傑攝)

中美在阿拉斯加的對話結束後,美方違反外交禮儀的舉動與中方的強硬反擊,成為國際輿論的焦點。台灣問題也浮上檯面,連同香港、新疆、對美網攻等,成為美方開場的話題。對此,陸媒觀察者網,採訪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美國問題專家金燦榮,探討在熱點背後,如何評價雙方會談的成果,研判未來中美關係的走向?

在提問到此次中美對話是否如外界所見沒有共識?還是有談成有利於中美未來發展的內容時,金燦榮認為成果是不錯的,雖然開場有點意外,吵得很凶,但結果比預期的好,並指出有三個成果:第一,雙方劃清界線,把界限搞清楚了;第二,有些具體安排,比如成立氣候變化工作小組,對雙方外交官接種疫苗進行協調,未來給外交官和記者提供一些方便。還有在台灣問題上,美方重申一個中國政策不變,承諾再找機會繼續對話。第三個成果就是確立未來合作的方向。

金燦榮認為中美確立一個較平等的對話,以前都是美國指責、中國辯解,以後美國單方面批評的情況應該可以避免,未來要不是平等地對話,就是中方會對著「訓」。金燦榮表示這次中方發言對美方還是有震撼的,認為如果以後平等對話能成為慣例,這是好事,不是壞事。

對於觀察者網提問如何看待雙方各自內部對會議的評價?金燦榮則指出雙方的外交團隊都得到認可,對以後的合作是有好處的。因為中美是大國,都是內政決定外交,外交是內政的延續,內政不支持外交,就得不到延續。金燦榮表示從大陸的自媒體來看,大陸網友對中國外交代表團的表態是比較滿意的,美國的民眾也是滿意。

金燦榮也指出拜登總統對國務卿布林肯「非常驕傲」,清楚表達了拜登的滿意,以及美國的立場和原則。中美外交團隊的表現在各自國內得到肯定,反倒是對以後合作很好,因為意味著國內的制約少了,所以實際上是個好事。

對於大陸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主任楊潔篪的抗議說詞,包括「沒有想到美方會做出有違外交禮儀的這種行為」等,以及為何美方此次的一些行為比較反常?金燦榮表示就自己的理解有幾個原因,一個就是美國國內民眾對華的態度不好,大概接近一半的人認為中國是敵人,三分之二的人對中國態度很負面。在政治圈裡面,反華好像成了政治正確,所以為了讓以後的對話顯得比較有成果,民主黨人就必須得先示強,讓國內放心,讓批評者無從著手。

再一個,民主黨一貫想通過盟友、國際規則、意識形態來獲得某種戰略優勢。所以在中美對話以前,他們先做了一些外交動作。布林肯跟奧斯汀跑到日本、韓國搞2+2對話。美日還搞了一個聯合聲明,有點不太客氣,點了中國的名。美韓2+2上,美國也是罵中國的,但是韓國還可以,不選邊站。可美日確實讓中方不滿意。

當然從美國國內政治來講是可以理解的,因為民主黨一向就被認為在外交上偏軟弱,所以他就要做一點示強的動作。另外就是外交上具體的做法也有問題。比如說他發言的時候,很多話題涉及中國內政。這也是觸發中方的紅線。前面的小動作加上當時對話又不得體,中方加以一定的反制很正常。

xxx楊潔篪在中美高層戰略對話開場白中闡明中方有關立場。(圖/新華社,記者劉傑攝)

對於美方在會議前有很多不友善的動作,沒有為會談創造好的氛圍。包括試圖拉盟友對中國喊話,在聲明裡咄咄逼人,好像借機會表演或者像是跟中方示威。對此金燦榮持樂觀態度,提出整個中美關係是嚴峻的,但是雙方願意坐下來談,是個好跡像。相對於川普後期,現在的對話還比較真誠,品質好很多,在這個背景之下能對話就不錯了,雙方都做到抱著現實的期待去對話。對美國的小動作,中方要批評、要揭露,但是對它願意談話還是要肯定。

對於美國拜登政府的對華外交政策,金燦榮觀察到拜登當局的整個外交政策還沒完全定位。但大致方向還是有的,美國還是要重新回到國際社會當領導,美國把中國當成競爭對手,除了要把國內執政做好,還會用三張牌壓中國,一個是盟友,一個是國際規則,一個是意識形態。三張牌這點繼承歐巴馬,但軍艦飛機來東海、南海的頻率沒減少,從川普那裡繼承軍事動作。繼承川普搞四方機制。

金燦榮指出拜登政府比較新的政策,應在於會更注重美國國內建設。拜登曾強調要跟中國競爭是激烈的、全方位的,跟中國競爭的關鍵還是把美國國內的事搞好。這跟川普不承認美國有問題,把所有問題都怪罪到中國的做法不同。

對於拜登有沒有可能把中國的事炒得很嚴重,轉移美國國內社會爭議的焦點。金燦榮也認為有這種危險的可能性,這次的各種小動作,在很大程度上是做給美國國內看得,或者是做給反對派看。這部分川普和拜登是一致的,中國不幸成為了犧牲品。但金燦榮認為美方做得過分,中方當然要反擊,但無傷大雅的,就一笑了之算了。

對於美國拉幫結派,串聯印度、日本、澳大利亞和中國「對著幹」,未來美國會不會有系統地連結各國給中國在各個方向製造麻煩?金燦榮則認為有些國家確實會利用中美關係,像日本就是這樣。但有些國家,比如說韓國就還好。歐洲也是這樣,有些國家跟美國靠得很近,但金燦榮認為至少德國默克爾政府還可以,跟美國還是有點距離,德國在歐洲有自己的利益,跟美國有利益不同的地方。

關於中美對話一結束,緊接著俄羅斯外長要到中國訪問。對於中美俄之間的關係,金燦榮也指出中美俄還是全球最有影響力的三大國,目前總情勢是美國與中俄關係都不太好,中俄關係總體狀態比較穩定,最近美俄關係甚至有進一步僵化。

最後金燦榮從國際關係角度,指出拜登政府一上任算是順利,簽署多項行政法令,且最重要的是通過1.9萬億美元的紓困法案,是挺大的成果。而外交戰略還未定型,目前只能看到方向。就是以中國為對手,恢復國際地位。美國要把這兩個聯繫起來,恢復盟友關係,重新樹立國際規則的主導權,重新打意識形態牌,這樣就能又恢復地位,又取得對中國的優勢。但拜登政府目前只執政60天左右,雖然開局順利,但還不太好做評價,要等到100天左右評價才會準確一點。

◎報導來源:觀察者網

【延伸閱讀】
後川普時代,拜登能夠找回「美國的靈魂」嗎?
古代從長安走到敦煌要花多久時間?
恩格斯的辯證生成論
英國學者羅思義:人類將見證中國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
「中華第一劍」 證明中國2800年前就有冶鐵技術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