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瞭望 > 海外通訊

【海外通訊】拜登能否讓美國重新領導世界?

1 周前 / 0

在1967年反對越戰的演說中,馬丁路德博士稱美國政府是「當今世界最大的暴力傳播者」。他堅稱,這樣的政府不應假裝「它有一切可以教導別人的東西,卻沒有任何可以向別人學習的東西」。馬丁路德說,美國不應尋求主宰世界,而應該表現出與世界「團結」:首先,應減少製造全球苦難;其次,應與其他國家一道與「貧窮、不安全和不公正」進行鬥爭。

【海外通訊】三十而立話「浦東奇跡」(下)

1 月前 / 0

美國新自由主義的代表人物、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米爾頓•弗里曼(Milton Friedman)曾在1993年到訪上海。他稱浦東開發計劃不過是表面文章,並將其比喻為俄羅斯的「波特金村莊」(泛指專門用來給人虛假印象的建設和舉措)。浦東的現狀雄辯地證明了弗里曼錯了。

【海外通訊】三十而立話「浦東奇跡」(上)

1 月前 / 0

30年前,浦東人到浦西說「進城」,浦西人看浦東叫「鄉下」;上海人說,「寧要浦西一張床,不要浦東一間房」。30年後,從阡陌交通到高樓林立,從寂寂無名到聞名全球,從人跡罕至到萬商雲集,浦東已經發生了舉世矚目、翻天覆地的滄桑巨變。浦東既是過去30年中國發展的參與者,也是中國奇跡的見證者。

【海外通訊】變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為可能的中國道路

3 月前 / 0

過去中國人民生活在外敵入侵、內戰、饑荒、缺醫少藥、無法享有現代教育和大規模失業的悲慘境況下。改革開放40多年來,中國在人均預期壽命、受教情況、經濟生活和健康醫療等方面飛速進步,體現中國是實現公民基本權利最快、範圍最廣的國家,這是史無前例的人類發展故事。直到最近,許多經濟學家還認為消除貧困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中國的故事告訴我們,在減貧方面,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可以成為可能」,新加坡前駐聯合國大使馬凱碩說:「這就是為什麽我們應該把中國的故事傳播到世界每個角落。」

【海外通訊】讓美國民主蒙羞的2020總統選戰首場辯論

3 月前 / 0

這場辯論會約有7千3百萬人觀看,如果觀眾認為既是總統選戰辯論,理應有一定的高度,雙方也將以翩翩的君子風度揖讓,那將大失所望。川普由於迄今民調仍落後於拜登,因此,急於想靠辯論扳回,他想以自己的強勢進攻,襯托出拜登的軟弱,結果卻適得其反。美國2020年總統選戰的首場辯論引起國內主流媒體的一片惡評,歐洲媒體和專家一片譁然,因為辯論做了最糟糕的示範,讓美國自詡為「民主燈塔」蒙羞。毫無章法的辯論只是開端,選舉開票日可能更加混亂危險,令人無法樂觀。

【海外通訊】「懦夫博弈」:中美「脫鉤」誰先踩煞車?

4 月前 / 0

蘋果創辦人賈伯斯曾當面和歐巴馬說過美國國內的教育和基建根本不足以支持製造業回歸,蘋果執行長庫克在川普上台後在網路留言:美國本土連能生產iphone需要的螺絲釘的企業都找不到一家,你跟我說回歸?中國如今已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一製造業大國、第一貨物貿易大國,是140多個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川普競選的小旗子還是浙江義烏生產的,連如此沒有技術含量的東西都脫不了鉤,更遑論其他!反正先踩剎車的肯定不會是中國。

【海外通訊】打臉川普「末日四騎士」:全球學者串連拒絕「新冷戰」

5 月前 / 0

川普政府走上「不負責任的利益攸關方」這條路後,美國失去了道德高地,疏遠了它的盟友。前副國務卿,世界銀行行長佐力克便表示美國歷屆政府長期積累起來的外交資本正在被川普政府揮霍殆盡。7月25日,一場由48個國家學者和活動人士自發組織的題為「任何針對中國的新冷戰都違背人類利益」全球在線公開會議。與會人士一致表示,中美關係是目前全球最重要的關係之一,其惡化將對世界和平構成重大威脅。

【海外通訊】美國黑人解放運動中的兩條路線(下)

6 月前 / 0

布克•華盛頓和杜波依斯的目標是一致的,也就是使黑人不再遭受歧視和侮辱,享受到美國憲法賦予的公民權利和真正的自由平等。他們兩人擁有許多相同的觀點。例如,兩人都認識到黑人中間的貧困、無知和犯罪問題是黑人種族進步的巨大障礙,都認識到發展黑人經濟和教育、提高黑人道德水準的重要性,都強調黑人要自立、自強,也都主張與南部白人友好相處和合作,但兩人在某些原則問題上確有著巨大的分歧。

【海外通訊】美國黑人解放運動中的兩條路線(中)

6 月前 / 0

19世紀末20世紀初美國種族主義的肆虐、黑白種族關係日趨緊張和黑人處境的日益惡化使杜波依斯逐漸認識到坐而言不如起而行。他認為黑人不應繼續默默忍受白人種族主義者對他們權利的肆意侵奪,他們必須挺身而出,為爭取憲法賦予的權利而吶喊,而鬥爭。1920年代開始,杜波依斯的思想越來越激進,傾向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

【海外通訊】美國黑人解放運動中的兩條路線(上)

6 月前 / 0

談到黑人解放運動的歷史,就必須回顧現代美國黑人平權運動的兩位先驅布克•華盛頓(Booker T. Washington)和杜波依斯(W. E. B. DuBois)的行誼。這兩位19世紀末20世紀初黑人解放運動的啟蒙導師在爭取黑人自由平等的目標上是一致的,但在實現這一目標的途徑方面卻存在著許多原則分歧和根本性的不同。然而兩人解決黑人問題的方案都具有現實合理性和積極意義。

第 1 頁,共 3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