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犇報社評】不隨新冷戰起舞,「民主同盟」不過是美好昔日的故技重施

By / 2020-08-27 18:56:51 /
犇報社評
美國
中美關係
拒絕新冷戰
摘要:

今天的中國,不但已成為全球120多個經濟體的第一大貿易夥伴,還是世界多邊體系的擁護者和踐行者。顛覆蘇聯體制的伎倆,恐怕無法簡單的複製在中國身上。只要中國能沉得住氣,保持戰略耐性和戰略定力,不隨著美國的「新冷戰」起舞,蓬佩奧口中信誓旦旦的「民主聯盟」,在缺乏有效的戰略手段,又喪失話語權正當性,傳統盟友也無意站隊的今天,恐怕只能是緬懷「美好昔日」的夢幻泡影而已。

xxx今天的中國,不但已成為全球120多個經濟體的第一大貿易夥伴,還是世界多邊體系的擁護者和踐行者。顛覆蘇聯體制的伎倆,恐怕無法簡單的複製在中國身上。(圖/網路圖片)

自從在尼克森紀念圖書館發表對華「新冷戰檄文」之後,蓬佩奧,這一位毫不諱言地將「撒謊、欺騙與偷竊」視為是榮耀美國不可或缺的手段的國務卿,幾乎是馬不停蹄地到世界各地兜售他的「民主聯盟」,試圖在5G、經濟和軍事等領域對中國進行圍堵。過去半個多世紀以來,在全球戰略上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美利堅合眾國,這一回似乎不是那麼玩轉得開來,許多傳統的盟友不是用委婉的外交辭令敷衍一番,就是以國家主權為由,直接拒絕在5G建設和北溪2號油管項目隨美國起舞。

川普政府的單邊主義透支了美國的外交信譽,以鄰為壑的「美國優先」也讓西方盟友芒刺在背。一葉知秋。8月20日,英國、法國和德國三國外長發表聯合聲明,反對美方要求聯合國安理會根據第2231號決議啟動針對伊朗的所謂「快速恢復制裁」機制。三國外長在聲明中表示,美國自2018年5月退出伊核協議後,不再是協議的參與方,根本無權要求安理會啟動這一機制,並強調「德法英決定,堅定維護多邊主義的基礎性機構與進程,繼續保護聯合國安理會的完整性和權威性,重申所有聯合國安理會的成員國應一道反對任何加劇其內部分裂的行為,對聯合國安理會工作具有潛在嚴重影響的行為說不」。據悉,這是繼8月15日美國提出的「延長對伊朗武器禁運」的決議草案在安理會遭到否決後,美國再次陷入外交孤立。該法案在安理會表決時,除了俄羅斯與中國投下反對票之外,美國僅得到多明尼加支持,其他11個理事國包括德、英、法皆投棄權票。

有鑑於此,美國《華盛頓郵報》網站8月21日發表文章斷言,川普的總統任期將作為肆意妄為的連續的悲劇性破壞進程被載入史冊。文章認為,美國的世界地位,對盟友的忠誠,對民主價值觀的承諾,憲法的制衡,對理性和科學的信仰,對地球健康的關切,對公共服務的尊重,對文明和誠實辯論的信念,對需要幫助的難民的「燈塔」作用,對平等、多樣性和基本尊嚴的渴望——川普將它們全都付之一炬。根據美國蓋洛普公司7月27日發佈的,對135個國家/地區受訪者的調查報告顯示,目前全世界對領導力認可度最高的國家是德國,美國作為世界上唯一一個超級大國,落後德國超過十個百分點,其排名和中國以及俄羅斯不相上下。而值得關注的是,美國的歐洲傳統盟友對其領導地位的支持率最低,其中,61%的受訪者不滿意美國的表現,僅有24%的人表示認同,就連澳大利亞也只有23%。在某些國家,例如德國,對美國政府活動的認可度甚至都不超過12%。

現實永遠想像來得殘酷。看來,蓬佩奧在反華演說中宣稱當今世界正在經歷「自由世界和暴政之間的戰爭」,而美國正處於領導自由世界的「完美位置」,只不過是自我感覺良好而已。上個世紀中旬,美國之所以能夠號令西方國家,遂行對社會主義國家的軍事圍堵和貿易禁運,主要是倚靠其強大的軍事和經濟援助作為戰略手段,而戰後百廢待舉的西方資產階級政權也確實面臨國內左翼勢力的挑戰。「東西冷戰」不僅是意味著兩種社會體制在地緣政治上的集團對抗,也意味著西方世界對內部的意識形態清理。即便是在七〇年代,美國因財政窘困被迫採取「戰略收縮」,用對話取代對抗,並宣布廢除「美元黃金匯兌制」之後,仍然是要通過「石油美元」機制和財政、貿易雙赤字政策,有意識地開放國內市場來吸納歐洲與日本復甦後的過剩產能和過剩資本,將「自由貿易」與「遏制政策」綑綁在一起,對凡是違反禁運政策國家進行貿易制裁,才能夠裹挾西方盟友對蘇聯體系國家進行圍堵。

但是,蘇聯解體後的30年來,美國在全球範圍推行的新自由主義資本全球化,通過跨國公司的全球佈局,一方面將製造業梯度轉移到新興工業化國家,形成在產業鏈、供應鏈和價值鏈的互相滲透、互相依存的世界格局;一方面也帶動了世界經濟在空間上一定程度的均衡發展,提供了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的契機。如今的美國,不管是在製造業產值、資本市場和貿易份額早已失去其支配性地位,面臨著全球金融「去美元化」、地緣政治「脫美國化」、產業經濟區域一體化的嚴肅挑戰。川普當局就任以來,以單邊主義來咨意拆解美國所一手建構起來,並奉行已久的多邊架構,蓄意挑動地緣政治衝突來誘發軍備競賽,以貿易保護來拆毀美國與盟友之間逾70年的貿易關係,再加上新冠疫情和種族衝突的蔓延,川普當局正經歷著國內與世界治理的雙重危機,就連美國向來最為自豪的話語權的優勢也消耗殆盡。

川普政府招喚意識形態對立的幽靈,蓄意把世界引向一場新的冷戰,其實是對拖垮蘇聯體系國家的「美好昔日」的重溫舊夢。總結蘇聯經驗,美國當年之所以能「兵不血刃」的拖垮蘇聯體系國家,主要是通過四個路徑:一是,通過索羅斯基金會旗下的非營利組織,大量邀請前蘇聯和東歐國家的學者和官員到美國訪問和留學,讓他們接受美國的價值觀和生活方式,從內部在意識形態上瓦解敵人;二是,利用社會主義經合會國際分工的脆弱環節,支持波蘭華勒沙的團結工聯罷工,癱瘓整個蘇聯體系國家的再生產;三是,虛構「星戰計畫」,誘使蘇聯傾全國之力進行太空軍備競賽,拖垮蘇聯財政;最後,發動「代理人戰爭」,讓蘇聯深陷阿富汗戰爭的泥沼,最終因破產而被迫接受「休克療法」。

如今美國想方設法遏制中國發展的所有舉措,不過是故技重施。但是,今日的中國並非昔日的蘇聯,既不搞「兩個平行市場」與資本主義世界市場脫鉤;又不搞革命輸出,將自己的政治體制強加在其他國家身上:更不拉幫結派搞結盟,跟美國劃分地盤;就連在近年來倍受關注的國防開支上,也有意識地控制在國內生產總額的2%以內,不但遠低於美國佔GDP 3.5%的比重,也低於2.6%的世界平均水平。今天的中國,擁有全世界最完整的製造業生產鏈,更有全世界最大的消費市場,不但已成為全球120多個經濟體的第一大貿易夥伴,還是世界多邊體系的擁護者和踐行者。近年來更著手改變經濟增長方式,推動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因此,上述顛覆蘇聯體制的伎倆,恐怕無法簡單的複製在中國身上。只要中國能沉得住氣,保持戰略耐性和戰略定力,不隨著美國的「新冷戰」起舞,蓬佩奧口中信誓旦旦的「民主聯盟」,在缺乏有效的戰略手段,又喪失話語權正當性,傳統盟友也無意站隊的今天,恐怕只能是緬懷「美好昔日」的夢幻泡影而已。

【延伸閱讀】
《兩岸犇報》第234期上線囉!
中美和平共處,美國準備好了嗎?
蓬佩奧的「新冷戰檄文」,回到過去並不能改變未來
美國退群!全球多極化趨勢下的霸權衰微
貨幣即政治,在美元危機的暴露與克服中兌現未來
溫鐵軍:新冷戰的前世今生(上)
德媒:西方應和中國比賽誰讓百姓過更好
「寫在人間」的呂正惠和台灣統一之思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