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翼

人類世時期恩格斯的自然辯證法
紀念恩格斯兩百周年冥誕專題

2 周前 / 0 comments

【編按】2020年11月28日是知名馬克思主義思想家和理論家恩格斯誕辰200周年紀念日。大多數人對恩格斯的認識,總伴隨著馬克思,比如恩格斯為馬克思的親密戰友,和馬克思共寫《共產黨宣言》等等。然而恩格斯本身是位傑出的思想家和理論家,在他誕生後兩百年的今天,恩格斯對辯證唯物論的研究與貢獻,可被視為當代生態學奠基者的思想家之一。美國社會主義雜誌《每月評論》在2020年製作紀念恩格斯200冥誕的專題,人間學社的范振國老師特翻譯其中兩篇文章:〈恩格斯的辯證生成論〉、〈人類世時期恩格斯的自然辯證法〉,介紹台灣讀者認識恩格斯對辯證唯物論的貢獻,此篇為第二篇。

無印良品的創始人是個共產主義者

3 周前 / 0 comments

1980年,堤清二勇敢地跨出了自己的「信仰之躍」,「無印良品」在西友百貨的一家店面的角落誕生了。這個品牌,是他社會理想的出路,是《消費社會批判》的道成肉身,是反消費主義的實踐,是他在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的感召下,把這個的終極社會理念,嫁接在了日本商業社會的土壤中,最終開花結果。

恩格斯的辯證生成論
紀念恩格斯兩百周年冥誕專題

1 月前 / 0 comments

【編按】2020年11月28日是知名馬克思主義思想家和理論家恩格斯誕辰200周年紀念日。大多數人對恩格斯的認識,總伴隨著馬克思,比如恩格斯為馬克思的親密戰友,和馬克思共寫《共產黨宣言》等等。然而恩格斯本身是位傑出的思想家和理論家,在他誕生後兩百年的今天,恩格斯對辯證唯物論的研究與貢獻,可被視為當代生態學奠基者的思想家之一。美國社會主義雜誌《每月評論》在2020年製作紀念恩格斯200冥誕的專題,人間學社的范振國老師特翻譯其中兩篇文章:〈恩格斯的辯證生成論〉、〈人類世時期恩格斯的自然辯證法〉,介紹台灣讀者認識恩格斯對辯證唯物論的貢獻,此篇為第一篇。

英國學者羅思義:人類將見證中國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

1 月前 / 0 comments

著名英國馬克思主義學者羅思義表示僅僅用70年的時間,中國從幾乎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快速躋身高收入國家,這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是人類歷史上任何一個大國都無法比擬的。毫不誇張地說,中國取得了人類史上最偉大的經濟和社會成就。

資本主義垂而不死、腐而不朽?難道馬克思、列寧都失算了?

2 月前 / 0 comments

列寧有個重要論述,帝國主義作為資本主義發展的最高階段,有個特點叫做垂死的腐朽的。但全世界在二戰結束進入黃金年代以後,馬上發現一個問題:資本主義不僅垂而不死、腐而不朽,還進入一個空前絕後的發展階段。怎麼會這樣呢?這意味著人類對自身歷史發展過程的理解,要到一個發展的成熟階段的晚期,才能形成真正的理解。所以馬克思主義的理論也是這樣。

馬拉度納六十年:一個超脫體育的左派政治領袖(下)

4 月前 / 0 comments

今天的拉丁美洲人民依然在為了抗爭本國獨裁腐敗與擺脫美國霸權控制而鬥爭,切·格瓦拉曾預言:「21世紀是屬於左派的世紀」。願假以時日,馬拉度納的面容也會如他身體上的兩個頭像那般,被烙印在拉丁美洲、以及全世界千千萬萬人的皮膚與心頭——特別是在足球這個屬於勞工階層的群體領域。

馬拉度納六十年:一個超脫體育的左派政治領袖(上)

4 月前 / 0 comments

上世紀90年代,馬拉度納曾短暫支持過右翼勢力和阿根廷總統梅內姆的新自由主義,他也一度堅信「芝加哥學派」可以幫助拉美世界走出經濟危機。然而在實踐中老馬發現,右翼立場以及背後的經濟私有化傾向,既不符合他的出身、也不符合他的性格特點,更不符合他日益增長的反美情緒。很快,他徹底轉向了左派,投奔了哈瓦那、投奔了卡斯楚。

高盧雞鳴 庚子生辰自壽兼懷大陳
【專題】紀念陳映真先生逝世四週年

5 月前 / 0 comments

今年是映真先生離世的第四年.世局動盪不減,新冠疫情導致的各種亂象、中美、兩岸關係乃至大陸與台灣各自的社會,似乎都朝向倒退的方向發展。然而全球各地對人類解放正義事業的追求,也依然星星點點,爝火不熄。新生事物、新生力量也爭露筍尖、綿綿若存。值此63生辰,我期許自己今後,能更用功、用心、更勤奮學習,追尋真理。在從事批判的時候更能指出希望之所在,以此自壽兼懷大陳。

1960年代陳映真統左思想的形成(下)

6 月前 / 0 comments

1950年國民黨獲得美國的保護,開始痛下殺手清除島內支持中國共產黨革命的人。他們為此不惜傷及大量無辜,寧可錯殺一百,也不肯放過一個。在這麼龐大規模的整肅之下,他們萬萬想不到,革命黨人竟然會在無意中培育了一顆種子,最後發展成一個讓大家感到驚異的大作家陳映真。陳映真是新中國革命黨人在台灣的遺腹子,我覺得只有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才能理解陳映真一生的作為。

1960年代陳映真統左思想的形成(中)

6 月前 / 0 comments

老人的去世代表台灣島內為了新中國的建立而參加革命的人,已經全部被肅清了,而他們卻留下了一個孫子。陳映真的大幸,或者陳映真的不幸,在於:他竟然成了那一場大革命在台灣僅存的「遺腹子」。他不是革命家的嫡系子孫,他的家裡沒有人在白色恐怖中受害。他憑著機緣,憑著早熟的心智,憑著意外的知識來源,竟然瞭解到當時台灣知識青年幾乎沒有人能夠理解的歷史的真相。

第 1 頁,共 4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