犇報社評

【犇報社評】中歐投資協議,全球進入「後美國時代」的序曲

2 天前 / 0 comments

後疫情時代的世界秩序,將在區域一體化的基礎上,朝著一個多極共治的國際治理體系邁開大步。尋求外交自主、軍事獨立並且在經濟上逐步實現與美元體系脫鉤的願望,已成為歐盟主要國家重構世界體系的潛台詞。再見了,川普!再見了,單邊主義。

【犇報社評】中天關台事件,新聞游擊戰的發展機遇

3 周前 / 0 comments

「中天關台事件」與其說是一場「新聞自由」的悲劇,毋寧說是「新聞自由」發展的新的機遇。在執政當局的國家意志與資本的利益相對抗的間隙中,讓我們看到藉由自媒體網路平台,一場擺脫資本與國家支配,由人民群眾所領導的「新聞游擊戰」,或許才正要開始。

【犇報社評】百年變局,中國更應不驕不躁地「進京趕考」

1 月前 / 0 comments

毛澤東在三大戰役勝利後,曾經把入駐北京比喻成「入京趕考」,告誡中共黨內同志「不能學李自成」,「務必繼續地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務必繼續地保持艱苦奮鬥的作風」。如今,中華民族遇到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又何嘗不是另一次的「進京趕考」。

【犇報社評】RCEP協定,一個沒有美國的亞洲

2 月前 / 0 comments

RCEP標誌著東亞國家從大國博弈的地緣政治依附,走向地緣經濟自主化的發展道路,既作為冷戰國際分工體系的結果,也是冷戰地緣政治架構的終結。美國向來將東亞地區視為禁臠,是其鞏固西太平洋霸權的戰略前延。可以想見,美國對於RCEP成功簽署是如鯁在喉。一句話,不存在一個沒有中國參與的東亞一體化,也很難想像一個沒有日本參與的東亞一體化,但卻可能出現一個「沒有美國的亞洲」。台灣,準備好了嗎?

【犇報社評】後川普時代,拜登能夠找回「美國的靈魂」嗎?

2 月前 / 0 comments

川普與拜登的差別,只不過是分別代表兩種不同型態的資本集團的利益,以及為了實現這些利益所運用的政策手段的差異。拜登在當選演說中,強調:「我競選總統,是要找回美國的靈魂,重建我國的骨幹,也就是中產階層,要讓美國在全球再次受到尊重,在國內團結。」言詞愷切,而且動機良善。但如果只是著眼於兩黨的和解合作,而不是從制度性的改革入手,恐怕召喚回來的「美國靈魂」,依舊是軍工複合體和華爾街金融集團,這兩個主宰著美國命運和威脅著世界和平穩定的惡靈。

【犇報社評】紀念台灣光復,是兩岸和解對話的歷史連結點

2 月前 / 0 comments

如果民進黨當局能夠在承認《開羅宣言》的基礎上進一步順勢利導,與海峽對岸共同慶祝「台灣光復紀念日」,或許可以為當前已經劍拔弩張的兩岸關係提供一些轉圜,為日後兩岸重啟和解對話提供歷史的連結點。遺憾的是,不知是礙於民進黨自身的「台獨」意識形態,還是來自於美日等外部勢力的壓力,民進黨當局就是沒能把握這個視野,只知道要拿「中華民國」來說嘴,和北京當局互別苗頭,平白喪失了這個可能的機遇。可惜了,台灣!

【犇報社評】國民黨黨團提油救火,國共互信蕩然無存

3 月前 / 0 comments

民進黨的表態,可以說是美國老大哥意志的體現,其目的在於避免被迫陷入台海戰爭的困局。沒想到,國民黨黨團見獵心喜的提出「復交」和「協防」兩項決議案向美國傾斜,自以為是釜底抽薪,可以將民進黨逼上死角,暴露其兩岸政策的虛妄。但其實是提油救火,反過頭來為民進黨「聯美抗中」路線背書,讓兩岸關係喪失緩衝,將自己僅存的家底揮霍殆盡。

【犇報社評】海峽無中線,戰場在台灣

4 月前 / 0 comments

一直以來,美國的對台政策都是保持「戰略模糊」,《台灣關係法》本身就是這個「戰略模糊」的體現。因此,美國對台政策從「戰略模糊」朝「策略性清晰」轉向,恐怕不是台美關係的升溫,而是中美對抗形勢的加劇,也意味著台海爆發軍事衝突的可能。民進黨當局一面倒向美方的結果,在兩岸關係上喪失自主運作的空間,從而成為美方任意操作的棋子,一切都取決於美國的利益。一旦情勢有變,美方另有盤算,恐將成為棄子。台灣當局「聯美抗中」的政策傾斜,無疑是抱著火藥桶睡覺,還自以為可以高枕無憂。要知道,海峽無中線,戰場就在台灣。

【犇報社評】開放美豬進口,蔡英文反對蔡英文

4 月前 / 0 comments

開放美瘦肉精豬肉進口,單是民進黨當局對美國無原則的屈從、以及政策「髮夾彎」的雙重標準,就足以讓群情譁然。實話說,政治人物在當選後政策髮夾彎的案例,中外皆然。但要像民進黨這麼「理直氣壯」,連一句道歉也說不出口,也算絕無僅有。民進黨「今是昨非」的雙重標準並不止於一端。當時作為在野黨主席的蔡英文,批評ECFA是「喪權辱國」的不對稱條約,揚言執政就發動公投廢止。當初痛批ECFA是「舔共賣台」的綠營政客,現在弔詭的成為了ECFA的捍衛者。

【犇報社評】不隨新冷戰起舞,「民主同盟」不過是美好昔日的故技重施

4 月前 / 0 comments

今天的中國,不但已成為全球120多個經濟體的第一大貿易夥伴,還是世界多邊體系的擁護者和踐行者。顛覆蘇聯體制的伎倆,恐怕無法簡單的複製在中國身上。只要中國能沉得住氣,保持戰略耐性和戰略定力,不隨著美國的「新冷戰」起舞,蓬佩奧口中信誓旦旦的「民主聯盟」,在缺乏有效的戰略手段,又喪失話語權正當性,傳統盟友也無意站隊的今天,恐怕只能是緬懷「美好昔日」的夢幻泡影而已。

第 1 頁,共 6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