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方遠

那位讓我痛苦不堪的大「統派」

1 月前 / 0 comments

曉波老師曾經讓我很痛苦,痛苦的是我經歷了「自我否定」的過程,才看到更多被藍綠湮沒的歷史,而這些歷史,卻又是理解當代台灣面貌不可或缺的線索。這裡貼出2012年我出版評論文集《我們的歌是青春的火燄》時,邀請老師寫的推薦序。裡面有老師和我之間的故事,但更重要的是他的故事,紮紮實實是我們台灣的故事。謝謝這一位讓我痛苦的老師,永別了!

【方遠觀點】台灣與沒有歷史的人

2 月前 / 0 comments

「台灣鐵道之父」究竟掛在誰的身上,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在歷史之中找到主體性。包括日本學者、皇民作家都不會如此貶低劉銘傳了,當代開口閉口把「台灣主體性」掛在嘴邊的台灣人,竟把劉銘傳批鬥得一文不值。歷史在當下的台灣莫不被顛倒了過去。恥政、死政、「殖民地肯定論」的鬼話,這些台灣前輩眼中的日本殖民統治本相,無不成了「美好的年代」。這就是「台灣與沒有歷史的人」的悲哀。

難容.南榕

6 月前 / 0 comments

據聞東吳大學有個紀念鄭南榕先生的社團「難容社」,近日把一份立場親近大陸的報刊《兩岸犇報》認定為「統戰刊物」,並指稱這份「中國大外宣」在校園「分化台灣」。紀念「南榕」的「難容」社,卻把自己變成了「難以包容」?如果鄭南榕活在當下,以他兼容統派的做法,會不會也被「難容社」列入「難容」的黑名單呢?

從「同學」到「同志」:陳明忠先生對我的質問

10 月前 / 0 comments

陳明忠先生說過,「沒有關係,大形勢是擋不住的,我已經知道,統一不成問題」。他沒有遺憾地遠行了,在新中國成立70週年的這一年,光榮地完成了生命最後的鬥爭。陳さん,永別了,但您所見證的一切、您所走的道路,仍然不斷地質問著我,質問著台灣人……

《返校》:歷史的寄生蟲

11 月前 / 0 comments

【編按】〈《返校》:歷史的寄生蟲〉一文為專欄作家張方遠觀影後之隨筆,原刊於「方遠北杯講看麥」臉書粉絲專頁上。本篇隨筆內容補充基隆中學《光明報》案之相關史實片段,有助讀者更認識電影《返校》與歷史史實之差異。

香港的黑霧,正在吞噬人心

1 年前 / 0 comments

今天香港一樣有著厚厚的黑霧,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而這種壓迫感,來自於香港、台灣和西方的「政治正確」,只要不是站在港府對立面的人和想法,在「追求民主自由」的大旗(利刃)之下,一律都要被「專政」、被討伐。西方現代性意義下的「普世價值」,宣稱包容多元,事實上仍然在認定「異端」、追殺「異教徒」,在「民主自由」的唯一真理面前,容不下相左的意見。 我不太清楚身處的這個社會,究竟何時開始變得如此偏執,至少這種壓迫感和無力感,在五年前的「太陽花運動」出現過一次,這次香港的「反送中運動」重新召喚回這種令人窒息的壓力,甚至更為強烈。

柯文哲終究不是蔣渭水

1 年前 / 0 comments

7月31日,就在中國大陸官方確認全面限縮自由行旅客赴台之後沒多久,台北市長柯文哲正在籌組政黨的消息震撼了台灣政壇。做為2020年台灣大選相當有可能的候選人,柯文哲的政治動作其實見怪不怪,眾人更為在意的,其實是他選擇的黨名──「台灣民眾黨」。 在日本殖民統治時期,台灣人的武裝抗日遭殖民當局鐵蹄鎮壓之後,台灣人改採了一條以政治運動和社會運動為主的抵抗路線。具有醫生身分的宜蘭人蔣渭水,被稱為「台灣的孫中山」,其在1927年台灣文化協會分裂之後成立的「台灣民眾黨」,以及其開設的大安醫院同時是《台灣民報》的發行所與編輯部,是日據時期台灣反殖運動相當重要的陣地。

在布拉格看香港:當下的眼淚只能留在當下

1 年前 / 0 comments

佇足於捷克反共博物館時,香港「反送中」遊行的照片與消息,不斷在臉書洗版。老實說,人民的意志沒辦法被迴避,這是北京和港府必然要直面的「一國兩制」挑戰。 今天回望30年前蘇聯解體的那顆「滾石」,以及眼前香港的動盪,許多人抱持的「歷史終結」的信仰搖旗吶喊,但偏執的意識形態始終被證明無濟於事,更多需要的,則是冷靜的思考和敏銳的觀察。

人間正道是滄桑:悼念王仲孚老師

2 年前 / 0 comments

2018年10月25日,台灣光復73周年。這一天晚上一如往常,在客廳沙發上信手滑著臉書,無意間看到《海峽評論》編後記:「從李登輝主政時即積極投入反皇民化歷史課綱的王仲孚教授去世了,我們致以沉痛的哀悼」,短短兩行字,心情從難以置信慢慢轉化為無以言喻的哀傷。

  • 1
第 1 頁,共 1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