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 尋找自由人

動盪的年代 坎坷的人生(四):吳澍培自述

3 周前 / 0

在此和平發展與反霸的世界局勢中,以及兩岸在和平發展中走上和平統一的時刻,台灣的統左團體由於力量薄弱,無法有所作為,只能經常性的舉行「和平發展論壇」、成立「中華兩岸和平發展聯合會」借以促進兩岸早日和平統一,共同建設富強的新中國,更希望能通過反帝國主義的霸權,進入和平互助合作的國際,以早日實現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和平理想世界。

動盪的年代 坎坷的人生(三):吳澍培自述

3 周前 / 0

我的婚姻是在父母親的催促下,由媒人介紹成婚的。我的太太叫洪美容。結婚後,她吃了不少苦。由於我的職業不安定的時間很多,她除了要以微薄的收入維持家計外,還得從事家庭代工以及沿街的叫賣等工作來維持家計。更因我經常不在家,她還得應付警察騷擾等厭煩的事情。她始終堅強地相信她丈夫是好人,她丈夫交往的朋友(大部分是出獄的老友)都是好人。

動盪的年代 坎坷的人生(二):吳澍培自述

3 周前 / 0

出獄回家時,全家只有我大哥開了一家小西藥房維持一家的生計,我想去找尋一份工作來維持生活,卻因為政治犯的背景,始終不能如願。在白色恐怖的時代,刑滿出獄的政治犯除了至親家人之外,所有親戚朋友都躲得遠遠的不敢理我,只得成為家裡的無業生活依賴者,加上情治單位及管區警察時常來訪問監視,給家人帶來了許多負擔與麻煩。

動盪的年代 坎坷的人生(一):吳澍培自述

3 周前 / 0

台灣五零年代白色恐怖政治犯吳澍培,於2022年4月24日中午過世,享耆壽90歲。吳澍培曾於兩岸犇報紙本132期~135期,連載自述自傳〈動盪的年代 坎坷的人生〉,犇報將於近日重新分享,向吳澍培以表敬意!也藉此向讀者介紹在台灣社會難以被理解的白色恐怖政治犯的生命故事與其理念。

為了台灣統左派不被忘記,我必須出版《陳映真全集》|犇報看影音

1 月前 / 0

「我們一直把陳映真當作一個作家或者一個小說家根本是錯誤的,他其實關心很多事情,他是一個關心台灣、關心全中國、關心全世界、整個世界局勢的一個大知識分子。」陸媒「觀視頻工作室」的「學術人」專題,近來推出專訪台灣知名教授呂正惠的影片,呂正惠分享出版《陳映真全集》的過程,他提到原本擔心陳映真養病十年,大家把他忘記了,但《陳映真全集》一推出,讓很多人驚訝陳映真竟寫了那麼多文章,讓一大批人開始想要研究陳映真,在台灣、大陸引發了「陳映真熱」。

一個日據時期長大的台灣人,怎樣成為參加革命的統左派?|犇報看影音

1 月前 / 0

「台灣有這種人我們都不知道,以前我們以為這個故事是連續劇演的,現在看到這個書才知道這種故事都是真的。」陸媒「觀視頻工作室」的「學術人」專題,近來推出專訪台灣知名統派教授呂正惠的影片,現為人間出版社發行人的呂正惠,在影片中介紹他當年積極推動白色恐怖受難人陳明忠發行的自傳《無悔》,在大陸非常暢銷,讓大陸人知道了陳明忠,知道了人間出版社,知道了陳映真,知道台灣有統左派的存在。

李勇|在理想的挫折面前——生命晚景中的尉天驄、劉大任、陳映真(下)

7 月前 / 0

尉天驄、劉大任、陳映真是戰後臺灣重要的知識份子,早年他們因共同的左翼理想結下生死友誼,但理想受挫後,不同的人生價值和態度選擇,使他們走向了殊途異路。圍繞他們生命晚景中的表現和文字,本文試圖尋繹他們對待挫折和理想的不同態度,並勾勒出他們之間複雜的精神關聯和圖譜,呈現出理想主義時代終結對一代左翼知識份子心靈的衝撞。而他們或轉向,或遊移,或堅守的不同精神姿態,也發人深思。本文原刊於《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2021年第8期,經作者授權轉載,分為上下兩篇,本篇為下篇。

李勇|在理想的挫折面前——生命晚景中的尉天驄、劉大任、陳映真(上)

7 月前 / 0

尉天驄、劉大任、陳映真是戰後臺灣重要的知識份子,早年他們因共同的左翼理想結下生死友誼,但理想受挫後,不同的人生價值和態度選擇,使他們走向了殊途異路。圍繞他們生命晚景中的表現和文字,本文試圖尋繹他們對待挫折和理想的不同態度,並勾勒出他們之間複雜的精神關聯和圖譜,呈現出理想主義時代終結對一代左翼知識份子心靈的衝撞。而他們或轉向,或遊移,或堅守的不同精神姿態,也發人深思。本文原刊於《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2021年第8期,經作者授權轉載,分為上下兩篇,本篇為上篇。

高舉統一大旗的白色恐怖死刑犯:中新社專訪台灣勞動黨主席吳榮元

8 月前 / 0

台灣民間的愛國統一力量歷史悠久,台灣勞動黨主席吳榮元作為這股力量的代表性人物之一。吳榮元接受陸媒中新社專訪,吳榮元在受訪中表示:台灣勞動黨自許能在台灣充當黑暗中的燈塔,也是對台灣社會最大的正義和最大的善。

高盧雞鳴 庚子生辰自壽兼懷大陳
【專題】紀念陳映真先生逝世四週年

2 年前 / 0

今年是映真先生離世的第四年.世局動盪不減,新冠疫情導致的各種亂象、中美、兩岸關係乃至大陸與台灣各自的社會,似乎都朝向倒退的方向發展。然而全球各地對人類解放正義事業的追求,也依然星星點點,爝火不熄。新生事物、新生力量也爭露筍尖、綿綿若存。值此63生辰,我期許自己今後,能更用功、用心、更勤奮學習,追尋真理。在從事批判的時候更能指出希望之所在,以此自壽兼懷大陳。

第 1 頁,共 3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