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潮流

溫鐵軍:為什麼新興國家曇花一現?中國卻能持續發展

1 周前 / 0

為什麼大多數新興國家都是曇花一現?短短十幾年的增長,甚至連十幾年的增長都沒有,就迅速進入了衰退。而所謂新興國家中唯一能完成工業化的似乎就只剩下中國,這是怎麼回事呢?原來這些大量新興國家在爭取政治主權時,常常把經濟資源主權、甚至是國家經濟主權中的核心主權,當成籌碼交換。結果非但不能維持經濟長期增長,還讓經濟受控於原來的宗主國。

從落後到追趕西方國家,為什麼中國辦得到?

2 周前 / 0

為什麼中國能夠歷史性消除絕對貧困,為全球減貧事業作出貢獻?
為什麼面對疫情衝擊,中國經濟能在全球唯一實現正成長?
為什麼中國能在中西部貧脊的土地上發展內需潛力?

美─中角力:CIA干涉西藏二十年

3 周前 / 0

【編案】2020年,川普政府藉著疫情,對於中國極盡挑釁、醜化之事。兩國關係升高到前所未有的緊張。媒體全球研究(Global Research)記者Shane Quinn,針對這一情勢,刊登了一篇美中角力的報導。指出:美中之間的角力並非始於今日,早在一九五○年代,中國共產黨取得政權後,美國即透過CIA,在西藏進行顛覆活動。全力打擊中國的崛起。兩強的角鬥,七十年來從未停歇。白宮易主之後,接任的拜登在2021年2月8日,於華盛頓郵報向中國喊話:要中國面對美國的強力競爭,要有心理準備,就是明證……

林則徐銷煙,為何不用火燒?要用海水泡?如今才知真相

3 周前 / 0

「虎門銷煙」整整持續了四十多天,在藍色的天空之下,石灰沸沸揚揚,無數鴉片被倒入海水中,圍觀的群眾人頭攢動。人們望著沸騰的海水,抬頭遠望,碧藍的天空和海水,海天一線,所有人都覺得過了這一天,一切都將美好起來。全然不知,在海洋的遠方,一個新的噩夢正在悄悄到達。

資本主義垂而不死、腐而不朽?難道馬克思、列寧都失算了?

1 月前 / 0

列寧有個重要論述,帝國主義作為資本主義發展的最高階段,有個特點叫做垂死的腐朽的。但全世界在二戰結束進入黃金年代以後,馬上發現一個問題:資本主義不僅垂而不死、腐而不朽,還進入一個空前絕後的發展階段。怎麼會這樣呢?這意味著人類對自身歷史發展過程的理解,要到一個發展的成熟階段的晚期,才能形成真正的理解。所以馬克思主義的理論也是這樣。

「九二共識」過時了嗎?

2 月前 / 0

回顧九二共識的歷史,可清楚看到「一中各表」只存在台灣方面,實際上陸方的認知為「一中不表」,實際上的共識就只有一中原則。孫亞夫指出,「九二共識」雖是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的共識,但其過程和內容均有明確的文件記錄和文字記載為證,始終是完整清晰的,不容否認也不容歪曲。

不為人知的曲折:南京大屠殺伸張正義之艱難

2 月前 / 0

1937年12月13日,侵華日軍攻陷南京城,對中國戰俘和居民進行了長達6周慘絕人寰的大屠殺,30餘萬無辜的中國人死於日軍的屠刀之下。然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在認定南京大屠殺的罪惡事實和懲治有關罪犯方面卻歷經曲折,至今餘波不斷。

西方怕的不是烏合麒麟的畫,而是他的年齡和身份

3 月前 / 0

一名中國「文藝界」的90後,卻成了反擊西方價值觀的旗手和英雄,這才是西方最為畏懼的地方。這深刻體現出一個基本的現實:中國的年輕人特別是90後00後們,對於西方向中國所推送的所謂的普世價值等價值觀的不屑一顧,對於跪舔西方的中國公知的極度的藐視和深惡痛絕,甚至是勢不兩立!

馬拉度納六十年:一個超脫體育的左派政治領袖(下)

3 月前 / 0

今天的拉丁美洲人民依然在為了抗爭本國獨裁腐敗與擺脫美國霸權控制而鬥爭,切·格瓦拉曾預言:「21世紀是屬於左派的世紀」。願假以時日,馬拉度納的面容也會如他身體上的兩個頭像那般,被烙印在拉丁美洲、以及全世界千千萬萬人的皮膚與心頭——特別是在足球這個屬於勞工階層的群體領域。

馬拉度納六十年:一個超脫體育的左派政治領袖(上)

3 月前 / 0

上世紀90年代,馬拉度納曾短暫支持過右翼勢力和阿根廷總統梅內姆的新自由主義,他也一度堅信「芝加哥學派」可以幫助拉美世界走出經濟危機。然而在實踐中老馬發現,右翼立場以及背後的經濟私有化傾向,既不符合他的出身、也不符合他的性格特點,更不符合他日益增長的反美情緒。很快,他徹底轉向了左派,投奔了哈瓦那、投奔了卡斯楚。

第 1 頁,共 7 頁